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传奇 >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各有目的(二合一)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各有目的(二合一)

推荐阅读: 光脑武尊敛财人生[综].诸天大圣人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时空之头号玩家快穿100式我被系统托管了仙界第一软饭王怪谈研究会让你展示毕业设计,你直接上单兵作战机甲?死去的我,加入了惊悚游戏电影世界冒险王修真四万年人族禁地怨气撞铃末日技能树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有一座冒险屋)从列兵到名将全球神祇时代位面之纨绔生涯

‘这个计划好..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占了!’老郑赞同,又把目光望向了沉默走路的蝎道人,‘蝎道人觉得怎么样?这次你也说说话。’

‘这次可不是靠运气..’不待蝎道人回答,清哥冷不丁的传音一句,但却不是呛蝎道人,而是紧随其后的郑重道,

‘这次是靠合作,像是我们获得吏部官职一样的信任合作。

我们这个小队的人缺一不可。’

‘都是一个宇宙的人。’小舟也传音笑着帮腔,‘我们现在的假想敌,是礼部三人,还有在帝都内卖米面的那六位师兄弟。’

‘照你们这样的说法..’蝎道人反问着他们,‘我像是记仇的人?为了之前的事情,就一直怀恨在心?’

蝎道人话落,忽然不见一点之前的愤怒,好似真的没事人一样,又恢复了那种做事的样子。

但要是让老郑等人来说。

这都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当然相信蝎道人是一个记仇的人。

可如今恰恰是合作,像是蝎道人这样的人,往往不会在合作中乱动手脚,反而会在合作后给他们致命一击。

如先前那般吵架质问,这都是小事。

真敢到了世界任务结束,或者计划失败,百分百身死的时候。

清哥相信第一位捅他刀子的人,绝对是蝎道人。

但这都是后话。

清哥现在只看当下。

当下‘一团和气’就好。

同时,也在这般传音交谈过后。

四人在街上走着,走着,气氛也没有那么压抑。

可与此同时。

在皇宫朝殿外的一处长廊内。

张封一边和丞相聊着,一边和丞相走着,交谈的话语中,却都是来自于丞相嘘寒问暖的客套,还有帝都内的一些趣事。

这像是汇报几年来,自己离开时所发生的事情。

可更像是巴结。

张封听着,也知道丞相是什么意思。

归根结底,不外乎是丞相这段事务繁忙,没有在自己回帝都的第一时间去拜访,反而是让大儿子,工部侍郎代为问候。

礼数上,虽然对了,但情感上总有些不够。

如今趁着这个时间,他当然要客套客套。

没办法,他的外甥是太子,自己又可以说动圣上,这话语权很重。

换成谁,谁不慌。

哪怕是丞相不‘站队’,可总归是一家人。

当然,王爷也没有两个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的二儿子,兵部文书,就是变着法的跟着二皇子。

