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其他类型 > 你老婆没了 > 第 81 章 番外十九

第 81 章 番外十九

推荐阅读: 三伏提灯照河山南朝春色我有一个祸水群判官太岁不见上仙三百年超级惊悚直播梦河夜航阎王弃宇宙妻为上咸鱼他想开了某某第九特区嚣张燎原我只喜欢你的人设默读延禧攻略

一连几个月,傅柏钦的黏人病症始终都没有改变。

姜怀渐渐都有些习惯对方的病症了。

每天晚上相拥而眠,早上醒来的时候,会仰起头来,等着傅柏钦低下头落下一个早安.吻.来。

昨天晚上留下的痕迹还在身上,无知无觉的狮子兔仰起头,却加重了凶兽心中的恶念。

傅柏钦本来觉得自己并不是贪恋享受的人,可是或许是因为面前是自己唯一喜欢的珍宝。所以总是难以克制的让姜怀染上了自己的印记。

一样的沐浴露,一样的洗发液,还有一样的气息,姜怀身上都是他留下的味道。

傅柏钦喉结滚动了一下,垂眸看着眼前的人,在姜怀揉着眼睛重新睡回去之后,眉梢才放松下来。

“今天别墅那边应该装修的差不多了,中午一起去看看?”

姜怀最近也开始工作了,时间比较忙一些,在听到傅柏钦的话后,点了点头。

“好啊。”

“我中午过来。”

几个月的装修,两人时不时的会去看看,今天终于装的差不多了,姜怀心里也有些期待。不过昨天晚上实在太累了,在答应了傅柏钦之后没一会儿,他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傅柏钦低头笑了一下,最后亲了亲姜怀鼻尖,这才起来去上班。

……

公司的人发现,姜同学来公司的时间比起之前好像多了不少。每次对方过来,傅总都格外的好说话。

在早上傅总来上班的时候,大家就不约而同的往傅总身后看了眼,在没看到姜同学之后点了点头。想着,肯定中午傅总就会给姜同学打电话了。

果然,在中午的时候傅柏钦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面容冷峻的青年神色依旧冷淡,不过在看向旁边的手机时神色却柔和了下来。

“早饭吃了吗?”

视频电话被打过去之后,没一会儿被接通。

姜怀打了个哈欠。

“吃了,刚刚工作完,准备过来。”

两人约定好中午一起吃饭顺便去看房子。

傅柏钦看了眼时间。

“我过来接你。”

公寓距离公司虽然不远,但来回开车也花费时间,姜怀本来拒绝了很多次,但是傅柏钦却一定要来接他。

久而久之,两人都习惯了。

他换了衣服之后站在小区外等着傅柏钦,没一会儿对方就来了。

在吃了饭后,两人才进入已经交工的别墅区。

还没见到房子,不过姜怀心里却有些期待。

“应该不错吧?”

他眨了眨眼。

傅柏钦笑了一下:“我看过一次,整体可以。”

“接下来可以买些喜欢的家具了。”

傅柏钦说可以,那就没问题了。姜怀放下心来在进入别墅之后,先是闭了下眼睛,然后才慢慢睁开眼来。

入目就看到了宽阔明亮的窗户。

外面移植的小玫瑰早已经被打理好,即使是房间里空荡荡的,却也在阳光下映照出一种夏日的温暖来。

两人装的是淡色系,整个房子显得很温馨。

姜怀看了眼后,上了二楼,一眼就看到了外面的绿色。

很漂亮。

风吹的树叶微微摇曳,姜怀深吸了口气,眼睛亮起来。

“我很喜欢。”

这栋别墅完美的符合了他所有的想象,姜怀哪里都喜欢的不行。

傅柏钦勾起唇角:“那下班去订家具。”

本来可以让助理等人帮忙订这些,他们只要看图册就好。

但是或许是因为这套属于两人的别墅是他们看着装修起来的,傅柏钦和姜怀总希望亲力亲为的参与,将一切都布置好。

姜怀属于画家的浪漫也体现在布置新家上,在房子装好之前,他脑海里就有了一套关于家具的布置。

现在在看到具体的装修之后,灵感更是冒了出来,将所有的配色和样式都想好了。

这个两个人共同的家,就像是一片空白的白纸一样,可以让他任意在其中添加色彩。

姜怀下班后和傅柏钦两个跑了好几趟,才将东西订好。

这时候简直累死。

“没想到买东西也能这么累。”

回来之后姜怀躺在车上累瘫。男生买东西一般都很简单,很少会因为特意挑选什么而逛街,但是买家具却不一样,必须得多看看几家。

姜怀觉得他简直把一辈子的街都逛完了,在回到车上之后累的完全不想走路。

傅柏钦笑了一下,听见姜怀抱怨:

“这会儿要是变成一只兔子就好了。”

坐在后座上的人揉着腰忍不住道。

傅柏钦刚准备开车,闻言挑了挑眉。

“为什么会想变成兔子?”

