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科幻传奇 > 提前登录诸天游戏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太过聪明的太子(二合一)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太过聪明的太子(二合一)

推荐阅读: 天书进化病态宠爱:魔鬼的禁锢极限杀戮全球迈入领主时代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末世病毒体奥特曼格斗进化我降临在矩阵宇宙我的虚拟神国废土特产供应商狂魂末世剑神穿梭在电视剧美漫生存指南光脑武尊美漫里的无限奖励电影黑科技大宇宙时代婚后甜吻影视世界无限传送门

王掌柜对于这事的看法,就这样过去了。

但恰巧,小队六人是靠近城西贩卖大米、施粥。

免他们税收的城防将军,是虎将军。

这事,张封也知道,也是张封下令,让虎将军免税收的。

不然虎将军没那个权利。

只能自掏腰包,为小队六人买账。

可王爷下令,这就是一句话的事,户部官吏直接封账。

这也是张封看到这六人为百姓做事,那肯定是好事,提倡这种风向。

为大齐做事的人,为自己做事的人,这必然是‘好人’,能用的人。

免个税收,小事。

但暗地里,张封也让刑部派出去了一些人,去三十万里外的广乌城,查查他们所在的门派是否存在。

最好再找出当年灭门的元凶之一,问一问那个门派内是否存在这些人。

因为这小队六人,在刑部内是属于不明身份的渡劫修士,有些可疑。

当然,张封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什么事都要证据。

若是证实他们是玩家,那肯定要找个机会接触。

说不定还能合作一下,帮自己做成什么事情。

毕竟他们此计‘生意纠纷’的计划不错,看来是个聪明人,相信做事效率也不会太差。

但若不是玩家,相反,是真来抢王掌柜生意的,那就放至任之。

关于生意上的事,自己身为王爷,不会小气的去打压自己国内的任何人。

起码现在不会对他们施行什么看制。

张封对此,还是比较放松,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们讲来投靠自己,也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别扭的情绪。

也不出意外。

在小队六人名声传开的时候,哪怕是他们针对王掌柜,哪怕是王掌柜不提,张封也已经注意他们了。

小队六人的这步棋,看似巧妙。

可对于张封来说,只要他们敢露出一丁点的名声,再一声令下,那么他们就已经被刑部盯上。

刑部掌握大齐上下的所有门派数据,查个他们,还是轻轻松松。

但事实上。

小队六人,与莫家兄弟三人,就是提防着哪位玩家混的好,提前巴结上了朝廷,然后反查他们。

于是,他们也有后手。

所以就算是哪位玩家勾结上了刑部,让刑部去查,查出来他们不是那个门派的人,包括之前百年,他们在这个世界内也没有任何踪迹,也不能肯定他们是玩家。

哪怕是这位身在高位的玩家,不会相信什么隐姓埋名的事情,不相信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为什么不能早两年现身?

他们也可以大锅一甩,把所有事情推到王爷身上。

说王爷回帝都是天下庆事,他们肯定要来帝都一游,试着闯荡一番,被王爷看上,然后门派复兴!

