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推荐阅读: 判官七天七夜皇贵妃我有一个祸水群难哄乐可(校对版+番外)台风眼暖风不及你情深残次品我亲爱的法医小姐燃情仕途神明今夜想你弃宇宙我有好多复活币燎原提灯照河山梦河夜航明日星程人类灭种后我成了全宇宙最靓的崽提灯映桃花

空中餐厅升到最高处,姜怀没忍住向下看了眼。

他虽然胆子大,但这种悬在空中的感觉还是有些刺.激。

姜怀迅速地收回目光来,看向对面傅柏钦。

“你不怕吗?”

傅柏钦神色自然:“还可以。”

虽然说着还可以,但是姜怀看起来对方像是完全不怕一样,这时候还瞥了眼下面。

姜怀顿时佩服的不行。

不远处男女情侣各是一对,就只有他们这对室友干巴巴的坐在上面,叫他觉得有些微妙。

傅柏钦笑了一下:“要拍照吗?”

“什么?”姜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可以发在朋友圈里炫耀?

姜怀平常从来不做这种晒照的事情,不过今天好像也还可以啊。毕竟来都来了,也是很难得的一次体验。

他拿出手机来,拍了一下周围,又小心地对准菜品拍了下去。

在拍好之后才编辑了一条文案发在了朋友圈里。

“打卡。”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莫名的也有些契合傅柏钦的风格。

姜怀收了手机后,没想到没一会儿,他朋友圈里就收到了一群点赞。

老大老二睡醒来看到姜怀居然跑到空中餐厅去打卡了,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猛人。”

“你还真去了啊?”

照片底下的留言越来越多。

另一边,一个朋友在吃烧烤时拿出手机来,就看到了姜怀的朋友圈,在点开照片后也惊了一下。

“嚯,姜怀去空中餐厅了啊。”

秦峥听见姜怀名字后抬起头来。自从姜怀把他联系方式删除,又躲着他之后,他这两天心情低落。

这时候和朋友出来喝酒,没想到却听到了姜怀的名字。

因为没有姜怀联系方式,看不见对方朋友圈,在听到对面人的话后秦峥抬起头来。

“什么空中餐厅?”

其他人还不知道姜怀和秦峥闹掰了。在听见秦峥的话后,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

“你看。”

“就是咱们市最近新开的,很火的那一家。”

“据说还挺好玩的。”

空中餐厅很有名,他们这些爱玩的多少也都听过。

“大壮还说过几天带女朋友过去尝试呢。”旁边一个男生摇头感慨。

带女朋友……

秦峥回过神来,看向姜怀照片里的内容。

姜怀没有拍人,只是拍了从高空往下的风景,还有桌面上的菜品。

只是叫秦峥莫名有些在意的是——姜怀对面应该是坐了人的。

是谁?

是谁陪他一起去了空中餐厅?

脑海中这个念头冒出来,叫他有些不舒服。

旁边人看秦峥拿着手机半天不动,这时候不由有些奇怪。

“怎么了这照片?”

“没什么。”

秦峥眉头皱起。

姜怀除了他之外,应该还有别的朋友。和朋友一起出去打卡网红餐厅,也再正常不过。他心里想着,握紧了酒杯。

目光却看到了朋友圈里的评论,是姜怀宿舍老大的评论。

“嚯,乍一看还以为你在约会呢。”

“这氛围还真像情侣餐厅。”

什么情侣餐厅,姜怀只是和朋友一起吃饭而已。

朋友圈里刺眼的字体出现,秦峥脸色难看。在旁边人叫了两声之后才回过神来,把手机给对方。

刚才还聊天热闹的几人声音小了点,不知道怎么了。

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秦峥回过神来:“你们先吃吧。”

“我走了。”

他站起身来,其他人奇怪的看着秦峥离开。

不知道这位少爷最近是怎么了?

心情这么差?

