全本小说 > 科幻传奇 > 武者诸天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此城、我说的算!

第二百五十九章 此城、我说的算!

推荐阅读: 蔚蓝星途诸天万界之大拯救魔道祖师[重生]三体捡到一个星球去天外我降临在矩阵宇宙梦境指南极限杀戮电影世界十连抽我能升级避难所位面入侵游戏空想舰娘末世重生之桃花债我的末世基地车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孤楼诸天谍影漫威世界新万磁王穿梭在电视剧

“既然如此。”赵舟回身望着这股黑烟,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那赵舟便恭候魔神大驾,看看是不是真如魔神所说,赵舟离不得此城。”

言落。

赵舟挥手衣袖带动一阵微风,不动用任何实力,便轻而易举的把这股黑烟吹散。

“赵舟你..”

这时,魔神想说的什么威胁话语,也瞬时随着黑烟一同消失,渐渐变淡。

赵舟见得,也未管魔神的‘威胁’,反而大步向着城中的一座有名酒楼行去。

这明面上的意思。

便是赵舟就是等着那魔神过来找自己复仇,省得去的地方偏了,他们还找不到自己!

“在我道法的规避下。这魔神从头到尾都以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却携带‘天魔之体’。而他若是前来寻我,估摸着也是叫着他们那一帮子信徒,满城的来找我。”

“除此之外,就算是他真的前来,估摸着刚踏入风州大陆,便会被第五道才,以及其它正派师门来个除魔卫道,本体是来不了风州大陆..”

赵舟思索着,望了望手中的玉佩,是一点慌张的心思都没。

因为不说自己境界如何如何,单以天龙宗对自己的重视程度来讲。

那么此城等会只要有‘魔神信徒’敢接近自己,怕是瞬间就会被城主、长老,以及众弟子给瞬间围着!

所以这般来说。

赵舟自我感觉就是有恃无恐,便按照计划行事,抬脚就向着城中的酒楼行去,看看那魔神会派多少信徒过来送死。

而与此同时。

远在风州大陆的千万里之外,一望无尽的乌海千丈海底处。

这里方圆十里的海水,被一股奇异灵气隔开,形成了一方真空海内。

其内,正有一座用珍惜黑旷石铸造的雄伟大殿!

这如此奇异的一幕望去。

可知能在海底建造此宫殿者,定然是在风州大陆之中的巅峰强者!

且不出意外,乌海有如此修为造化之人,定是那位之前和赵舟传音的‘火魔神!’

但此时。

在这座水底的大殿之中。

身高足有百丈的火魔神,却眼中浮现漆黑火焰,样子是怒不可止,让殿中的他的诸位手下,是吓得匍匐在地,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也是他们在先前可是亲眼看到了区区一个凡人赵舟,就把他们的魔神大人给驳了牌面!摆了场子!

更不要说,火魔神虽然身为堂堂天仙中期的强者,又掌管万里乌海,麾下万千妖魔。

但在第五道才,以及风州众多天仙的镇守下,火魔神还真的对赵舟没有什么办法,这才是最难受的事情。

‘这事若是传出去..估计第一个死的就是我等..’这些手下趴在地上的时候,也是冷汗直下,就怕自家的火魔神大人无处发火,继而把他们当成了‘出气包。’

因为今日发生的事情,若是传到了其余的魔神耳中,他火魔神真是无颜驻足于风州大陆外的无边疆域!

‘魔神大人也许为了消息不外漏,会对我等出手..’众魔道中人想到此处,是吓得就差用秘法逃生,感觉能跑一个算一个。

但是在随后。

他们意想当中要杀人的火魔神大人,在一开始动怒之后,却没有杀戮自己等人,反而又忽然安静下来,不知再想什么事情。

他们见得这一幕,也是心下稍安,更没有趁现在魔神沉思的时候,来个先走为敬。

而此时的火魔神眼中确实是火焰消散,身高也恢复了二米左右的壮汉样子,坐在了王位之上,就像是怒气没了一样。

可事实上。

他是想到了‘一方秘法’以后,使得自己刚才的怒,转为了一种期待的喜。

‘未曾想..那区区一个凡人,竟然敢逆本尊的魔神意志..’

