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传奇 >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神仙下凡也拆(二合一)

第三百八十四章 神仙下凡也拆(二合一)

推荐阅读: 超级殖民异世界在末世中崛起在人间崛起星河霸血贼三国无限装殖无限美女帝国创造游戏世界电影世界十连抽鬼吹灯2末日逃亡东北山野秘闻黑暗降临成为全员白月光后我死遁了全球迈入领主时代从无限世界中归来诸天谍影会穿越的外交官西斯君王快穿:驯养反派手册

吴国帝都,在二十三万里外的南边方向。

有张封动用术法,腾云驾雾,就算是再施展一个灵气屏障,保护相对脆弱的文武百官,也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等众人再次‘眼花’过来,脚踏实地,前方车水马龙、一片繁华的帝都景象,就在他们视野内呈现。

“多谢国师..”

圣上刚站稳脚跟,就紧接着道谢,一开口就把国师这个称呼给叫熟了。

并且他行的也是弟子捧手礼,像是话语中说的那般,奉张封为天下之师。

至于之前国师所说拆庙宇的事情,说实话,他尚在思索,还没有回答,国师就带他来到了‘家门口’了。

包括在路上的时候,他与文武百官众人,也没有感受到什么景象倒退,只感受到一片‘空白扭曲’,晃的人眼花。

他们就算是想思索,也没有时间去思索。

但恰恰是经过了这么一赶路。

无论此时的文武百官怎么想。

圣上现在好似明悟了什么,好似是知晓了什么是‘仙凡’有别。

只是这个有别,不是国师想做什么,就逼迫他们做什么,他们反抗不了。

而是圣上知晓了天上的仙人,都有这般通天的本事,挪移数十万里的法力。

那么他们大可以稍微伸伸手,照顾天下苍生。

可现在一切无为,不就是证明了国师刚才的话语。

白给天庭香火,天庭还在倒打一耙。

圣上想明白这个道理,再向着张封一拱手,就什么都没有说了。

意思是,同意国师的拆除神庙计划。

不难看出,他能坐到皇帝这个位置,也是能明白张封不言不语的带他们回帝都,是暗含什么意思。

但之前,说到底,他其实也看清了旧天庭已经放弃他们的这个情况。

可是直到如今,总归是没有‘撕破脸’,继而圣上还憧憬着,两方天庭争斗落下以后,旧天庭会照顾一下民生。

总好过说拆就拆,这才是实打实的得罪了。

他虽然是大吴皇帝,但没有丝毫谈判的本钱,只能这样拖着,任由旧天庭来一手百试不爽的若即若离。

或者说,没人作为靠山,照顾民生,他就这样一直脱着了。

可是现在有大法力的国师到来,能调节民生,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而张封一边望着前方的帝都,一边通过心识,也能大约摸清圣上的心思。

如若用一种比较形象的话语表示。

之前的圣上和旧天庭,就像是男生和女生聊天,不说‘喜欢你’和‘咱们处朋友’之前,大家还能在一块聊聊,再加深一下感情。

说破之后,关系不到位,突生尴尬,指不定就渐渐不联系了,一点机会都没有。

当然,女生被人接触的时候,其实也能明白什么目的,也在抉择与权衡。

这都是心知肚明,却都在装糊涂的事情,大家一块吊着,就看谁先吊死了。

目前,就是吴国的资本不够,被完全吊着了。

旧天庭还一直是一副若即若离的样子,让吴国不敢乱言,不敢质问,只能让旧天庭的人去选择。

吴国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这还不是拉黑就行了,是真的一点点被蚕食死了。

这样的情况,在张封的大千世界经历中,和个别事情相似。

所以,张封身为过来人,现在又是吴国的国师,当瞧见这般架势,自然是直接快刀斩乱麻,分了这对冤家。

不过。

随着百姓的恭迎,百官在身后列队,就在众人回往帝都皇宫的路上。

又在周围将士的护卫中。

虽然圣上想明白了,也信任大学士与国师,想着快刀斩乱麻。

但是当朝丞相,刊大人,身为筑基修士的他,思来想去,还是有些后怕,不免上前两步,小心翼翼的向着圣上言道,

“陛下,我朝当真要拆帝都内的神庙?”