秦峥一个人回去,站在窗前看着对面姜怀的窗户,隔着有些距离,其实看不太清。

但是秦峥记得那时候每次放假,姜怀卧室的窗户亮起来时他就知道姜怀在家,那时候一定会去找姜怀。

他带着姜怀一起去游戏厅玩,一起吃路边摊烧烤,一起去餐厅打卡。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陪姜怀做那些事的人一直是他。

秦峥看着一片漆黑的窗户,似乎想到了那时候他大半夜的带着姜怀从家里跑出来,两人去市区买画板的场景。

姜怀那时候家里不让学画画,他和姜怀计划了好多天,才攒够钱一起偷跑出去买,只是半夜那家美术店早就关门了。

秦峥想着想着,忽然笑了起来,捂着眼睛,似乎还能想到两个人面对关了门的美术店面面相觑的样子。

最后怎么样了呢……

他们拿着攒的钱,最终去吃了烧烤。

秦峥低头看向手机,脑海里却还在想着那张照片。

可是现在姜怀删了他的微信,有了别的会陪他一起做这些事情的人吗?心里陡然像是被重锤砸下,叫秦峥无端有些难受,指节攥的发麻。

手机嗡嗡响着,一瞬间忽然将他脑海里的烦躁放大到了极致。

……

姜怀不知道秦峥通过别人的手机看到了他发的朋友圈,他在拍完照和傅柏钦用晚餐之后就从餐厅里下来了。

晚上在空中还是有些冷,傅柏钦怕他感冒,呆了一会儿就下来了。

姜怀满足猎奇心理之后,这时候也完成了心愿,没有多想要常驻空中。他下来后看向傅柏钦还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你了。”

知道他喜欢空中餐厅还特意带他来这儿。

傅柏钦抬起眼:“不客气。”

姜怀一直穿着傅柏钦的外套,两人从餐厅里出来,外面微微起了些风,即使是下来在陆地上还是有些冷。

姜怀皱了皱眉:“你把衣服穿上吧?”

“我不冷了。”

其实还是冷,但是这是傅柏钦的衣服,这会儿外面降温姜怀也不好意思一直穿着。

傅柏钦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揉了一下姜怀头发。

“走吧,马上进车里了。”

他替姜怀拢了拢衣服之后,忽然笑了一下:“挺傻的。”

姜怀:……

傻什么?

他有些茫然:怎么就傻了?

一直到坐在车上他还在想这句话。

傅柏钦在车上就开了空调不怎么冷了,姜怀拉下衣服转头看向他。青年开着车,在红绿灯停下时才看向姜怀。

“看什么?”

“没什么。”姜怀收回目光来,正好这时手机嘟嘟的响了起来。

老大老二在朋友圈留言之后见姜怀这厮放了照片就跑,这时候忍不住在群里声讨他。

姜怀点开手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看着老大老二又恐高又想玩的样子,勉强安慰。

“其实也不是很好玩了。”

“就是在上面吃完有点爽而已。”

茶言茶语的几句话,气的老大老二发了一排句号。

老二:……

姜怀怀,你变坏了。

姜怀:有吗?

在气了老大老二几句之后,姜怀才道:“那下次你和老大来,咱们宿舍一起团建上去。”

老大老二想象了一下一群男生在空中餐厅点着烛光浪漫晚餐的样子,打了个寒颤:“那还是算了。”

不过说了这么久,老大才想起来。

“对了,你是和谁一起去吃的啊?”

“这么浪漫。”

老大顿时想到姜怀怀不会谈恋爱了吧?

之前也没有迹象啊,这么迅速?

老二也八卦了起来。

姜怀抽了抽嘴角,看了旁边傅柏钦一眼,在老大老二好奇不已时打字。

“傅柏钦。”

三个字叫老大老二成功的收回了好奇心。

“嗨,原来是傅学长啊,还以为是谁呢。”

“朋友圈都在猜你和谁在一起。”

姜怀笑了笑,收了手机。

在他和老二聊天的时候,车子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快到了小区。姜怀抬起头看着外面的风景才发现:“已经到了啊。”

“嗯。”

傅柏钦应了一声,在将车在停车点停下之后,看着姜怀转过头来。

“姜怀”他忽然开口。

姜怀抬起头来,傅柏钦望向他。

“明天想去哪儿玩?”

