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传奇 > 武者诸天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名声远扬与第一次调解。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名声远扬与第一次调解。

推荐阅读: 超时空穿越狂魂诸天万界之大拯救在末世中崛起无限装殖美漫生存指南影视世界诸天大佬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青囊尸衣大魔法师极限杀戮我的虚拟神国蔚蓝星途末世重生之桃花债史上最强店主天书进化废土特产供应商敛财人生[综].漫威里的德鲁伊第一重装

‘先从小事出发,教洪易练武,看看洪玄机的有什么变化反应。X更新最快’赵舟念至于此,把计划推演的七七八八,就等搭上关系,慢慢进展。

‘御林军还缺个总教头的人选..’而乾帝杨盘拿了金榜,心里已经大约摸定下了赵舟的官职一事。

可谓是非常信任的按在了‘大内’。

但是杨盘又看到众大臣都在,如今也没明说,反倒是随意言道几句,‘打发’了众臣,便让洪玄机跟他去往了偏殿,看似要和心腹洪玄机再确定一点赵舟的事情。

“恭送圣上!”众大臣看到圣上散朝,齐齐捧手一礼。

也再得杨盘离去。

先前对赵舟所言所说有共鸣的大臣,这时就走到了赵舟的旁边,边聊边一同出了正殿。

“恭喜状元郎!”这些大臣满脸笑容,话落还各自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姓名、官位。浑然把只有状元身份,但却没有官职在身的赵舟当成了‘同辈的同僚’,言语中也多有结交之意。

这也是因为赵舟不仅是‘金科状元’,还是一名气血纯阳的‘武圣!’

那么在他们想来,能文能武的赵舟,将来官职肯定不会低!

说不定大乾朝堂内还会再出一个‘武侯!’

于此,众大臣不管是为了什么,能多交一个‘有文有武有前途’的好友,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事,又是何乐而不为?

而大臣们也是这般想着。

其中一位姓张的大人,还向着赵舟追捧了一句道:“状元郎文武双全,应该是唤为‘文武状元’才是!”

“张大人所言有理!”其余大臣纷纷点头,感觉此言不虚,或者说是非常适合!

“张大人抬爱了。”但是赵舟却未在意众大臣的追捧,反而一板一眼,拱手回礼道:“赵舟如今考的是文状元,哪有‘武’之一字。”

“是状元郎谦让了!我等可是亲眼看到了状元郎的气血如龙!”众大臣看到赵舟如此‘古板’,好似古时先贤之风,顿时心里面更加起了结交赵舟的意思。

同样,赵舟和他们言言道道这么多,并且还拿出‘古板’的做派,其实也是想与众大臣产生‘共鸣’。

这样自己入得朝廷为官,有十来位‘性格相同’的高官帮衬,也致使自己不容易被‘弹劾’。

而这也是赵舟的‘计划’与‘为官之道’的第一步。

【先揣摩他人心思,继而趁机融入朝堂内部,打好一些‘底子’。万一等将来做生意做出人命了,还会有人过来帮衬自己】

可是,那些不待见赵舟的大臣们,看到赵舟这边聊的开心,不时还有笑声传来,倒是心里暗哼了一声,拂袖离去。

不过。

赵舟六识听闻了这些人的想法变化,但又因为最终目的不相同,却是没什么感想。

换句话来说。

赵舟还是很讲道理规矩,只要他们不影响自己的生意,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他走他的桥,自己铺自己的路。

而赵舟这般想着,和诸位大臣聊着下了台阶,亦是见到那些还在等候殿试的考生们。

“老师..”他们行了个弟子礼。

并且他们如今还不知道状元位已经落下,反而以为这么多大臣们特意过来,是专程传唤他们去殿试的。

只是,这时的李副考却上前几步,再向着诸位考生拱手一礼,打散了他们的希望道:“科举已落,诸位请回吧。”

李副考话落客气一捧手,对待有学问的人都是这般模样。

但他也精通为人之道,没有把什么‘状元位已定’、‘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哈哈哈’的这些伤人的话说出来。

“学生们告退..”

而然,众考生虽然没听到什么伤人的话,可还是有些失望,感觉一身抱负还没有施展。

于是,他们答了一句,又相视几眼,其中就有两人略有些酸溜溜、或者嫉妒的心思,向着赵舟贺道:“恭喜状元郎!”