再加上二皇子原先是大将军近卫,他二儿子也在大将军帐内当过小书童,这关系自然就贴了上去。

将来不管是二皇子仗着王爷的厚爱,上位。

还是太子成正统。

他丞相都能保证一脉在朝廷稳固。

圣上也是默许丞相这样的老臣,重臣,有这样的保全私心。

这样才能让丞相放心,更好的为大齐效力,而不是天天念着新主上位之后,他会如何如何的后怕。

只是在丞相心里面,在情感中。

丞相却是想着自家‘外甥太子’,能当上储君,甚至是皇帝最好。

说到底,总归是自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再以利益角度来说。

只要自家人的当上皇帝,那么对于他们这一族,这一脉来说。

丞相能预计到家族传承能更进一步,并且香火区域再跃出一个新的台阶。

并且张封也多少能猜测到丞相的意思。

因为就拿如今来说。

丞相家族的香火,是遍布一城,此城在大齐北部的桦城,也正是丞相的老家。

全城百县的万万百姓,不说挨家挨户都挂着丞相的神像,但也有个七七八八。

这也是飞升修士的极限,最多只能拥有一城之地。

也多亏他是丞相,才能以渡劫境界,拥有了飞升修士的香火权限。

再多,就侵犯了真正飞升修士的利益。

可要是太子继承皇位,他身为皇帝的娘家族长,那这个就另一说了。

但这个不是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以‘抢’别人的地。

而是朝廷每年都绞杀不少邪教,邪教手中有‘香案’,这个香案链接着一方‘香火土地信众’。

或者说,每个有信徒的丹田与神识里,都有‘香案’。

这个香案,也类似张封的‘小鼎’,可以链接香火,收集香火。

而在这个世界里,只要杀了掌握‘香案’的修士,那一片的香火就是无主的。

否则,掌握香案的修士不死,那片土地的信仰是断不了,也无法根除。

这也是此方世界的规则,或者说是一种修士们研发出来的‘香火保护机制’。

简单来说,就是香案香火与修士是共生关系,他不死,香火就无法被抢夺。

就算是强行在香案修士的信徒中立神像,这香火也不‘干净’。

在这种机制下,对百姓发脾气没用。

要是屠杀百姓,还会引来当地官府的清剿。

所以想要抢夺香火,只能把矛头指向香案修士。

但修士也不用一直在领地中保护信众,而是四处游历。

只需要不时回来一下,关注一下民生风水土地,维持香火稳定,百姓没有冤情。

于是,这就难找了。

就算是找到了,没有理由的强行杀死,强行毁修士香案,这也是不妥。

可对于邪教修士而言。

朝廷杀他们的理由就多了。

可以说他是余孽,也可以说他们罪恶滔天。

反正给个理由随便杀了,再毁了香案,就解放了一方纯净的香火土地。

至于百姓会不会在乎信仰的神明是谁,这个不重要。

百姓只在乎谁给他们每年丰收,让他们吃饱,家庭和睦,安居乐业,他们就会诚心信奉。

在这样的大势所趋。

拥有香案的邪教修士,就是香馍馍。

丞相也正想借助太子登基,且在皇权的威势下,清扫邪教,多挤少挤,加起来总能获得一城。

时间久了,丞相的家族势力肯定越来越大。

弄不好,千百年时间过去,一家里的香火,还能养出两位飞升修士。

而张封之所以能猜测到这么多,也是丞相和自己客套了半天后,忽然问了天牢内的午道长。

一位飞升修士的香案土地,哪怕是经过这么多年,午道长藏头藏身,信徒流失大半,可也是一大笔信徒。

同时,张封望着客客气气的丞相,也知道丞相来的最终目的,原来是想要‘地’。

他做的没错,将来有,不如现在有。

趁着储君之位还没明朗化之前,不如先稳固一下他家族权益。

“丞相所言的事情,本王已经知晓。”

张封想到这里,也不等丞相再客气废话了,在他感激的目光中,向着皇宫南面指了指,“若丞相无事,陪本王去天牢见见刺客?”

“丞相有请,臣不敢不从!”丞相感恩,郑重行礼。

且也在张封带着丞相,去往天牢的路上。

皇宫九里外的一条宽阔街道上。

伴随着附近的车马声。

小队六人一边走着,一边也笑着和莫家三兄弟道别。

因为再往前走,在下一个分岔路口,小队六人要去往王掌柜府上。

三兄弟要回往侍郎府,已经不顺路。

可也在笑着相互告辞,等莫家三兄弟离开的时候。

小队六人一边朝前走着,一边脸色也慢慢恢复了平常,不似刚才同僚的热情。

‘队长..’老四脾气火爆,是第一个首先传音,想问问队长与众人,对这三人有什么看法。

只是队长却他让噤声,等三兄弟走远的时候再谈,省得露出什么马脚。

不出意外,小队六人不傻,也猜测到莫家三兄弟可能是玩家!

实在是一切都太巧了。

要知道他们半个月前降临的时候,又在进城的时候,可是在城外看到了莫家三兄弟。

在时间问题上,完全可以对的上号,怀疑他们是玩家。

但猜到就猜到了。

总不能当面找上莫家三兄弟,直接询问,‘你们是不是玩家?’

过程是痛快了,条理也挺明晰,怀疑更是有根有据。

可是结果只有两个。

‘一’,莫家三兄弟的确是玩家,然后开始厮杀,或者坐下来谈事情,谈合作。

反正大家的利益都不冲突,再说都是高级玩家,也不在乎那几千上万点的击杀奖励。

至于信任问题,碰到贵重奖励的分成问题,这以后再说。

这样也没有什么毛病。

可怕就怕在,‘二’,猜错了,三兄弟原来是土著!

反过来,他们就是自爆天外邪魔的身份。

结果,很大可能是受到七国与在野修士追杀,然后必死无疑。

这样的事情,他们小队经历了几次,也见过了数十次。

无疑是举国为敌。

但如今,哪怕是不确定莫家三兄弟的身份,甚至是确定了,小队六人也不是很害怕。

皆因在走远之后。

老四就冷哼一声,传音狂妄道:‘一个渡劫,一个化神,一个元婴。不管是我们猜到他们,还是他们知道我们是玩家,这都不足为虑!’