明天……想去哪儿玩?

这是一个老板该问助理的吗?

姜怀猝不及防被问,心里痒了一下。

“什么意思?”

傅柏钦笑了一下:“没什么意思。”

他勾起唇角,看着姜怀。

“早点休息。”

姜怀:……!!!

怎么这样啊,这人怎么又在钓他?

傅柏钦没有开车离开,而是在姜怀转身之后,才看着对方背影,过了会儿后点了支烟。

烟味在指尖燃烧,傅柏钦并没有吸烟,一直到姜怀回家给他发了条已经到了的平安消息之后才掐灭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姜怀回去之后他爸妈都在,看他这么晚回来还有些奇怪。

“你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姜怀:“和傅柏钦出去吃饭了。”

“他送我到门口。”

他说完之后坐在沙发上一边和父母聊天,一边看向手机。

刚刚报平安的短信还没有回,姜怀时不时地看上一眼。

这时候姜妈妈发现了他朋友圈里的图片。

“哎呀,你们去空中餐厅打卡了呀。”

“好玩吗?”

“我听人说怪高的。”姜妈妈翻着照片看着。

姜爸爸也凑了过去。

姜怀:“还好,就是有点冷。”

他吃着橘子,这时候看向墙上钟表。

四十分钟了,傅柏钦应该回家了吧。

正想着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姜怀一看,立马就接了起来。

“爸妈,你们先看电视,我回房间洗漱了。”他拿着手机进了卧室。

姜爸爸看着他动作有些狐疑:“这是看见什么了?跟做贼似的。”

倒是姜妈妈看到了刚才手机上备注的名字,笑了一下。

“儿子的私事你管什么。”

两人继续看起了姜怀照片。

姜怀跑进卧室之后拉上帘子,就听见了那边一直不说话的傅柏钦开口了。

“要去洗澡?”

微微低沉的声音响起,叫姜怀耳朵一麻,即使是隔着电话也不自觉红了。

“没有。”

“我糊弄爸妈呢。”

“你回去了吗?”他迅速的转移话题。

傅柏钦似乎能想到电话那边狮子兔不好意思的样子,走出电梯。

“回来了。”

傅柏钦打开房门,两人在电话里很久都没有说话,只听着彼此的动静。过了会儿后,姜怀有些不自在道:“你回去那就好了,我挂了。”

分明没有聊什么内容,他声音小的像是做贼一样。

傅柏钦笑了一下:“嗯。”

在应了声后,看着姜怀匆忙挂断了电话,靠在浴室里收紧了手。

姜怀好像……对他也不是没有感觉。

姜怀挂断电话之后趴在了床上,这时候捂了捂耳朵。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不好意思什么,分明是傅柏钦钓他的呀。

他用小恐龙枕头捂着自己耳朵一会儿,松开枕头,这时候拿出手机来,忍不住在帖子里更新了新的一天。

“我们今天有肢体接触了。”

“他还带我去打卡了之前一直很想去却又找不到人陪我去的空中餐厅。”

他抿了抿唇,在闭眼更新完之后就立刻下线,生怕看到网友又起哄。

只是姜怀翻过身来,看着头顶上的灯光想着:傅柏钦为什么钓他呢?

第二天,姜怀比昨天睡的好了些,早上起来之后看了眼手机。距离闹钟响起来还有半个小时,他比昨天起来的早了。

姜怀没有立即起床去洗漱,而是趴在床上,漫无目的刷着手机。

昨天传给编辑的漫画已经被发出去了,热度空前高涨,直接冲到了平台第一。

姜怀点进去第一眼就是#白狼人形#。

忍不住勾起唇角,他昨天应该画的不错吧?

然而下一秒,猝不及防,姜怀又看到了下一个热词。

#狮子兔白狼热.吻.#

姜怀:……

他什么时候画过这个了?

姜怀皱了皱眉,点进去之后发现是粉丝们激动的脑补。

“就这氛围,就这环境,不得来个热.吻.?”