这样的理由,堂皇正道。

莫家三兄弟与小队六人,不相信有人敢去查王爷,敢去质疑王爷的威信。

反正说来说去,王爷的名声就是保护伞。

说不定通过被人反查一事,真通到王爷那里后,他们还能更快的接触王爷,最后反打一耙,说举报人有问题。

这是一步阴棋。

明面上是投靠王掌柜,成则最好。

暗地里,小队六人也等着暗藏帝都内的玩家,比他们混的好玩家们,一一上钩。

且也在小队六人洒下这个网的时候。

翌日中午。

位于城北,一间叫做‘闲酒居’的大酒楼内,也迎来了清哥四人。

只是他们来到这里,没有坐下吃饭闲聊,也没有看窗外的人来人往,窃听消息,而是一口气的向着顶楼五层走。

因为此时此刻,五楼坐着一个人,是吏部内,掌管收人的文员。

只是这个收人,收的是‘武职官员’。

或者换句话来说,六部都有武职一官,分别招收天下修士。

只要是洞虚实力,身份清白,皆可报名。

包括清哥四人,也是在这几日内,整理好了游方修士的身份,确定没有丝毫破绽之后,才决定入驻太子手底下的吏部。

这也是在他们四人想来,吏部是受太子掌控,其收人的格局宏达,不会在乎什么身份背景。

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太子颇有用人不疑的风格风度。

再加上他们的身份敲定,就准备来吏部试试,像是土著人物一样,来个光明正大的直接投靠。

并且关于这位吏部文员的信息,也是他们向百事通买的。

得知文员经常来这里吃饭,那就扎个点,来个偶遇拜会吧。

反正对于这位文员来说,这样的事也经常发生。

饭桌上,几杯酒下肚,文员也更好同意,他们也更好进入吏部。

也在此时。

随着清哥四人跟着小二,来到文员的雅间内,小二离开。

身穿普通灰色衣衫,年约五十左右的文员,当看到有四位修士拜访,又听到他们身为渡劫游方修士,还真没什么意外。

像是经常在吃饭途中,见到有人来‘报名、面试’。

“坐。”文员虚引前方桌案,拿出手巾擦了擦嘴角,直接从刚才的吃饭饮小酒途中,换为了切入正题道:“四位道长游历的事情,我已知知晓,但恕在下多问一句,几位道长为何要报吏部武官一职?”

“习得武功,想要报效朝廷。”清哥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小舟也是义正言辞的表情。

‘怎么和现实的面试一样..’老郑心里失笑,觉得文员问的事情,就像是问一些高材生,为什么要报我们‘小公司’一样。

这,能说小吗?

肯定要说大,这公司真大!

是我一生梦寐已久,为之奋斗的地方!

同样,文员还真吃这一套。

当他看到四人义正言辞的表情,再加上这四位是渡劫修士的时候,才真正的在乎了这个‘投靠’。

可随后,文员又大大方方的特地打量了蝎道人一眼,看到蝎道人遮遮掩掩的,倒是心里不喜。

一时间文员没有在乎他什么境界,也没有在乎蝎道人的气息有些阴森,而是带有吩咐般的命令道:“把斗篷掀开。且入职吏部武官之后,也不许这般遮遮掩掩。”

‘好大的官威..’老郑心里一动,感觉大国就是大国,这般高高在上的吩咐语气,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成的。

起码他老郑再狂,也不敢在金丹的时候,对渡劫修士吆五喝六。

但文员说的也没错。

本来他们就是来投靠的,哪有遮遮掩掩的不敢见人?

蝎道人天天带个斗笠斗篷,看起来真像是‘流窜犯’,有损朝廷威严。

‘蝎道人不会动怒吧..’小舟倒是知晓蝎道人放浪不羁的性格,害怕蝎道人翻脸不应。

要知道,这可是清哥的计划。

蝎道人可是一点都不赞同,更不像被一位小小的金丹文员指挥。

同时,清哥却对这一切无动于衷,知晓蝎道人绝对会应声。

要知道世界上,若是真有了解另外一方的人,那八成就是敌人。

也不出清哥所料。

在小舟老郑二人,觉得蝎道人会拂袖离开的时候。

蝎道人却是斗篷下露出的嘴角翘起,“是..”

话落,他慢慢把斗篷掀开,露出了一张有些苍白却又泛着煞气的脸,显得阴气沉沉。

这一眼望去,明摆着就是妖修!

文员阅人无数,当然能感受到蝎道人的不同。

可是见到这一幕。

文员却习以为常的点头,暗道一句,‘这人卖相也方正、英俊,境界高超,不会丢吏部的人。’

至于是不是邪修,还是杀人要犯。

这都无所谓。

渡劫修士的境界,可以为他们换来一个免死金牌。

前提,他们只要进来吏部,并老老实实做事,一心为民。

否则在天子脚下,若是做出了任何不为大齐的举动,就是正儿八经的被刑部稽查追杀。

不是邪教、也是邪教。

或者说,也正如清哥所想。

大齐吏部收人,就是这么大方,也是这么严谨绝情。

进去简单,进入之后,做事做人却难。

而也随着文员首肯,四人档案信息被呈上吏部,被吏部侍郎首肯,尚书盖印。

下午。

在东宫门外。

一位公公笑着望向一位青衫谋士,示意太子接见他之后。

谋士一时兴高采烈的快走着步子,等来到殿内,见到刚放下奏折的太子,顿时直接叩首道,

“殿下,大喜的事情啊..”

谋士脸上带着笑意,“听吏部的贺大人说,有四位渡劫修士,愿入吏部武官之职!这样一来,咱们吏部的渡劫武官修士,可是整整比礼部多了十位,压了四皇子一大头!”

“哦?”太子起身走到桌案前方的台阶处,又随意的端坐在虎皮铺的台阶上,望着还在保持跪拜姿势的谋士,“这四人什么身份,身处何门何宗?又是何家族?”

修士不仅仅是实力的象征。

一位渡劫修士,也代表着身后有一个强大的门派,或者家族。

这才是被太子看中的‘第二资本’,第二助力。

不然他们门派穷的叮当响,又怎么能修炼到渡劫期,这就是一个大问题。

“这..”谋士听到太子询问,顿时身子一僵,如实道:“这四人是游方修士,没有任何背景..”

