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推荐阅读: 成为无限游戏美人NPC高危职业二师姐我靠血条碾压修真界听见没职业替身股掌之上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嫁反派八卦误我针锋对决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皇贵妃非人类医院私房医生小尾巴很甜判官不见上仙三百年某某九十年代进城记赠我予白

姜怀也没想到忽然会在这里碰到秦峥,微微愣了一下。

路灯下,秦峥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难看。这时候脸上笑容淡了下去,目光死死盯着他的脖子。

姜怀眨了眨眼,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傅柏钦衣服,直到听见秦峥哑声开口。

“姜怀,你脖子是……被蚊子咬了吗?”

他声音有些低,说完之后像是要求证一样看向姜怀,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现在天气真是太差了,这么多蚊子。”

“我记得你小时候被蚊子一咬,身上就起红疹,是不是?”

他望着姜怀,微不可察的收紧了手,握着画框的指节却有些颤抖。

姜怀被秦峥看着,这时候在听到蚊子咬之后也明白了什么,不由自主的转头伸手摸了摸脖颈。

侧面皮肤敏.感,微微有些刺.痒,一碰就红了。

——是刚才傅柏钦.吻.出来的痕迹,没想到却被秦峥看见了。

姜怀略微有些不自在,他看着秦峥,抿了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前暗恋对象和兄弟面前承认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他微微皱眉有些尴尬,不知道秦峥非要问这个做什么。

两人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见面了。

然而秦峥这时候却像是犯了轴,非要姜怀回答。

目光相对,姜怀在对面人非要要到一个答案时,最终还是低声道:“现在的天气已经没有蚊子了。”

“我也没有被咬。”

没有被咬。

那是什么?

真的是…….吻.痕?

不可置信的猜测涌上心头,秦峥脑海中骤然想到了几次看到姜怀和傅柏钦在一起的照片。

那股莫名的危机感像是在此刻落实。

“是谁?”

他虽然这样问着,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答案,看向了姜怀和傅柏钦。

姜怀诚实道:“我们在一起了。”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他趴在傅柏钦的背上,像是小时候依恋他一样依恋傅柏钦。

秦峥脑海中一阵恍惚,想到了很久之前,姜怀也是这样在他背上的。这样的记忆叫他几乎有些站不稳。

甚至在姜怀向他告白之前,他们也曾经这样打闹过。

可是现在——姜怀却在别人背上。

身上还有傅柏钦留下的.吻.痕。

他们……在一起了。

秦峥有些恍惚:“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他堂哥和姜怀怎么可能在一起,姜怀一定是生气了,所以才和他开玩笑的。从没出现过的巨大恐慌流入血液,叫秦峥声音嘶哑。

姜怀垂下眼,避开秦峥目光。

傅柏钦看着秦峥不相信的模样皱眉开口:“没有开玩笑。”

“秦峥,已经这么久了。”

“是你说——自己是直男的。”

在姜怀向秦峥告白之后到他决定喜欢姜怀这段时间,秦峥有无数次机会,但是他却都没有开口。

虽然和秦峥是堂兄弟关系,在其他方面他可以让着秦峥,但是唯独姜怀不行。

姜怀是他——唯一喜欢的人。

不可以让,也不会让。

直男?

秦峥听见这两个字,收紧手想要反驳却又说不出来。

直男。

他是直男吗?

姜怀看着秦峥站在雨中,这时候还是皱眉道:“你先回去吧。”

“别让白阿姨担心。”

姜怀在开口时彻底和秦峥拉开了距离,不是他担心,而是——别让白阿姨担心。

秦峥心里一阵滞痛,这时候抬起头来,将手里的画框拿了出来。

“这是我今天画的画。”

他顿了一下还是扯了下嘴角:“祝贺你得奖了。”

画框被画布保存的很好,即使是在雨中也没有淋湿,姜怀怔了一下,没有想到秦峥半夜在这里等他是为了这个。

可是……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姜怀和秦峥对视了一眼,最终转过头去还是没有收那幅画。

“我不想男朋友误会。”

他有男朋友了,既然已经选择了傅柏钦,就不想让傅柏钦误会受伤。

因为经历过那种看着喜欢的人和别人靠近的痛苦。姜怀抱住傅柏钦脖颈,开口道:“我们回去吧。”

男朋友……

秦峥咬着牙,还眼睛通红的挡在眼前,傅柏钦抬起眼来看着他:“让开。”

……

姜怀在回到家里之后心情还有些复杂,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秦峥,也没想到秦峥的反应会这么大。

他微微皱了皱眉,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以为秦峥是觉得自己和他堂哥在一起接受不了。