他说着,目光不偏不倚,是不敢看国师,只敢对圣上言明。

只是圣上听闻丞相话语,却是先向国师一捧手,随后望向工部尚书与大学士,斩钉截铁道:“拟旨,命工部尚书,今日便将帝都内的三座神庙拆除..”

帝都内只有三座神庙,分别是旧天庭内的风伯、雨师,山神。

前两者,是掌握降雨,让大吴国内的城镇风调雨顺。

山神,是附近三万里大山,保护猎户与村民安危。

其余还有一些小神,都是旧天庭内的飞升修士,皆在百姓家中祭祀,或者大商与大官修建,没有这么正规的被皇室亲建。

这些信息,张封在信里听大学士说过。

再规划一点来讲。

旧天庭的体系,是人仙境界的仙人,才可以分到一些官位。

飞升修士,只能作为小神立信仰,像是西游记里的各地‘河神、妖怪’一样,每个城、镇、乡内,都有不一样的小神。

再往上的地仙,在旧天庭内,都是掌管大局。

如太阳值曹,掌握整个世界的烈日升落。

也如征战天王,正和新天庭交战。

至于风伯雨师,这两位人仙修士,已经有三年没有作过法了。

吴国的百姓,完全是看天道的规则吃饭。

但恰恰这个世界的天道,是规划让旧天庭去管理民生。

使得世界各地已经干旱了三年。

靠水渠的还好一些,总归大河没有干旱,有些收成。

其余地区,已经颗粒无收三年。

也在今日,张封带百官从闭关山脉一路行来帝都。

虽然圣上等人可能实力太低,被倒退的景色激的眼花缭乱,看不清什么。

但张封一路行来,已经见到了什么叫做路有饿死骨。

相信圣上他们去请张封的时候,也见到了这些,所以才坚定了‘自救’。

起码现在圣上能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一言否决丞相的担忧,就是想破釜沉舟的拯救百姓。

哪怕是不惜猜测结果,得罪旧天庭。

因为事情已经这样,自家人知道自己事,再加上张封现在可以救吴国,那就不拖了,不想慢性死亡。

可是丞相明显是有些想的太多,更想要首尾相顾,找一个完全之策。

于是当他听到了圣上现在就要拆,还是有点担忧旧天庭怪罪,继而还想再说什么。

张封见到,是直接打断,通俗道:“按大学士所言,在前两年的时候,雨师与新天庭的修士斗法,施展了大法力,让吴国内的一个城镇淹没了。

换一种说辞,这也是告诉世人,他虽然白吃香火,不想降雨,但百姓若是不信,他还会杀人。

这样的神,你信他有何用?

信他能杀你?”