姜怀抬起头:“因为变成兔子就可以就地睡着不用回家了。”

姜怀觉得自己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

傅柏钦收回目光,在开车之后才低声道:“那今天就允许你变一天的兔子。”

姜怀开始时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一直到傅柏钦回到家后停下了车,伸出手来递给他。

姜怀眨了眨眼。

“什么意思?”

傅柏钦:“兔子不是要被放在衣服里带回去吗?”

姜怀不能缩小被放在衣服里,但是却可以被他背起来。

像是纵容一样傅柏钦弯下了腰。

姜怀只是迟疑一瞬,就垂眸爬了上来。

在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拖住他之后,关上了车门。

疲惫的身体靠在傅柏钦身上,叫他筋骨都舒展了。背部宽阔挺拔的人背着他,十分有安全感。姜怀在抱住傅柏钦脖颈的时候忍不住开口。

“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养儿子一样。”

他爸对他都没有这么纵容过。

累了就可以背着,还可以当兔子。

傅柏钦动作顿了一下,挑了下眉。

“养儿子?”

“那你该叫我什么?”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姜怀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一直到楼层到了之后电梯被打开,看着门又被重新合上,姜怀才低声道:“爸爸?”

微软的声音擦着耳边响起,叫傅柏钦猛地握紧了些手,声音有些沉。

“故意的?”

察觉到拖着他的手收紧,姜怀低头在他脖颈上蹭了蹭,有些无辜。

“没有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不是兔子吗?”

兔子听不懂指责,姜怀完美的逻辑自洽。只管耍坏,不管其他。

傅柏钦被对方装傻弄的有些想笑。

“兔子确定听不懂话?”

姜怀转头:“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见。”

他全然无辜,然而在打开门后,却表情变了些。

傅柏钦倒是没有做什么,只是在姜怀装兔子的时候,转过了头来。

一个小时后……

姜怀洗漱完看着面前的装饰有些懵,不知道傅柏钦是从哪里弄来的。

靠在浴室门外的青年笑了一下。

“不是说是兔子吗?”

“应该有装备吧。”

刚刚在姜怀洗澡的时候,傅柏钦在网上下单了几个小装饰,很快就送来了。

面前的兔子耳朵被放在椅子上,后面还有一根短短的兔子尾巴可以卡在衣服上。

姜怀看着眼前的东西,顿时转身就想跑,然而却被堵在了门口。

“兔子耳朵呢?”

姜怀脸色瞬间爆红,察觉到了傅柏钦的目光,向来冰冷的眼睛里含着些笑意,看着狮子兔的耳朵。

姜怀:……

然而是他先装兔子的,这时候想说什么也不能,只能任由傅柏钦帮他戴上了兔子头。

在戴到尾巴的时候,姜怀伸手拦住傅柏钦。

“我自己来。”

他咬了咬牙,将兔子尾巴别在衣服后面,这时候连眼睫都湿漉漉的了。

救命,这也太羞耻了吧。

傅柏钦买的并不是什么特殊玩具,只是简单的兔子装饰。然而即使是这样,戴在身上也叫姜怀足够不自在,脸蛋红的烫人。

姜怀伸手摸了一下戴上去的兔子尾巴之后迅速收回手来,然后佯装自然的准备回卧室。

傅柏钦看出姜怀被他欺负的不行了,这时才捏住兔子尾巴。

“还叫不叫爸爸了?”

单纯的狮子兔不知道有些称呼不能乱叫,如果叫出来,会释放出恶兽来。

傅柏钦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姜怀知道,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听见老婆叫自己“爸爸”时的反应。

姜怀回过头来,兔子尾巴没有被薅下来,只是随着他的动作,狮子兔炸毛的咖啡色短尾却被握住了。

姜怀:……!

他打掉傅柏钦的手迅速进了卧室。

看到姜怀不自在的样子,傅柏钦眼眸深了些。

晚上在台灯关闭之后,他转过头看向被子另一边的狮子兔。在头上多了耳朵和尾巴之后这下子真的像是兔子了。

傅柏钦垂下眼,低声道:“今天没有晚安.吻.吗?”

姜怀:……

怎么还有这一茬。

答应的晚安.吻.不能忘记,他只好转过头来闭着眼睛去亲傅柏钦。

只是下一刻,却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

兔子尾巴被捉住,即使是假的,也叫姜怀一阵头皮发麻。傅柏钦低下头,姜怀本来以为对方故意使坏。谁知道却听见他道:“刚才开玩笑,晚上戴着睡着不舒服,取下来吧。”

他想要帮姜怀摘下别在腰后的兔子尾巴,但是在下一刻,手却被捉住。

姜怀抬起头咬了他一下,做好心理准备:“老公。”

傅柏钦眼眸沉下,他却又叫了一声:“爸爸。”