也是,任谁看到之前暗恋自己的人和自己家人在一起会好受呢。刚才一瞬间,姜怀心脏微微紧绷着,这时候忍不住看向傅柏钦。

因为刚才秦峥突然出现,两人之间的暧昧氛围微微冲散了些。但也许是傅柏钦一直站在他身边,叫姜怀心中居然一直很安定。

他看到眼前的花园之后,开口道:“你放我下来吧。”

“我妈要来开门了。”

姜怀刚才按了门铃,没一会儿他妈妈估计就来了,这时候再让人看见傅柏钦背着他,就太奇怪了。

他一没喝醉,二没生病,也不知道那会儿是怎么想的,莫名奇妙的就让傅柏钦背着他走了。

姜怀说完之后就慢慢松了手。

傅柏钦将人放下来。察觉到放在脖颈上的手不见了,还有一丝不习惯,不过很好的在夜色下被掩饰了下去。

两人在门口等了不到一分钟,就有人过来开门了。姜怀今天出门走的急,忘了没拿钥匙,幸好这时候姜妈妈俩人还没有睡。

“怎么和小傅这么晚才回来啊。”

“外面雨大不大?”

因为早就通知过,姜妈妈也知道傅柏钦今天和姜怀一起回来,在看到傅柏钦之后顿时道:“阿姨给你们熬了姜汤,快进来喝。”

姜怀转头看向傅柏钦,就见一向冷淡的人也柔和了神色。

“谢谢阿姨。”

两人回去之后,姜妈妈就把姜汤端出来了。

姜怀喝了一口后辣的呲牙咧嘴,然而傅柏钦却喝的面不改色,叫姜怀都佩服不已。

这会儿回来已经晚了,姜妈妈也不好再留着两人说什么,只好道:“小傅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就在姜怀隔壁。”

“你们喝完后赶快去休息吧,不要着凉。”

姜怀点了点头:“妈,那我们上去了。”

他带着傅柏钦上楼,打开他妈妈让阿姨收拾好的房间。

很干净,全都是新的用品,很符合傅柏钦这个洁癖。

姜怀转过头来:“你今晚睡在这里可以吗?”

“可以。”

下飞机之后又一直开车回来,傅柏钦也有些累了,笑了一下后目光从房间里收回来。

姜怀松了口气:“那你休息吧,我去洗澡了。”

他轻咳了声,移开目光。

他虽然没有喝酒,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姜汤的作用,在雨天总觉得心底有些燥热,得赶快洗个澡降降温。

傅柏钦看着人离开才关上了门,想到姜怀的房间就在隔壁,笑了一下。

姜怀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家里人这时候都已经睡了,一楼的灯光全部熄灭。

姜怀吹着头发,这时候脑海里还想着今天晚上的事情。

他虽然不喜欢秦峥了,但是秦峥毕竟是白阿姨的儿子。

刚才那会儿秦峥状态很不对劲,也不知道这会儿回去了没?

心里想着微微皱了皱眉,却忽然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

吹风机关到最低档上,声音已经很小了。因此,姜怀在空隙间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脚步声。似乎知道他在吹头发,那道声音在门外停留了会儿之后才敲门。

姜怀放下吹风机有些疑惑。

是谁?

他顿了顿走过去打开了门,却发现是傅柏钦站在门边,见他过来之后,目光从他头发上收回。

“刚洗完?”

姜怀点了点头。

傅柏钦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礼物。”

姜怀目光落在他手中。

这才想起来傅柏钦说要在回来的时候奖励他的。

两人目光对视了一眼,姜怀拿起了手中的盒子。

“是什么啊?”

傅柏钦勾起唇角:“回去再拆。”

他顿了顿,想到什么开口:“秦峥那里你不用担心。”

“我让伯母已经把人带回去了。”

“他没事。”

姜怀松了口气。

秦峥今天的状态确实不对劲。

在傅柏钦说完之后,他收紧手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人,有些担心傅柏钦误会。

在傅柏钦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道:“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

傅柏钦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来。

姜怀耳朵通红,刚刚洗完澡白皙的面容热的像是刚刚喝完姜汤一样,这时候转过头去。

“谢谢你啊,男朋友。”

男朋友这几个字出来的时候,傅柏钦垂下眼,喉头微微有些痒。

他不是瞎子,姜怀喜欢谁不喜欢谁不会看不出来。狮子兔的感情很分明,喜欢时眼睛里都有光。

想到刚才在外面,姜怀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他,傅柏钦笑了一下。

“不客气。”

他对上姜怀通红的脸,也补充了句:“男朋友。”

姜怀:……“嗯”。

他站在门外,在傅柏钦离开之后才关上门,刚才砰砰跳的心脏终于被平复了一些。

姜怀靠在门上,回忆着刚才那句男朋友,刚刚洗完澡又莫名有些躁动。过了会儿后他看向手中的东西。

所以……男朋友会送什么呢?