火魔神如今的表情是带有一些笑意,也是这样的笑意让他的众手下心中稍安,没有了第一时间发动秘法逃跑。

‘但那赵舟虽是如此张狂,可是却拥有天魔之体..’火魔神还在思索,像是在推演什么。

‘那如此想来,本尊只要抓着了那赵舟,再根据上古的妖魔秘法,把赵舟炼制成了本尊的身外化身,专修水行。到时候等时机成熟,本尊再已水火二道皆修,与身外化身合为一体,定然能踏入天仙巅峰,乃至于金仙有望!’

‘莫提,那赵舟只是区区一个凡人,未有任何修为。只本尊只要发出密令,要范城的众魔徒出手,那赵舟定然是手到擒来,本尊亦是身外化身有望..’

火魔神念得此处,一时间心情大好,好似觉得自己的魔徒定然能抓到赵舟一样!

尤其他的心中更是想到了自己往后融合了水火二道,继而统一无边疆域,率领众魔族杀入风州大陆的意气风发景象!

于是,这一时间。

就连他附近的诸位手下,都明显感觉到了火魔神的喜悦之意!

虽然,这些手下也很迷茫,不知道火魔神大人为何欣喜。

但好在自己等人是不用想着办法跑路了。

而亦是此时。

在千万里之遥的范城中。

其内一座规模不大不小的商贾府邸庭院中。

今日的李大商人接了一桩不大不小的生意单子回来时,却突然好似接到什么传音一样,顿步片刻,站在了原地。

且不出什么所料。

这位李大商人正是魔神在此城的‘信徒总管!’

再加上李大商人拥有一些修魔潜质,实力更是在元婴境界!

魔神亦是能通过他的‘视野’,观察他身边发生的事。

因此,他更是作为魔神在此城中的‘代言人!’

但简单来说。

就是信徒们想要向魔神汇报什么情况,也是直接向李大商人说就是。

此城的魔神众信徒,更是都以他马首是瞻!

可明面上。

李大商人虽然实力高超,但却被‘天仙境界’的火魔神,用一种秘法遮掩了自己的修为。

这样,范城内的百姓、商贩,哪至于天龙宗仙人境界的修士看去,李大商人怎么看,都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商人。

尤其李大商人的名下产业更是七八处分布与范城当中,在城内也算是小有名声,很多人做生意的老板们,都多多少少听说过他。

所以,李大商人就是一个完美的‘潜伏者’,更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其实是‘范城地域、魔神信徒总管’的身份!

而如今。

李大商人进了自家院落的时候,却是接到了魔神传来的信息,更得知了魔神大人想让自己集合城内筑基以上的信徒们,抓一名叫做‘赵舟的普通人。’

‘赵舟..’

这时,李大商人得到了魔神的命令,以及赵舟的画像以后,便第一时间望向了旁边随行的管家。

“即刻去叫王掌柜,张善人,还有周员外过来。”

李大商人长得白白胖胖,向着管家吩咐的时候更是满脸和气,“就说是‘莫大人’来了信,言:有一桩大买卖要谈,必须要在半个时辰内全部来到。”

“是!”管家告退一声,也没问什么‘莫大人’是谁,反而跑出了院外叫上了几名随从,分别去往城内四周传信。

且也在管家离开。

李大商人又望向了身旁的几名护卫道:“快些在院内准备座椅,等会你等的师叔、师兄弟们就要来了。”

“是,师父!”几位护卫应了一声,去往了旁边的院落,就开始收拾。

而李大商人则是回到了书房,动用术法,使得砚台内的墨水倾斜,瞬时画出了赵舟的画像,且样子上还是分毫不差。

同时。

李大商人根据魔神传来的记忆信息,对照了一番,略一点头,就出了屋内,来到了后府的一处院子内。

随后。

再得时间过去。

有不少身穿锦袍,或是农夫、侠客打扮的老少男女,也从府外行来,进了院中,向着主位上的李大商人一礼,便静静的坐于院内石凳上,也不言语。

同样。

李大商人就这般在等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一直等到此地来至了‘一百一十九位筑基期’的信徒,才拿出了赵舟的画像,向着院中的众信徒道:“今日李某人唤诸位前来,是魔神大人让我等寻画上之人。”

李大商人说着,把画像展示四周,“而此人名为赵舟,未有任何修为。”

他说到这里,看到众信徒露出‘不屑、小事一桩’的样子,特意又交代一句道:“但诸位寻到之后,却要确保他的安危,再把他送到天龙宗地域外。”

“到时候,那里会有一位长辈接手。除此之外,其余事情皆不需你等打探,只需完成魔神大人交代的吩咐便可。”

“此事简单,只是一区区凡人尔。”众信徒未有废话,直接询问道:“那此人在何处?咱们又是何时出发擒人?”