‘老四说的很对。’队长这次难得同意老四的狂妄,‘在绝对的实力上,我们已经碾压了他们。

相信他们只要不傻,哪怕是猜到我们,也不可能和我们作对。

但也有一种可能,是他们暗地里给我们下绊子。

要知道我们虽然都算是王爷的门客,又经王爷获得国运。可现在总归还是“各为其主”。

再以此来讲,我们的主家,是王掌柜,一位不在朝堂内的商人。

他们三人的主家,却是执掌礼部的四皇子。

在理论上,他们的靠山比我们强硬多了。

但也好在四皇子主持礼部,又一心向学。

礼部也很少参与朝政,参与帝都各部的官争纷斗,这个是好事。

可也不能掉以轻心,以防真进入了他们的陷阱,让他们反坑我们一下。’

‘确实是有些难受。’相貌儒雅的老五也在一旁搭话,‘我们要是能确定他们是“天外邪魔”,并拿出让王爷与四皇子相信的证据。这杀就杀了。

想必王爷不但不怪罪我们,相反还可能给我们更多的奖励。

可就怕杀错,杀了真的土著。这不仅没有奖励,还会有很多变数。有点得不偿失。’

‘反正在我感觉里..我觉得他们是玩家..’老四说话干脆,‘嗨,算了!你们的计划我也不太懂,反正剩下的就交给几位兄弟了。你们让我动手,我就动手。

出了事,一起扛着就好了。我们小队这么多年,不都是一直这样过来的?’

‘老四说的很对。’队长看到老四的样子,却有些失笑,看似非常赞同。

但实际上,他想对老四说,你说的简单,但我身为队长,要对大家负责任。

越是这般信任,越是难以下定论。

且不止是小队六人。

同一时间。

在另一条街上的莫家老三,其实也觉得小队六人有点问题。

也在此刻,等快走到礼部侍郎府的时候。

老三就忍不住了心里的疑惑,向着前方走的大哥和二哥道:‘大哥,二哥..你说那师兄弟六人有问题吗?是不是和我们一样,都是玩家?’

‘我觉得是有点问题。’大哥深深点头,看似也猜出了六人的不对劲。

但二哥听了,又看到这二人眉来眼去,好似有了他不知道的猜测后,却有点好奇道,

‘大哥,你是怎么猜出来..或者说,你是怎么觉得他们是玩家?哪里又有问题?我觉得他们很正常啊..’

‘你感觉我们有问题吗?’大哥忽然询问,‘就以现在来讲,我们的身份和来历有问题吗?’

‘肯定没问题啊!’二哥想都不想的回答道:‘以大哥的计谋,我们的身份可谓是天衣无缝,又怎么会有问题?’

‘对。’大哥顺着他的话道:‘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我们是玩家。同样,他们也没有问题。那你觉得是不是哪里有点不对?

并且我会怀疑到他们,也是他们和我们一同进城。’

‘这样说的话..’二哥琢磨了一会,才不确定的回道:‘他们是和我们一样,时间对的上,身份又掩饰的太完美?’

‘这就是最严重的问题。’大哥沉重点头,‘你要知道,修炼者为什么修炼,为什么要长生?是无欲无求?一心想要修炼吗?’

就算是一心想要修炼,一心想要达到更高的境界,这也是一种欲望。

况且他们是六个人!’

大哥断言,‘谁能保证他们上下一心,六人都是想要探寻更高的境界,而不是想要借用实力,做一些常人不可及的事情?

起码在我看来,境界高了,随心所欲,是总可能的吧?

如果是这样,只要他们碰到纠纷、敢打人,杀人,甚至是与人吵架,也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但现在看王爷和王掌柜那边的平静样子,应该是和查我们一样,都没有查出任何关于他们“罪证”。

或者说是存在的“证明”。

难道他们真像是和我们一般,“偷藏百十年躲仇敌”一样,毫不入世?

我们是自己知道自家事,那你说他们的事,难道也离奇的和我们一样?

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有问题了。’

‘那..’二哥咬了咬牙齿,想来想去,只剩一句话道:‘大哥..我们怎么办呐?’

‘还能怎么办?’

大哥,‘就算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难道就要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为什么不能合作,哪怕是稍微低声下气?’

‘低声下气?’三弟和二哥听到这个词,一时间颇有些不快。

大哥看到两人有些不满,顿时长呼了一口气,‘一个元婴,一个化神,我的两位傻弟弟。对面可是六位渡劫,真要拼起来,你们让大哥拿什么拼?拿什么保护你?’!

本文网址:http://tiqiandengluzhutianyouxi.23quan.com/3177357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