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嘿!

推荐阅读: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电影世界十连抽位面入侵游戏去天外穿梭在电视剧我降临在矩阵宇宙狂魂漫威世界新万磁王末世之军火系统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影视世界诸天大佬快穿:驯养反派手册三体鬼吹灯2从民国世界开始求长生婚后甜吻魔道祖师[重生]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来到府外。

两名护卫见到李掌柜过来,恭恭敬敬的打开府门,连询问都没有。

其中有一位护卫更是提前张封两人一步,小跑着进入府中,准备和郑会长禀报。

等张封二人走进府,刚走过了一个院。

前方院门中,在之前护卫的引路下,一位老者也大步从院内走出。

他年龄五十左右,但面相上不显老,反而头发乌黑,精神奕奕的。

“李掌柜来了啊!”

他说话洪亮,却又不威严,显得平易近人。

“过来给郑会长送袍子了。”李掌柜笑呵呵的捧手一礼,正好把袍子捧于胸前。

“你看你!”郑会长快走几步,先是给李掌柜还礼,才接过袍子,又向着张封笑了笑。

随后,他更是当着管家,护卫等人的面,把身上外衫脱下。

管家一见,赶忙跑来弯身接过郑会长脱下的衣衫。

郑会长则是一披袍子,一穿,线绳一系,大声称赞道:“好!不愧是出自李掌柜之手,找遍整个良城,都没人能裁出这样的袍子!”

“您过奖了..”李掌柜哈哈笑着,被夸乐了。

等两句客套话说完,一同向着前方大厅内走进。

李掌柜这才向着郑会长介绍张封道:“我前几日和您说过,这位就是张封,张小哥。咱们城里外出回来的高手!”

“久仰大名!”郑会长忽然笑了起来,一边让管家备茶,一边邀请张封二人落座,又向着张封问道,

“林老板的那崽子,就是这位张小哥收拾的吧?”

“林老板给您说了什么?”张封来了兴趣,“还是那小子告我状了?”

“怎么会告状?”郑会长反问一句,“经过那天那事,他崽子被张小哥收拾了一顿后,现在也不出去玩了,天天在家里学着做生意。

告状?林老板感激张小哥还来不及!”

“要照您这么说..”李掌柜也深以为然点头,“这是得感谢..”

话落,三人笑了起来。

经此几句话。

张封稍后又和郑会长交谈几句,也发现郑会长谈吐幽默,看似也不像是难以说话的人。

那之前所想的事,关于看看收藏物品的事,估计可以说说。

但怎么开这个头。

张封琢磨了一下,也没开口。

直到等茶水上来。

闲谈几句。

李掌柜是知道张封的事,也知道张封不好开口,于是便替张封打开话题道:“张小哥是位高手,咱们商会的高手!”

李掌柜说到这,又换成打趣道:“我听说郑会长几年前收了一些拳法图谱,是不是拿来瞧瞧?”

郑会长没说话,而是望向了旁边的管家。

管家二话不说,跑了出去。

不一会,他抱着几本图谱回来,双手放在了张封的桌子上。

“张小哥瞧瞧。”郑会长笑容亲切。

张封也没有客气,但随着翻开这些图谱,却发现都是一些散门散派的打法路子。

总结起来,就是和自己一样的野路子。

能学,能看,但没有八极两仪桩这样的秘籍来劲。

但聊胜于无,要是能吃透,多少会点新路数,总结成自己的武斗经验。

以及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么多秘籍里面,有没有‘药方、药酒’之类的秘方。

对于练武之人而言,药膳药浴之类的辅助药品,其效果不言而喻。

很多弟子的功底,都是真金白银的药材,活生生的喂出来,擦药酒擦出来的。

只是与此同时。

郑会长和李掌柜闲聊几句,又瞧见张封翻书翻的快,倒是以为这位张小哥看不上这些秘籍。

于是他站起身子,走到张封旁边,拿起一本秘籍解释道,

“张小哥,商会内只有这些图谱。毕竟咱们不是武行,不是专门做这个生意。而且要是收人家武行的图谱,要是被人知道了,事情也多,惹不起。”

“郑会长误会了..”张封听到郑会长误会,也是起身解释道:“我看的这么快,其实是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药浴、药方、药膳、药酒等配方..”