“诸位同窗共勉。”赵舟尽皆回礼,也没在意这两人心中所想,而是像是自己侥幸般道:“是赵舟先走了一步,才得状元位。”

“是状元郎谦让了..”其中一位嫉妒的考生看到赵舟如此谦和,倒是没觉得自己的文采是真的胜于赵舟,反倒是心下惭愧,觉得自己的德行还远远不够。

‘要是我得了状元,早就兴高采烈了..’另一位酸溜溜的考生,望了脸色平静的赵舟一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感觉自己妄读圣贤书。

但除了他们二人以外,大部分考生都是心思明正,诚心恭贺。

赵舟听闻,也是看到众人相皆无事,亦是大手一摆,请众人吃自己的状元喜宴,地点就在自己的客栈内。

而也在众人相互闲聊,或是哪位考生决定奋发图强的时候。

在皇宫内的偏殿书房内。

杨盘和洪玄机来到这里,便屏蔽了左右护卫,又坐于茶几主桌、旁侧,开始商量起来了关于安排赵舟的事。

尤其杨盘和洪玄机可谓生死至交,再加上还有共同的目的,那这说话就是该说说,很少有那么多遮掩。

“朕查状元郎身世清白,为人古板明正,文武又皆是上品。”杨盘接过洪玄机沏好的红袍茶,开口就提起赵舟官职的事,“朕欲封状元郎‘御林军教头’一职。”

杨盘说着,浅品一口茶水,才又向着聆听的洪玄机接着道:“但状元郎看似为人古板,可心下之意谁能揣摩。至此,武侯这几日需找个空暇,宴请状元郎一番,探探状元郎的口风如何,对此官职是否满意,以及状元郎可否得大乾信任。”

“臣遵旨。”洪玄机起身拱手一拜,末了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再又言道:“圣上。臣见过状元郎的答卷,觉察状元郎的文采与臣不相伯仲。所以臣想。等下届科举,何不妨让状元郎担任主考。”

洪玄机之前见赵舟气血如龙,就知道赵舟的武艺比他来‘差不了多少’。

再加上他们查询过赵舟的‘身世’,知晓赵舟如今‘三十岁’左右,但却‘文武双全’,取了状元位!

可想而知,如今的‘奇才!’那肯定要好好拉拢一下!

尤其洪玄机又是一心为大乾,也一心向武,真没那时间去操劳科举一事。

所以洪玄机就想许给赵舟一个非常大的‘见面礼!’

只因‘中举的考生’要说和谁最亲近,那肯定是主考!

不然,那些考生也不会对主考称呼为“老师,”,又以“学生”自称。

当然。

洪玄机让赵舟当‘主考官’的更深意思,是想让赵舟拥有一些‘朝堂底子’,可以抗衡自己,或者是朝内其余大臣。

这样圣上就能更好的施展‘左右平衡之道’,也会对自己更加‘信任’。

毕竟。

只有彻彻底底的忠臣,才会如此‘慷慨’的送出手中权利,一心一意的为大乾社稷着想。

并且洪玄机也想让赵舟知道,他们大乾没有亏待他,上来就给‘高位、实权、底子’以及更重要的‘信任!’

继而、让赵舟生出更多‘心思归属大乾的想法!’

而杨盘听闻洪玄机如此,再琢磨短瞬,亦是两人心有灵犀,瞬间明白了洪玄机的心思。

‘玄机是怕朕不好意思下他的官,所以玄机才亲自辞去..且也想让状元郎的心思归属大乾..’杨盘心下感慨,感觉全朝堂大臣们的忠心,都比不得洪玄机的万分之一!

于是。

杨盘是真真正正的想了片刻,才一边为了表达自己对洪玄机的信任,又一边委婉拒绝了自己心腹的提议道:“状元郎才入朝堂,对大乾政务总归太浅。不如先任总教头一职,熟悉一二再言。”

杨盘说着,拿出一副黑白棋,“而武侯今日言中的科举主考一事,还需放在今后商议。”

“遵。”洪玄机脸色无悲无喜,没有再多说,反而与杨盘开始闲聊喝茶,下棋对弈。

不过。两人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也把赵舟目前的官职给定下了。

那就是先为‘御林军教头!’

通俗来说,就是‘大内侍卫的教官’,算是有实权,有声望,亦是还有‘信任’的大内高官。

并且两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让赵舟去边外参军,让赵舟打击那些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境外异族。

因为大乾目前还在稳定发展,只会越来越强,没必要为了得一时利,坏得百年业。

尤其按理来讲,不管是哪家哪派的大高手,都没有才一进门,就要派出去打生打死的!