从来没想过的方向出现,姜怀眼睛微微睁大,忽然想到:狮子兔和白狼没亲过,但他之前和傅柏钦却有个……意料之外的.吻.。

他微微闭了闭眼,在看到粉丝们激动脑补时有些心虚,悄悄的退出了网站。

这时候让他心虚的那个人却发来了消息。

“今天不用工作。”

不用工作……是要干嘛?

姜怀想到了昨天晚上傅柏钦问他:今天去哪儿玩。

所以,今天一整天都可以玩?

姜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顿了一下:“我还没起床。”

傅柏钦那边停了会儿,似乎笑着发了条语音。

“嗯。”

姜怀耳朵微红,起来进浴室里洗漱完之后,又看着外面的天气换好衣服。

他爸妈还以为他要出去上班,今天特意带了早餐给他。

“这是两人份的早餐,还有小傅的。”

“你记得给人家啊。”姜妈妈笑道。

姜怀点了点头,接过了两份三明治和牛奶带出了门。

然而今天的小助理根本不用去上班,在小区外面就坐上了车。

傅柏钦看他拿着的东西挑了挑眉。

“这是什么?”

“我妈妈给你带的早餐,尝尝。”

他将三明治给傅柏钦,自己也打开咬了一口。

傅柏钦接过来:“谢谢。”

姜怀抬起眼:“里面没有你不吃的菜吧?”

他记得傅柏钦是不挑食的。

傅柏钦摇了摇头:“没有。”

姜怀吃了三明治之后才看向傅柏钦。

“所以今天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傅柏钦笑了笑:“嗯。”

“昨天不是漫画画完了吗?今天可以休息了。”

姜怀喝着牛奶想着,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我们能去爬山吗?”

“我今年还没去爬山过呢。”

姜怀热爱一切户外运动,尤其是环境很好的山林。

他看向傅柏钦。

傅柏钦拿出手机来查了查:“附近有一座白雾山。”

“去吗?”

姜怀眼睛一亮。

两人吃完饭之后去买了些登山的用具。

他们并不准备走景区的台阶通道,而是准备从给徒步者专门开放的山路里往上爬。

因为越往上山路越寒冷,两人都买了冲锋衣还有一些取暖的东西,这才开车来到山下。

姜怀深吸了口气,只觉得一进入山里什么都好了。

今天并不是有大太阳的那种天气,空气中雾蒙蒙的,很清爽。

姜怀转过头去,就看到傅柏钦将登山杖递了过来。

“走吧。”

姜怀记录了一下时间,接过装备,和傅柏钦一起往上爬。

傅柏钦户外运动方面是强项,虽然之前在宿舍里从没有表露过。但是一开始爬山,姜怀就看出来了,这时候惊讶地转过头去。

傅柏钦神色自然。

“之前一个人在外面也一直爬,当做锻炼身体。”

姜怀想到了对方的腹肌,有些羡慕。

难怪身材那么好,他什么时候也能练出那样的腹肌啊。

不过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后,姜怀连忙收回心神来。

两人爬了一个小时之后有些累了,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傅柏钦递过来一瓶水。

姜怀靠在树边喝了口之后,又继续往前走。

山林里露水大,姜怀眼睫都被打湿了,水珠湿漉漉地滴落在皮肤上。

在又走了会儿到了山腰上之后,姜怀忽然有些惊喜。

“看那边!”

傅柏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几只动物。

这边是开放的徒步区,在景区管辖内会有一些无害的动物时不时的出没,之前在搜索的时候就有看到。

几只不大的小鹿远远地站在另一边,隔着一丛丛树木望着这边。

姜怀简直兴奋死了,在动物园专门去看这些东西和忽然遇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看着小鹿不怕生的跑过来,这时候忍不住拍了张照片。不过很快的,就有大一点的鹿带着那几只小鹿走了。

姜怀一直看到那群动物离开之后,才转过头去看傅柏钦,一句话也没有说。

但是奇异的傅柏钦却理解姜怀的兴奋,这时候忍不住眉眼都柔和了下来。

“这么喜欢?”