如今来院内的信徒们,是整个范城内的‘信徒高手’,且境界最低者,都是筑基初期!

那么在他们想来,抓一个凡人,只需要知道时间地点即可。

但是李大商人听到他们询问,却仔细交代道:“范城中一直有天龙宗的人,李某人不好用灵识盘查此人的位置了,以免暴漏了咱们的踪迹。于此,诸位也与往常一样,莫用灵识。而寻找一事,这就劳烦各位仔细用眼盘查了。”

“那请!”众信徒不作言它,而是盯着赵舟的画像,确保把赵舟的样子记到脑海的时候,便陆续出了院内,开始规划各自区域,满城搜捕。

这一直到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放暗时。

众魔神信徒都无功而返,皆在李大商人院内等待的时候。

才有一位信徒小跑进院,向着正首处的李大商人禀告道:“李师伯,弟子发现赵舟了!他如今正在城中的玉满楼饮酒,看一些书生们题字写词。而弟子发现赵舟以后,则是让几位信得过的朋友看着,特此回来禀报..”

“好!没有让咱们的人看着是好事,以免泄露了我等的身份,让那赵舟觉察..”

李大商人得知这个消息,是忽的站起身子,脸上不再带有什么和气,反倒是带有一些阴沉的肃杀,向着周围同样站起身子的众信徒道:“诸位定然要按计划行事,在子时之前,抓住了那赵舟!”

“请李总使放心!”

众信徒是信心满满,因为不说这次带队的是元婴期的李大商人,单说他们这些筑基期的小高手们,就足够擒住那无任何修为的赵舟!

并且还不会让城内驻守的天龙宗修士们发现!

“这等事情咱们已经做了不少次..这几十年来,只要被魔神选上的人,被咱们用‘天魔阵’围拢,就可遮拦了修士灵识,那是连金丹境界的人都会被咱们无声无息的带走,更何况是这个赵舟..”

众人出了院落,前往城中玉满楼时,还在分别打磨着手中的黑色阵法石头,正是那个天魔阵的根基灵石!

可见,他们虽然信心满满,但亦是小心翼翼行事,确保等会的行事万全。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

一个时辰前。

在距离此地大约三里之遥的玉满楼二层中。

赵舟之前正在饮酒的时候,突然感知到‘一魔’与几人来到酒楼内,又无意望了自己一眼,便由那魔快速离开,单留下几人时,就知道那魔神定然是派‘很多魔’来了,想要给自己来一手狠的!

不然,刚才那个筑基期的魔,完全可以对自己动手,没必要像是‘又回去叫人’一样!

于是。

赵舟得知这个情况,看到那几人也离开这里,应该是驻守附近,防止自己离开以后,便感觉魔神既然敢在范城动手,那肯定是有高手坐镇!

继而,自己不易冒险,还是保险起见,自己也先叫人再说!

‘我如今身为道才,那是牌面上响当当亮..若是等会我亲自动手,定然会落了面子..’

赵舟思索着,拿出了玉佩,撤掉了上面道法,又搓了两下,等玉佩亮的时候,便向其言道:“诸位,赵舟今日赢了一些银子,特此包下了玉满楼,不知可否赏脸来至?人越多越好,图个热闹。”

“赵道才有请,我等定然来至!”

城主府内。

副城主听到了桌案上玉佩内传出的话语,是即刻推掉了一切议事,还带上了自己的得力干将们,准备一同过来,想让自己的干将们在赵舟这里混个眼熟。

“赵道才客气了..”

在城内另一处,两位长老此刻听到了赵舟发来的传音,定然是想无时无刻的跟着赵道才,就怕‘宗门未来的希望’万一在自己不觉察的时候出什么问题。

且一时间。

随着赵舟传音落。

城内四周,许多打扮各异的天龙宗弟子,听到赵道才要人越多越好,也是以为赵道才图个喜庆,便叫上了城中相熟的师兄弟们,都朝着玉满楼那里赶去。

这在大约半个时辰过后。

外面驻守的那几人,就看到来往玉满楼的人数一百有余,将近把三层的玉满楼,给坐的满满当当!