姜怀抿唇打开之后,眨了眨眼,意料之外的——居然是一把钥匙。

姜怀坐在床上有些惊讶。

将钥匙拿出来之后仔细看了看,有些疑惑这是打开哪里的。

然而傅柏钦在半夜送完礼物之后已经走了。

大晚上的姜怀只好暂时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勾起唇角轻咳了声,收回了手。

只不过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姜怀莫名的将那把钥匙放在了枕头下,这才闭上眼睛。

……

对面的窗户暗下去,秦峥转头看了眼。

姜怀已经睡了?

他画好的礼物没有送出去,那幅画在拿出来后已经被雨淋湿了,在回来之后,看着皱巴巴的。

秦峥坐在房间里,看着面前的画,脑海中却一直停留在刚才看见的一幕。

姜怀和傅柏钦在一起了。

甚至……傅柏钦亲姜怀了。

他这时候连堂哥也不想叫了,只觉得一股怒火烧灼着五脏六腑,叫他指尖疼的发麻。

可是他连生气都没有理由。

因为傅柏钦说的对。

——他不是直男吗?

之前一直为他和姜怀之间关系烦扰的不是他吗?

他是直男,好兄弟现在有了新的喜欢的人。

他应该祝福的。

甚至或许姜怀在喜欢傅柏钦之后,对他没有感觉,他们就能回到以前的关系了。

秦峥觉得他不应该难受的,可是现在脑海中嗡嗡发麻让他甚至无法想别的。

只是反复回忆着,姜怀承认他和傅柏钦在一起的一幕。

秦峥在原地不知道坐了多久,捂着脸苦笑。

他这时候居然觉得自己像是神经病一样。

——不希望姜怀和傅柏钦在一起。

刺眼的.吻.痕仿佛还在眼前,秦峥眼底通红,在脑海中一瞬间想要将它抹去……

秦峥睁着眼睛坐了一晚上,才找到自己愤怒的源头。

——他好像,喜欢姜怀。

不是对兄弟的喜欢,而是像之前姜怀喜欢他一样的喜欢。

这么明显,他居然一直没有察觉。

他分明是——舍不得将姜怀给别人的啊。

他收紧手遮着眼睛,在这一刻才终于确定自己喜欢姜怀,可是现在却已经晚了。

昨晚被晕染的画已经不成样子,秦峥呆呆的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才起来,看向手机。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

秦峥想告诉姜怀,告诉姜怀——自己喜欢他。

……

早上的时候傅柏钦就去公司了。

快开学了,姜怀就暂且辞了助理的工作,准备放松几天,他和傅柏钦吃完早餐之后,正准备研究男朋友送的钥匙,这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

姜怀走过去打开之后发现居然是秦峥。

姜妈妈和姜爸爸都在,秦峥看向里面:“阿姨,我想和姜怀说几句话。”

想到昨晚的事情,姜怀回头看了爸妈一眼后,和秦峥走出去站在花园里。

秦峥看着姜怀,收紧手,才哑着嗓子道:

“姜怀,你可不可以,不要和傅柏钦在一起?”

“什么意思?”姜怀抬起头,看向秦峥。

下一秒却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他预料之外的神色,一向骄傲自负的秦峥狼狈不已,眼底血丝密布,像是一晚上没有睡着。

姜怀在怔了一下之后,心底隐约有种预感,有关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秦峥。

他皱了皱眉,却听见秦峥道:“对不起。”

秦峥有些自嘲:

“我好像——喜欢你。”

“如果不是昨天的嫉妒,我可能永远也发现不了,姜怀,我对你好像和当初你对我的喜欢是一样的。”

他嗓音艰涩,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很难过很难过才说出来。

叫姜怀微怔了一下。

我对你的喜欢和你对我的喜欢是一样的,如果当初姜怀听见这句话肯定会很高兴,可是现在,他已经有喜欢的人和男朋友了。

两人目光对视,姜怀垂下眼:“秦峥,我有喜欢的人了。”

心里早就知道答案,被拒绝也是意料之中。

秦峥勉强抬头笑着问: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问的是——姜怀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傅柏钦的。

姜怀想了想——“大概是从画漫画开始吧。”

之前傅柏钦在姜怀心中虽然优秀无比,但因为高岭之花的性格,只是一个可靠的室友。大概是从画漫画的时候开始改变的吧。

他一点一点的了解傅柏钦,也慢慢喜欢上了傅柏钦,只是早晚的事情。

秦峥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却扯了扯嘴角。

——是他介绍傅柏钦给姜怀的。

是他自作自受。

即使是早就知道,心底还是一阵闷涩的滞痛。

秦峥对上姜怀眼睛,有些茫然,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再也映照不出他了。

他好像——彻底失去姜怀了!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868045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