肯定是先‘供奉’个把年头,让拿了不少好处,才会适当的‘请’一下。

这时间一长,请的多了,才会慢慢就成了‘自己人!’

当然,这也不排除上来就想‘建功’的高手。

只是。

赵舟本就喜欢这种无忧无虑的练功生活。

所以,也待得第二日上朝。

赵舟接到了御林军总教头一职,倒是觉得挺好的,每日在皇宫内溜溜圈,这一天就混过了,并且还有国库分发的‘好药’。

特别是自己身在大内,算是掌管朝堂安保,也算是一个‘要职’。

而上任等一系列事情,以及怎么让御林军听自己的话,这就没什么好言。

不外乎是赵舟展现几手,数千御林军大呼‘武圣!’

且在御林军的传播下,‘武圣状元’的名号也传遍了帝都,让不少士子与士兵向往,口呼‘天之奇才!’

因为这也如杨盘等人查到的消息一样。

赵舟在此方的身份资料显示,自己只有‘三十岁整!’

但如今自己在三十年轻的岁数,不仅高中‘文科状元’,更是‘武圣身份’,当然会让整个帝都的万家万户震惊,唤一声‘千百年不遇的奇才!’

不然,乾帝与洪玄机也不会因为每三年都有的状元,特此私下里商议一番,就这还有点拿不定主意。

而也是如此。

在赵舟上任的当天。

洪玄机念着圣上交代的事情,特意叫上了赵舟去他家中做客,设宴款待,又替圣上送了一些‘古文、药品’。

赵舟也是欣然接受,还拿出了自己的好酒,答谢一番回礼。

而也正是这么一来二去。

洪玄机瞧见赵舟与自己‘文采、思想’相近,境界上又是不相伯仲,倒是觉得这种朋友难寻,便引为了‘初级至交好友!’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赵舟是有目的,洪玄机是想交朋友。

那么两人就是经常在一块聚聚,闲聊南北,吃饭喝酒。

不是赵舟去洪玄机的府上,就是洪玄机来赵舟整修过的客栈。

但洪玄机是真的想和赵舟打交道,探讨武道与文学的心得,且也在接触当中,洪玄机‘自我感觉’两人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不说‘生死至交’,也是‘知己难遇!’

只是赵舟却想着见一见洪易,看看这个气运之子是什么样,倒是目的不单纯。

可惜,时光匆匆。

这来来往往的三个月内。

赵舟去过洪玄机的府邸中一百七十六次,还真没见到洪易在哪。

这也是武侯府太大,下人太多。

赵舟还真不好听闻一个不仅没见过,并且如今还是‘普通书生’的洪易。

但一直到第一百七十七次‘洪玄机相邀喝酒’。

赵舟听得消息,待得到了下班的点,出了皇宫前来找洪玄机喝酒的时候,倒是在院中见到了一边晒太阳,一边在读书的洪易。

“来往玄机府上月余,倒是没见过这位小友。”

这日,赵舟与洪玄机刚进了院门。

赵舟先是熟悉的称呼洪玄机为‘玄机’一句,才询问了一下洪易是谁,最后再望向了院中的洪易。

一时,赵舟感觉他普普通通的书生样子,也不离奇,难怪自己听不出来。

“这是犬子洪易。”洪玄机和赵舟说着话的时候,脸上是笑容依旧,可是当他一扭脸望向院中沉迷读书的洪易时,却是脸色有点严厉般的低喝道:“平日学得圣贤礼法去了何处?不知来见拜状元郎?”

“状元郎?”洪易听到喝声传来,忽的一个醒神,放下手中书籍,抬头望去,看到自己父亲正与赵舟并排而行。

并且他看到的一瞬间,也知道当今朝上的大臣,能敢与自己父亲并排相走的人,肯定是这段时日传遍帝都的‘状元武圣!’

“见过状元郎!”洪易心下激动,慌忙过来见礼,能看出洪易也是赵舟的崇拜者!

或者说是这三个月时间过去,随着赵舟名声传开,使得大乾王朝的年轻读书人们,没有一个不崇拜年仅三十的‘状元武圣!’

“原来是贤侄。”赵舟笑言一句,又看到他脚步漂浮,知他根基不深,继而也就像是长辈一样,关心的询问一句道:“可曾习武。”

“习武..”洪易抬头瞧了一眼自己父亲,本不敢回答,但又像是此时有‘状元武圣’撑腰,才悄悄低声道:“未有..”