“那就是少了一个助力。”太子轻轻点头,又手掌抬了抬,示意谋士起身。

谋士恭敬捧手,等慢慢起身之后,见到太子沉思,没有问一件‘很重要事情’后,却小心翼翼的把这重事言道,

“殿下,这四人的事情,需要禀告给王爷吗?”

有不明身份的人入帝都,并投靠众皇子旗下,需告知王爷。

这事,身为太子身边的第一谋臣,谋士自然知道。

所以他才有此一提。

“告诉叔父?”太子望着谋士,却摇了摇头,“在此事为落实之前,先不要提这件事情。”

太子说着,是没有一点要告诉张封的意思。

谋士见了,眼角抽了抽,是知道太子做事向来是刚愎自用,用人不疑。

所以很多人才喜欢投靠太子。

但关于‘刚愎自用’的这点,太子自己是不知道的。

可是身为谋士,当然要隐约蜿蜒的小小提醒一句。

莫说这是关于王爷的事情,由不得太子如此武断行事。

于是谋士左思右想,感觉要说。

只是太子见到谋士想要说话,却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一样,直接言道:“近一月来,父皇寿辰,有三十二位渡劫修士入职各部武官,又有二十五位渡劫修士从各部离开,想要游历山河,寻找突破办法。”

太子说到这里,望向慌忙弯腰捧手,做倾听状的谋士,“大齐国内,渡劫修士向来自由。来来往往间,每年都有数十人进出帝都与各部。

如今日,有四位渡劫修士入吏部。

若是此等小事不经过任何审查,就告诉叔父,‘说这四人是邪教中人’,万一要是猜对了,真抓到了邪教中人,自然是万好。

此等功劳,也远超二弟三弟他们。

可若是报错了,寒了投靠六部修士的心,倒是不痛不痒。

但大事、小事,事事都向叔父禀报,劳烦好不容易回帝都休息的叔父替我查明,那要我这太子何用?

我又与没有任何自辩,只知道听父皇话的三弟,又有什么不同?叔父能看得上我吗?会在朝堂内替我说话吗?”

“这..”谋士一听此言,还真觉得有些道理。

说不得王爷就是想通过邪教的事情,考验他们兄弟几人的本事。

让他们查证,看看能不能分辨出这些修士中哪个是居心叵测的邪教,哪个是真心投靠朝廷。

若是他们没有分辨,就真的报了,让王爷来决断,来审查,相信王爷绝对会失望透顶,感觉太子真的是太子,真是什么事都不做,尽想着扔包袱了。

有可能在三日后的寿辰宴上,王爷一边赞赏着二皇子等人的‘捷报’,一边训斥着太子的‘不做事’。

圣上定然会龙颜大怒,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这是个考验。

还是针对他们皇室几兄弟的考验。

不过,人也分亲近疏远。

起码在谋士想来,二皇子是兵部的人,这个不用考,王爷肯定是多少向着他。

三皇子虽然爱玩,却颇有心思,是个难缠的人,所三皇子绝对也会想到考验这一点,然后拿出一点成绩,作为礼物。

再有圣上偏爱,又是圣上寿辰,王爷多少也会给圣上面子,不会太过言斥。

最后,四皇子虽然一心圣贤书,可却掌握礼部大权,下面有无数聪明才子谋士为他分忧。

至此,四皇子可能、或者不一定觉察王爷的考验,但是下面的无数‘小聪明’,就帮四皇子分忧了。

这最后的最后,落难的不还是太子吗?

谋士想到这里,感觉自家太子果然是精通谋权,能想到如此深奥的一层含义!

王爷,就是在考验他们皇室几兄弟,考验太子的本事!

但太子与谋士所想,要是让张封知道。

张封还真会好好夸夸他们,细心的训斥一番这位‘贴心的大侄子’。

太子真是太聪明了,聪明的过头了。

真不愧是生在皇家的人,在兄弟几人相争储君之位间,什么都能听出一股‘考验’的味道。

可是如今,张封不知道。

太子也好似把一切都看透一样,斩钉截铁,豪气万丈的言道:“我知道叔父是在考验我兄弟几人的本事!我如今身为皇长子、太子、东宫之主!自然也会把所有事情办理的事无巨细,不会让叔父失望!

定然让叔父知道,储君之位交予我,定会让大齐越发强盛,诸国惊颤!”!

本文网址:http://tiqiandengluzhutianyouxi.23quan.com/3177353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