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赏金一

推荐阅读: 奥特曼格斗进化我能升级避难所美漫生存指南空想舰娘超级时空戒指捡到一个星球光脑武尊漂流教室电影世界十连抽极限杀戮高人竟在我身边蔚蓝星途末世重生之桃花债狂魂时空旅人传奇我的末世基地车漫威世界新万磁王魔道祖师[重生]废土特产供应商无限装殖

张封见到蘑菇的一瞬间,也忽然笑了,感觉四阶世界内还真是遍地有宝,寻常森林内就蹦出来了几株不亚于辟谷丹药性的药材。

也不耽搁,抽出腰间的飞剑,刺入被雨水打湿的地面,把这几朵蘑菇挖了出来。

再扫视一眼,确定附近没有了。

甩甩水。

取出一朵,剩下的装进兜里。

张封先观赏一下,就放进嘴里嚼嚼尝尝,感觉这蘑菇挺软的,挺甜,像是吃棉花糖一样。

等吃完以后,过了两三分钟。

张封也觉得自己腹中有一种饱腹的感觉,确实不太饿了。

可要是再吃的话。

比如,自己面前放个正宗的麻辣牛油火锅,旁边再摆放几叠羊肉、牛肉、鱼丸,虾滑。

再等锅里的汤油沸腾,闻着这独一无二的火锅香味,把切好鲜美的羊肉卷一涮,筷子夹着,沾着身前的五香芝麻酱,伴着身旁的冰镇啤酒酸梅汤..

张封心里想着,感觉自己还能再吃几盘。

并且现在就想吃,吃肥嫩鲜美的羊肉卷。

摸摸兜里,有店里拿来的五千块钱,如今还有大四千。

走。

记忆中的布店街上,就有一家涮羊肉店。

顺便再回自己店内一趟,把衣服换换。

不然蓑衣一脱,穿着漏洞染血的衣服,这个确实没法好好吃饭。

可惜。

等自己冒着大雨,回到镇上的时候,却发现那家挨着镇边的涮羊肉店关门了。

但没事。

自己还记得东街街头有一家纯手工的李记牛肉面。

他家饭店离自家的布店不远。

尤其说起他家的牛肉面,他家的面条做的一绝。

吃起来弹性饱满,嚼头十足。

吃完,再喝一口飘着香油的牛肉汤,等微饱,坐着小休一会,吹着凉风,看看店外的大雨。

这滋味,也就是秋末下雨天的时候能感受。

张封转头向东边走,先回往店内换衣服。

自家店也在东街。

而这时是晚上六点半左右,天阴着也黑的差不多了,雨也渐渐小了。

如今街上没带伞的人,都趁着现在雨小的时间,分别从各个路边商铺的屋檐下走出,鼓着劲的往家赶。

但张封来到街口的时候,却看到前方四百米外,自家店门口前有一个人。

刘二孬。

他天黑下雨天的没回去,反而抱着膀子,正来回沿着附近几家店的屋檐下走,像是安保人员一样。

附近这一条街的店面,基本都关门了。

“吃饭没。”

张封从雨中走近门前,一边开锁,一边向着巡逻到远处的刘二孬招呼一声。

他听到张封喊声,顿时扭头看了看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张封,一时天黑没有认出来,倒误以为张封是来撬门的,便板着脸子,按着腿小跑了两步。

可也是一走近,他看清张封的样子后,却忽然笑了,也没报功,只打招呼道:“我还以为张老板回家休息了!”

张封在镇里有房,住在离东街不远的一处家属院里,两室一厅。

所以刘二孬就感觉张封送完货以后,应该是回家了。

“这不是还欠朋友一顿饭嘛,咋能不吭声就回了。”张封笑着把门打开,招呼一声,“进屋吧,外面冷。”

“我鞋脏..”他不好意思的用劲抬抬瘸腿,鞋底鞋面全是泥。

“那你等着我拿钱。”张封看他不进来,也不说人家短处,“李记牛肉面咋样?整点菜,喝点?”

“嘿..”刘二孬不说别的,光笑,“您做主,您做主!”

张封也笑着拉开门,回屋,蓑衣一脱,衣服一换,唐刀傍身,东西带齐,拿了两把伞,出门。

接着刘二孬,把伞一递,也没扶着他。

但也走的慢了,边聊着边向李记走去。

李记就在街头,也不远。

可也在去往的途中,张封接到了赏金任务。

‘请刘二孬吃饭..’

听到提示。

张封心里笑了,看来任务真是随时触发。

自己回往镇里也是对的。

..

等来到这家不大的店面里,屋里七张桌、如今只坐了三桌客人。

其中一桌客人还和刘二孬点头打了一声招呼,就不说话了。

张封扫了一眼他们桌上的两个菜,来到柜台,

“两碗面,一盘牛肉,豆腐皮掺个青菜..”

张封左右一点,就是八盘菜。

“张老板..”刘二孬看到张封点这么多,倒是想说‘太贵、太多’,却又怕当着饭店众人的面说出这句话后丢张封的人,也就住口了。

直到老板扭头的时候,他才小声道:“张老板..吃不了吧..浪费钱..”