“贤侄的父亲为当朝武侯、武圣。贤侄怎么却不习武了。”赵舟明知故问了一句,又像是开玩笑般道:“若是你父亲不教,不如随我去御林军。”

“真的?”洪易早就有习武之心,可是他父亲不让,加上他如今年龄还小,又没奇遇,还真的没什么办法。

“状元郎。”而此时,洪玄机却是笑着阻拦了洪易接下来的话,反而说了一个‘慈父理由’道:“犬子身子骨弱,经不得万般磨打。还是踏踏实实读书为好,不..”

“玄机此言差矣。”赵舟放佛爱屋及乌,像是关心朋友的晚辈一样,打断洪玄机言语道:“我观贤侄将要过弱冠之年,应该是有自己所想,所悟,想练武,那便去练。”

“而你这当父亲的,却是有点太偏爱孩子,怕孩子吃苦,这可不行。要知慈父多败儿。”

赵舟说着,又望向洪易道:“来。贤侄有何所想,和我说,我替贤侄安排。”

“状元郎,此事不可!犬子年龄总归太小,有可能无意中伤了状元郎的好意!”洪玄机话语坚定,说着还准备让管家把洪易带回了‘后院破屋’,不再给洪易任何的发言机会。

“我..”洪易看到如此一幕,倒是一时想到自己根基薄弱,加上如今见到状元武圣的激动劲过了,却又怕状元武圣和自己父亲是‘一势’的,便不吭气了。

“带易少爷回屋好好读书。”洪玄机虽然感谢赵舟关爱自己的孩子,但很多事是他的家中私事,也不能明说,只能敷衍赵舟,再赶走洪易,把这事草草了解算了。

而这一时间看去,就像是赵舟的这次‘家庭调解’一事,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不过。

赵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不喜欢‘霸王硬上弓’,也知道什么叫做‘强扭的瓜不甜’。

于是,赵舟听闻洪玄机此番言语,又见到洪易被管家带走,便觉得今后日子还久,不能急于一时爽快,还需寻循渐进,慢慢改变。

反正这线都搭了,也算是练功、溜达之余,在每日空闲时间当中,兼职个‘家庭矛盾调解员’的身份。

“武侯既然如此坚定,那算是赵舟多言。”赵舟戏做全面,把那种‘好意当做驴肝肺’的调解员样子演的惟妙惟肖,并且话语中还带着浅浅怒气,就连‘玄机’二字都不叫了。

这也致使洪玄机见了,倒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语好像伤了好友的心意,便想要缓和一下关系。

“状元郎。如今这饭菜、戏班都以配齐,今日还唱那个状元郎谱的那个‘七侠五义’?..还有,我今日还拿出了珍藏三十年的猴儿酒,那味道..”

洪玄机笑着相邀,是真的把这位‘武力与思想’都与自己相近的状元郎,当成为数不多的‘潜在至交好友!’

但重要的也是为了乾帝今后的计划。

因为在洪玄机想来,说不定今后三人关系相互信任,还能来个‘造化之舟三人行!’一同统一此方世界,共同超脱彼岸!

尤其,洪玄机也是真的喜欢听赵舟谱写的那个‘七侠五义’,更感觉自己好似就是那至情至性的‘展昭化身!’

‘状元郎不仅精通文武,还精通这谱书写曲,当为天下奇才!’

洪玄机心中念叨着,感觉自己和赵舟接触的这三个月来,除了觉得两人性格相投,也发现这位状元郎是个‘全才!’好似天上地下,占卜算卦,道儒佛思想无所不知!

至此,洪玄机肯定更乐意和这样的‘全才’结为至交!

只是。

赵舟却念着把‘好意当做驴肝肺’的戏全套,于是在此时听闻洪玄机的邀请,又看到他洋溢笑容的模样,倒是大袖一甩,“我今日心情突感不好,那猴儿酒还是武侯留着自个儿喝吧,赵舟恕不奉陪。”

话落,赵舟亦是没有理会洪玄机苦笑的挽留,反而直接甩他排场,大步离去。

不过,就在这一时。

洪玄机看到赵舟离去,倒是没有自己第一次被人甩牌面的生气,反而一边让管家把猴儿酒放回地窖,一边觉得赵舟更像极了七侠五义之中‘一身傲骨、正邪分明的白玉堂!’!

本文网址:http://wuzhezhutian.23quan.com/1855476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