“药方?”郑会长听闻这词,却是闭目思索了几息,才道:“听张小哥这么一说,你要是专门找药方的话,那我给你说一个人,城北药材铺的吴掌柜。

反正他年龄也大了,用不着。

张小哥要是不忙,就去问问,提我名字,他应该会拿出一些张小哥所说的药方。

至于他拿出的那些药方药酒,对张小哥有用没用,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

‘真有药方..’张封心里思索瞬息,先抱拳致谢。“多谢郑会长。”

“谢什么谢。”郑会长放下书本,“都是商会里的人,相互帮忙是应该的。到时候我家有事情了,甭相互推脱就好了。”

‘嗒’张封再次郑重抱拳,什么都话都没说。

郑会长见了,也是郑重还了一礼。

稍后又闲聊几句。

从府邸离开。

张封想了想,择日不如撞日,准备今天就去城北的药铺看看。

告别李掌柜。

向着城北行去。

一路经过五条大街,穿过人群,来到郑会长所言的药铺。

这家药铺在街道南边,样式和普通民房差不多,面积不大,六十多平方,后面带个小院子。

比起李掌柜开在城东闹市中的布店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走进门,一股淡淡中药味飘荡屋内。

张封扫了一眼,看到一位老者正在为一名病人抓药。

不发出声音,安静在门口等着。

同时。

老者,也就是郑会长所言的吴掌柜。

他身材有些佝偻,岁时约莫五十左右,头发半白。

他在药柜旁抓完几味药材,交到病人手里,结完钱,数了数,等数对,顾客走了。

他才看了看门口的张封,问道:“抓药..还是?”

“找人。”

“找人?”吴掌柜看着张封面生的模样,确定不认识,才反问一句,“找谁?”

“是郑会长让我来的。”张封走到柜台前,抱拳一礼,“老先生就是吴掌柜吧?他说老先生这里有药酒药方。”

“嗯..哦..听药酒药方这几个字..我就知道是郑会长让你拿东西的..”

吴掌柜点头,又摇摇头,“他也就这事,才会想到我....”

他说着,慢慢出了柜台,一边后院走去,一边又好似年龄大了,不太肯定,怕听错,于是再次确认一遍,“真是良城郑会长让你来拿东西的?”

张封跟在他旁边,刚想回答。

吴掌柜却在下一瞬间左腿猛然朝前踏步,身子一扭,右胳膊向后一扎,像是长枪一样,向着张封的心口捅来!

一手拖枪回马,没有一点先前颤颤巍巍的样子。

但是张封瞧见以后,却右手搭着他打来的手腕,一捏,另只手搭着他的胳膊,一推。

‘啪嗒’吴掌柜往前踉跄了几步,才转身站好。

也是吴掌柜的身子骨与劲力,还是没有年轻时硬朗了。

不然刚才那突然一击。

张封觉得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完全招架过去,再反打一手。

可要是武艺不高的人,被吴掌柜突然来这一手回马枪,估计要捂着胸口疼上一会。

“熟人介绍,还得先亮亮招牌?”

张封看向正在活动胳膊的吴掌柜,失笑道:“老先生这手拖枪回马,打得是哪场戏?”

吴掌柜晃着有疼着的胳膊,“不打打看,不试试手,怎么知道等会该给你要拿什么成色的药方?”

张封望着吴掌柜,“那您看我适合哪成?”

吴掌柜笑了,

“上乘!”!

本文网址:http://tiqiandengluzhutianyouxi.23quan.com/637426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