刘二孬说着,也是真到张封请客了,还请这么多,这么贵。

他就感觉自己不值这个价,之前做的事不值这个酒钱,对不起这顿饭。

“吃好就行了。”张封等老板写好票子的时候,把钱一结,“再拿瓶酒。”

张封指了一个最贵的,这年头带盒包装的贵酒,“就那个。”

“张老板..”刘二孬看了看酒,咽了一口吐沫,想喝,但心里确实是感觉这太破费了,又是请自己,倒是还想说什么。

张封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是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愣着干啥,找地坐。”

可也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一阵大声交谈。

有一位身材偏胖的中年,在几位小年轻的搀扶下,路过面馆。

张封听到喧哗声,一瞧门口,认识这位中年,‘杉哥’。

他是镇里的一家迪厅老板,手底下养了不少打手。

“诶~”他迷迷糊糊看到店里的张封,也打了一声招呼。

因为他同样认识在镇里住了二十多年的张封,也知道张封在东街开了一家布店,是个老实巴交的布店掌柜。

这老实,是老实在平常该开店开店,该关门关门。

都是东边街上的老板,谁不知道谁。

但他目光再一转,看到张封旁边的刘二孬,倒是招了招手,有点喝多的大舌头道:“二孬哥,看到兄弟..看兄弟..不打声招呼?原..原先咱们还是同学..你..”

“杉哥..”刘二孬听到杉哥喊自己,是干笑一声,又和旁边的张封点头歉意,就走到门口。

张封听到二人是同学,也没拦着人家叙旧。

杉哥是笑着搂起刘二孬的肩膀,向着对面的街道门面走去,几人在那里聊了起来。

张封见到,先找个地方坐,一边等菜,一边修炼。

可是过了一会。

街对面的杉哥一让烟后,不知说到了哪里,却‘呼啦’推了刘二孬一下,给他推出了房檐。

刘二孬脚步不利索,没站稳,也没想到杉哥忽然动手,一下子‘呼啦’摔在街上的泥水坑里了。

“去你妈的残废!谁他妈和你是兄弟?”杉哥大骂一句,把半盒三五烟扔到了他身上,“我他妈叫你几声哥,你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连自己老婆都跟人跑了,你怎么不去死啊?”

杉哥怒骂着,还准备再打。

他旁边的小弟赶忙拦着,没和杉哥一块打刘二孬。

因为他们都看出了是自己大哥喝多了在找事。

同样他们也认识东街的二孬,知道人家过得不好,就把这事圆圆吧。

但杉哥就酒劲上头,骂着不让刘二孬走。

刘二孬爬起身子,坐在水泥坑里,听到杉哥的谩骂,想起自己腿瘸时的遭遇,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张封见了,直接从门内出来,向着对面街上的杉哥道:“我说,杉哥,都是这条街上的人,你这是干什么呢?”

“你他妈是谁?!”杉哥听到有人劝架,这火气一下子上来,偏头望着雨中扶起刘二孬的张封。

这一瞧。

他看到是老实巴交的张封为刘二孬出头,却是更生气了,

“张老板..!我敬你是个本分生意人..不想让你掺和什么事..但你..你今天咋..咋出来帮刘瘸子说话了?也..你也想管我们的事?嗯?”

“杉哥喝多了。”张封扶起刘二孬后,瞧了瞧杉哥旁边正在给自己道歉的几个小弟,“给你们杉哥带回去。”

“张老板对不起啊,我哥喝多了..”几名小弟当个和事佬,又挨着杉哥的骂,想要给杉哥架回去。

这按道理说,下雨天气里,路边没看热闹的人,包括对面饭店里也没人敢张望杉哥,看杉哥的戏。

那么杉哥打人也打人,骂了也骂了,面子很足,直接走就行了。

但杉哥却是感觉自己兄弟帮外人说话,心里更气,便把小弟的手一推,望着张封道:“我..我就问你,你是不是也想管我们的事?啊?你他妈..”

‘啪!’

张封反手一巴掌抽到杉哥脸上,“都是街里街亲的,那我张封今天不说什么,杉哥也别太过了。”

“你打我?!”杉哥捂着巴掌印,一愣,倒是身子朝前,想要动手。

“这叫打你?”

铿锵—

张封忽然抽出腰间唐刀,在众人惊呼求饶的声音中,抵在他的脖子上,“我哪里打杉哥了?我就是单纯给杉哥醒醒酒。这下雨天的,杉哥回家路上别迷糊,万一脚滑,跌进水塘子里淹着了。”

张封望着一下子不敢动的杉哥,“咱们这经常出怪事。那今天多淹死个人没事吧?”

“张老板..”杉哥感受着脖子处的冷冽锋利,又闻到一股血腥味飘来以后,冷汗一下子渗出来,酒意全醒了!

“您您..您这是干什么啊..”杉哥半举着双手,语气有些颤抖的求饶道:“张老板..您饶了我吧..我酒醒了!酒醒了!真醒了!”

“醒了就好。”张封笑着把唐刀放下,“那这下雨天的,杉哥路上慢点,我就不送了。”

“欸,欸!”杉哥赶忙应声,被旁边的小弟们架着,直接冒雨跑了。

刘二孬看到张封为他这样的残废拔刀出头,是有些红着眼的低声道:“谢谢..谢谢张老板..”

“这有什么谢的?”张封摇摇头,朝着饭店里走去,“你帮我看店,我帮你了事。朋友不就这嘛。”!

本文网址:http://tiqiandengluzhutianyouxi.23quan.com/637437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