“今天玉满楼的生意挺好的..”那几人在酒楼外的街道摊上坐着,是感叹这酒楼的生意不错。

可他们也尽心按照那位信徒,也即是朋友的吩咐,盯着那个赵舟,防止赵舟偷圈溜了。

因为他们那位‘魔朋友’,和他们说过,赵舟是欠自己的钱,只要自己带人过来要账成功,就会分给他们一些。

这也是无利不起早,不然他们哪会这么尽心的看着。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酒楼内坐着的全是天龙宗的人,更是天龙宗内的‘修二代!’

“来,诸位,干。”

这时,酒楼内随着张灯结彩,酒菜摆上。

赵舟坐在三层诸位,旁边是两位长老,以及副城主,三位元神强者坐镇。

二层,则是二十多位元婴高手。

一层,更是一百余位金丹修士。

尤其众人都是相熟的‘修二代’,年纪还轻。

导致这酒一喝起来,除了两位长老与城主与赵舟客客气气以外,这些修二代们,在宗外还真没什么架子,喝酒就是喝酒,没那么多条条道道,就是聊天吹牛!

这场面一时看上去。

加上他们衣着各异,仿佛酒楼内不是一帮子修士,真如平常喝酒聊天的来往宾客,富贵纨绔公子哥,就差叫几个姑娘前来陪酒、唱曲。

而这时。

正在众人喝得开心,各自说着谁谁谁的窘事时。

随着一阵‘嗒嗒’的脚步声。

那魔神信徒们却从酒楼外蜂拥而来,站在了酒楼一层的当中。

“那就是赵舟。”

李大商人带人来到这里,便无视了突然安静下来的楼内众人,单单望向了三层正与三个老头喝酒的赵舟,好似一点都没觉察此地有些不对劲。

这也是李大商人念着这里是城中,便没有放开灵识,无法探知众人的境界,反倒是以为楼内的众人,都是一些‘气质不凡’的公子哥。

尤其他平日谈生意来到这里,基本上见得的也是一些年轻的公子来此寻欢。

而李大商人不认识三层当中范城副城主,则是副城主平常久待府邸,加上范城属于天龙宗正心,肯定有很多与宗内有仇的宗门望,副城主定然是要保留自己的容貌消息,以防今后不测。

久而久之,就导致了范城内见过城主面貌的百姓、客商们,基本上是一个没有。

包括李大商人,如今也不知道两位正副城主长什么样。

同样。

魔神其余的信徒们,境界最高者才筑基期,就算是放开了灵识,也觉察不到这里最低境界都是金丹期的修二代们。

于是。

他们都感觉这里很正常,根本不知道自己等人闯入了一群天龙宗修士的正中心,且还要擒拿他们宗内的‘欣荣希望!’

“诸位。”

而李大商人来到这里后,更是念得机会不易,便没有多言,就望向了身后跟来的百位信徒,亦像是与酒楼内的天龙宗众弟子解释一般道:“我等要上去擒住赵舟,因他欠我千两银子,已经有多年未还,今日总算是抓着他了。”

李大商人说着,还拿出黑石,包括他身后的众信徒亦是拿出同样的物件。

这一是他们想遮拦这里的情景,不让外人得知。

二是,他们想用天魔阵迷改酒楼内的众人记忆,想让酒楼内的众人觉得今日自己讨债的一幕,是‘理所当然。’

但是。

不说天龙宗的众弟子,经过刚才的聊天得知赵道才是何庄子的人,今日更是第一次跑到遥远范城。

单说,他们见得这些黑石,感受到上面的魔气,判断出邪魔外道之人竟然敢在天龙宗地域内,以及自己等人的眼皮子底下带走赵道才时,那是脑海嗡的一下,吓了一大跳!

可随之。

他们便气的火冒三丈,恨不得把这些魔道中人抽筋拔骨!

“大胆!小小魔道,当真是前来送死!”

随着一声声怒喝,如风云袭惯楼内,打断了李大商人等人布下天魔阵的动作。

顿时。

众信徒亦是心中一惊,抬首望去,便突然感觉百余股金丹气息在酒楼内爆发!

且还有十来股不逊色于李大商人的元婴气息,禁锢在了他们身体周围,防止他们有任何不利于赵舟的动作!

“这是..”

如今,众信徒当见得旁边的公子哥们,竟然全是金丹高手时,哪还不明白,魔神这次选的目标,好似是一个了不得的人,更是天龙宗的一位重要人物!

因为就连金丹高手都坐在一层,那坐在三层的赵舟,又是何许人也?

‘没想到啊,天龙宗的高手都在这里..那赵舟到底是什么身份..’