场面彻底失控,在姜怀闭上眼时,没想到傅柏钦会被他引动的自制力崩塌。

原本准备替他摘下兔子尾巴的人改变了动作,姜怀只觉得落在皮肤上的呼吸灼热滚烫。过了会儿后,伸出手来抱住了傅柏钦。

即使是后悔了,但是在撩拨出了火气之后也不顶用了。

姜怀没想到傅柏钦失控起来居然是这样的,到最后他是真的后悔叫那一声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第二天,两人甚至都没有去上班,傅柏钦罕见的旷了班。

……

在混乱的一夜之后,姜怀彻底知道了管住嘴巴的重要性,这时候也不敢刺激傅柏钦了。他乖乖的躺在床上,任由傅柏钦给他上药。

其实也不是很疼,不过姜怀的皮肤太容易留痕了,在早上看着时就显得格外凄惨。

傅柏钦当时眉头都皱了起来:“抱歉。”

昨晚的撩拨他也有责任,姜怀当然不会让傅柏钦一个人背责,这时候摇了摇头。

“也不是很疼。”

“别说了,快上药吧。”

他转过身去,耳朵有些红。

傅柏钦垂下眼,在洗手后轻轻替姜怀上了药,然后将床单被套拿去了洗手间清洗。

姜怀在第二天时,终于享受到了不用动的兔子的待遇,傅柏钦完全把他当成病号来照顾。就连吃饭也是端到了床头前准备喂他。

姜怀:……手其实还能勉强动,但是一抬手,就连手指上都有痕迹。

他只好不好意思的趴着,然后让傅柏钦给他喂饭,吃完之后,又看着对方过来照顾他。

“今天不出去?”傅柏钦低声问。

姜怀点了点头,他这个样子完全没办法出门。

傅柏钦将手机拿来递给他,看着姜怀趴着玩游戏。

“爸爸”这个词仿佛成了两人之间的禁.忌,再没有人提起来。

姜怀看着傅柏钦背影,在对方去煮奶茶时,悄悄揉了揉后腰。表情复杂了一下,又随即收敛,他以后再也不逗男朋友了。

这代价也太沉重了!

姜怀砸了一下柔软的床,随即收回手来,若无其事的继续玩游戏。

下午的时候,姜怀也是在被喂饭中度过的,好在今天没有人找他。他这副一看就不正常的样子没有被别人看见。

傅柏钦一连请了两天假,才去公司。

为了弥补姜怀,这两天姜怀真的被当做了兔子在照顾,简直过的是神仙日子。

不过身为人类的羞耻心还是叫姜怀在迷失中逐渐清醒了过来,没有继续沉沦在男朋友的养兔日常中,催着傅柏钦去上了班。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工作狂的傅柏钦居然会被人催着去上班。要是在之前说出去完全没有人会相信这件事,就连姜怀也觉得诡异。

看着傅柏钦离开之后他揉了揉手腕,站起身来,这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

养瘦需要很多天,养胖只需要两天。姜怀看了一下自己的脸,叹了口气。他居然被傅柏钦养胖了!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姜怀还是觉得这像是什么罪恶的证据一样,在心脏微跳了一下之后决定减肥。

正好老二这两天也在控制体重,于是两人约定了每天一起记录。

老二还有些诧异姜怀也要减肥。

“你不是一直很瘦吗?怎么想起减肥了?”

他一周前见姜怀还瘦的好看,怎么这会儿莫名其妙的要控制体重了?

姜怀没好意思说他两天没下床,完全被养胖了,只是含糊道:“最近锻炼有点少。”

“我决定这两天早上出去跑跑步。”

老二表示理解:“也是,之前上学好歹还有体育课,现在上班反而没时间锻炼了。”

“锻炼锻炼也好,每天体重发群里打卡啊。”

两人约定好后,姜怀就换上装备出去跑步。他是属于不易胖体重,在胖了一点点后很快就能瘦下来。

于是在第一天晚上老二就惊奇的发现姜怀又回到原来体重了。

老二:……?

“你这还减什么肥?”

姜怀心虚的不说话,然而下一秒,群里却又出现了一条消息。

“减肥?”

傅柏钦洗完澡出来,看见姜怀发在群里的消息挑了挑眉,看向卧室里的人。

“怎么想起要减肥了?”

在他看来姜怀完全不用减肥,男朋友哪里他都喜欢,漂亮的刚刚好。

在傅柏钦看过来时,姜怀轻咳了声:“也不算是减肥,就是早上跑跑步。”

目光相对,姜怀看着傅柏钦眼神,最终还是妥协:“行吧,其实是这两天没下床,你把我喂胖了。”

傅柏钦没想到是这样理由,怔了一下后忽然笑了一下。

“抱歉。”

他走过去,捏了捏姜怀耳朵。

“我陪你一起跑吧。”

他顿了顿,又道:“你可以当两天不需要动的兔子,又当两天人类。”

“在跑不动的时候,男朋友可以——背着你回来。”!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951442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