“我..”丞相听到国师这么直白的伤人语言,也不知道是惧怕张封的修为身份,还是张封说的的确有道理,倒是一时间什么都不说了,像是默认了。

但其余百官却是接连点头,感觉国师话糙理不糙。

虽然有点伤人,像是他们吴国死皮赖脸的依附。

可也是变相的说明,他们吴国真的有点太惧怕旧天庭了。

再瞧瞧只要能踏入飞升境界的修士,都尽皆飞升天界为小仙官,又反过来拿取吴国天下的百姓香火,把他们当‘修炼鼎炉’。

也是变相的说明,他们吴国没有丝毫被投靠的价值与骨气。

当然也不能否认是这些飞升修士怕死。

可不论怎么说,张封见到这一切,是不想受制于人,让自己的头顶上还有个天庭压着。

莫说他们拿人钱财,还不做人事。

而也在丞相为首的和平派系,不再言语之后。

大学士也静听圣上吩咐,在去往皇宫之前,把圣旨写好,交给了身旁的工部尚书。

工部尚书是早已命随从的侍郎,在帝都内叫好了工部的官员,以及一些军中的将士。

此刻都在皇宫外三里的街上等着,手里提着各种锄头、锤子等工具。

就等着国师一句话,那就拆。

张封见到人齐了,也没有再往皇宫内走,反而是吩咐他们,先拆雨师庙。

大学士等人,则是兵分两路,去往另外两家庙宇。

这样时间上不耽搁。

张封想早些破了他们的香火,开始树立自己的人道气运。

只要拆了,再回皇宫,是一点都不多做无用功。

且也随着张封带着工部众人,在天色傍晚,来到城西的雨师庙外。

张封和唯唯诺诺的工部尚书,在庙外站着。

工部众人是二话不说,就驱散了前方庙内正在祭祀的百姓,又在百姓惊恐的目光中,走进庙内院中,拿起锄头,先劈开了雨师的殿门。

“国师稍等..”工部尚书见到众人开始工作,也是巴结的邀请张封来一旁的茶摊上坐着。

茶摊掌柜见到大官、大事,自然是自觉的离开了摊位,让几位工部的人,前来接手茶摊,带上他们工部自己准备的茶叶,为国师与尚书沏茶、煮茶。

尚书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对国师一番巴结。

不过刚坐了两分钟左右,这茶还没煮好。

一位工部的文官,就踉跄从神庙内跑出,等来到张封二人桌前,都不带喘气的就着急向工部尚书行礼汇报,“尚书大人!那..那..”

“国师在此!你这般慌乱,成何体统?”尚书见到旗下文官如此毛脚,顿时感觉在国师面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说不得之前表现的一切,也会荡然无存。

一时间他眉目间充满怒意,狠狠的盯着文官,倒也让文官吓得一个激灵,把慌乱的心情给压下去了。

“说!”尚书看到文官胆战心惊,但也静下来的样子,是直接让他有什么说什么,说完之后,赶紧离开。

但是文官虽然像是静下心来,可当说起他在庙内的见闻,却把尚书吓的不自在了。

“国师大人..尚书大人..那石像..开开口说话了..”

“说话了?”尚书心里一震,神色难言的恐慌。

因为他身为尚书,接触的也多,知道神像说话,其实就是上界的仙人‘念头附身’,降下神谕。

这样的情况,只在三十年前,圣上登基祭拜的时候发生过。

可是现在没人请命,反而是在拆雨师的庙门。

如今雨师下凡附身,这问罪的意思,不言而喻。

顿时他也知道里面为什么没动静了,这不是文官问他选个什么黄道时辰拆,而是众人看到神像下凡,于是都不敢动了。

“国师..”面对这样的情景,哪怕是身为尚书的他,也没有丝毫对策,只能看看这位同为仙人的国师,是一个怎么处理办法。

是进去拜一拜,诚心道个歉,自罚。

还是直接行动起来,让大家把拆除的屋门,再刷上灵液装上去。

说不得雨师心情好了,还能降降雨,或许来年有个好收成,少饿死一些百姓。

从始至终,从仙人真的降世后,尚书都不敢想一个‘拆’字。

实在是旧天庭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经历了这么多的时代变迁,王朝更换,也一直屹立在天界。

这就像是大山传承一样,压在了他的心头,众生的心头。

包括旁边观望的百姓,当听闻神像说话,仙人降临,也是想都不想的齐齐向着神庙跪拜祭祀,这都形成了一种下意识的顺从。

只是张封看到这些百姓真诚与惶恐的祈祷样子,想起路有饿死骨的情景,却是不发一言,直接抬脚向神庙走进。

尚书等人看到,也是紧跟着过去。

等来到神庙内。

不出意外,工部众人都惶恐不安的在神像面前跪倒一片,燕雀无声。

张封见到这一幕,又把目光望向了神庙的正首位置。

那里有一尊两米多高的神像,通体是用一颗没有丝毫杂质的青石打造,雕刻出了布衣纹理,容貌也细微到和图卷上记载下凡的雨师画像神似。

乍一看,如若不是青色石头和真人肤色有些差别,就和雨师下凡无疑。

且也在如今。

石头神像却真的‘动’了。

它嘴唇像是石头挪动,上下开合,青色的圆石眼睛,望向了才进神庙的张封与尚书,

“你等是何人?胆敢毁本仙神像?”

“何人?”张封听到石头说话,却直接上前,路过一位武官身边,‘铿锵’抽出他的佩刀,一阵亮光闪过,斩落了神像的头颅!

顿时众人大骇,就这么愣愣的看着神像头颅滚动,滚到了张封的脚下。

张封望着石像头颅尚在挪动的嘴角,把佩刀放回了武官的刀鞘内,“你问我是何人?

自然是今后杀你的人。”

张封话落,扫向周围惊骇的工部众人,“既然雨师特意下凡,那便当着他的面,庙外百姓的面,拆。”!

本文网址:http://tiqiandengluzhutianyouxi.23quan.com/3177379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