其中,李大商人境界在元婴期,还能抵抗一些气机压迫,想要挪动脚步,离开这里!

但与此同时,却有三股像是海啸一样的元神气息,瞬间冲击着他的心神,让他轰然跪倒在地,‘咔嚓’一声,胯骨一下的筋脉血肉完全粉碎,连带着腹部的器官都糊在了地面青石之上,元婴也霎时尽毁!

“区区魔道宵小,竟然敢在范城如此放肆!”

亦是此时。

元神境界的副城主,更是眼中剑气环绕,化作剑影盘旋楼内,不问缘由,便把除了那李大商人以外的百余位信徒,‘唰唰’全部搅成了碎肉,才熄了一些怒火。

但随后。

副城主看到威胁赵舟的人尽死、尽废后,却收敛了怒容,反而换成了笑颜,向着自己旁边的赵舟躬身赔罪道:“赵道才,是在下管理范城松懈,让您惊忧了..”

副城主说着,是捧手道罪,没有在乎自己的‘城主面子!’

因为副城主可是天龙宗的外宗长老,知道的消息众多,自身阅历更深,知道什么叫做‘天生道才!’

且如今宗门的‘将来希望’来到自己城内游历,若是自己让这位‘赵道才’受到了惊吓,坏了往后的道行,那么自己的城主位置就坐到头了!

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不会被宗主责罚,自己也会被其他长老们给一棒子按死!

使得自己一脉永远不会又升迁太上长老,以至于宗主的资格,算是断了在宗内的所有前程!

虽然,这听起来是有些残忍。

但反过来想,副城主若是让赵舟的心性受损,亦是相当于他断了宗内的似锦繁华!

而宗内若是没杀他,还都是他托了祖上百代为宗门立下了汗马功劳的福。

所以。

副城主如今就怕赵舟被吓着,或者回去说道几声,那么自个一辈子的路程就彻底毁了!

因此,他不管为了什么,肯定是第一时间道歉准没错。

“赵道才..”副城主的儿子也在此时开口,且脸都不敢抬的向着赵舟敬酒道:“您..我..还..还望海涵..”

话落,他便把酒一饮而尽,又拿起了旁边的酒坛子,接着干饮。

“唉..”旁边的两位长老,以及众位弟子看到,也是想了几息,不知道怎么劝。

而赵舟见得,却是和气摆手道:“诸位无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赵舟说完,扶起了感恩戴德的副城主,又在一帮子弟子的护卫中,下了三层,来至了那位半死不活的李大商人身边。

但这时,副城主也许是要将功补过,便向着赵舟拱手一礼,言道:“赵道才,我习得一门搜魂功法,可取此人记忆,定然能搜查出是谁针对赵道才。”

“且慢。”赵舟未有让副城主搜魂,反而从一位弟子腰间拔出一柄匕首道:“此人是来杀我,那不管为何,都应该由我赵舟解决才是。”

“毕竟我踏入了修士一道,将来定然会遇到这样的厮杀之境,怎能不见血腥?”赵舟脸带笑意,“更莫提我这两日回宗,且如今在诸位高手的护卫下,还能出什么事?”

“赵道才所言甚是!”众人听到赵道才如此夸奖自己等人,亦是慌忙追捧,话里话外全是‘赵道才,言之有理’一类!

而赵舟却未多言,则是走至那位修为全废的李大商人旁边,用道法遮掩,传音道:‘既然你等能知我消息,又接魔神命令而来。如果赵舟未有猜错,魔神定能见到这一切,更通过城主等人言语,知我是天生道才,亦是你言中的天生魔体..’

赵舟说着,看到此人眼中突然失神,好似浮现魔神的景象。

可此时,魔神虽然浮现这人眼中,却也未让周围众人察觉,显得诡异非常。

但是赵舟见闻,倒好似无任何意外,却又向着此人传言道:‘于此,以你眼耳,待为通传魔神..’

赵舟说到这里,传音中带有笑意道:‘此城留不留得下我,是我赵舟说的算,魔神说的无用。而你魔神?一个终年在乌海地下的阴沟老鼠,见不得天日,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待着就行。不然,待我赵舟功成之时,定灭你满族上下,焚尽万里乌海,让你终身无安身立命之所..’

言落。

赵舟反转匕首,‘噗呲’穿了他的双眼,把魔神的景象瞬时搅散。!

本文网址:http://wuzhezhutian.23quan.com/1855490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