他伸手揉了揉姜怀头发,心里居然有种——如果姜怀喜欢,甚至每天都可以来这儿的荒谬想法。

这对于一向理智的自己来说,简直是昏了头了。

但是这会儿他却就是这样想着的,只要姜怀喜欢,什么都可以。

两人目光相对,姜怀收回目光来,笑了一下。

“走了走了。”

“继续往上爬吧。”

这座山并不是很高,很适合一天之内结束行程的徒步者,但是山里的环境却实在很好。

姜怀心情不自觉平静下来,跟着傅柏钦继续往上。

偶遇小鹿的照片出现在朋友圈里,姜爸爸点开之后还有些疑惑。

“这不是去上班了吗?哪儿来的鹿?”

可惜姜怀什么也没有说。

姜怀和傅柏钦又花了三个小时时间才到山顶,山顶上和正常景区没有什么区别,什么设施都有。

姜怀累的不行,一下坐在了亭子里。

傅柏钦笑了笑:“好玩吗?”

“好玩。”姜怀这时候整个额头都已经被雾水打湿了,抬起头来像是落汤兔一样。

然而傅柏钦却还是一如往常,只是比起之前呼吸有些沉而已。两人稍微解开防护,吹了会儿风才休息过来,准备去找吃的。

周内来山上的人并不多,很多餐厅都空着,傅柏钦看了一家特色的野餐,看向姜怀。

“去吃吗?”

好不容易来山上怎么能不吃这个呢,姜怀点了点头。

两人进了餐厅,姜怀这时候腿软的实在走不动了,完全是属于又菜又爱爬的类型,这时候瘫在桌子上喝水。

傅柏钦点完餐之后过来就看到狮子兔累的耳朵都塌下来的样子,勾起唇角。

“下山的时候可以坐缆车。”

他们上来之后已经下午了,晚上再下山不安全。

姜怀也是这样想的,听见傅柏钦的建议之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餐厅里人很少,除了店员几乎没有别人,外面转过去就是大片的落地窗,映出森林的景象,仿佛还能透过林子,看到里面游走的动物。

这在市区是完全看不见的风景。

姜怀趴着看了会儿之后,忍不住拿出手机来又照了两张。

他平常很少拍照,大概是因为没有什么惊喜的。但是这段时间手机里却新增了不少照片。

姜怀转过头来,看着外面风吹的树林摇晃,在这种环境下心里的疑惑又冒了出来,这时候终于有些忍不住想要问出早就想问傅柏钦的问题。

“今天为什么特意请假来陪我爬山?”

狮子兔的声音不大,在问的时候有些纠结。

傅柏钦抬起眼来:

“我还以为你会再忍几天。”

姜怀:……

再忍几天什么?

他心脏倏地跳了一下,像是有些失控一样想要偏过头去。

这时候服务生过来上了餐品又离开。

过了会儿姜怀听见傅柏钦道:“姜怀,我不会和一个不喜欢的人接.吻.。”

“也不会随便对其他人那么好。”

他说到这儿顿了顿:“我没喜欢过别人,不会追人。”

“希望这几天不算太差。”

这几天,从了解姜怀的所有喜好开始,像所有心跳热烈的年轻人一样,追求自己喜欢的人。

游戏厅,空中餐厅,爬山,将自己融入姜怀的世界里。

哪怕那是他之前并不了解的东西,但是傅柏钦都在为了姜怀去试一试。

他说出口时自然,但是握在杯子上的手却不自觉的收紧了些。

傅柏钦难以想象,自己其实也有这么紧张的一天,超过以往所有,叫他忍不住笑了一下。

姜怀舒了口气,微微眨了眨眼。

那层挡在他眼前的纸张仿佛在此时被戳开,叫人豁然开朗。

傅柏钦真的——喜欢他?

其实也不是没有察觉,只是暗恋秦峥失败的惨痛代价还在,叫他面对感情时难得的有些退缩。

不敢想会是自己脑海里的答案。

即使是种种迹象表明,他对傅柏钦是特殊的。

耳边树林的风声还在响起。

姜怀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傅柏钦却抬起眼睛,笑了一下:“本来是想回家的时候告诉你的。”

“姜怀,我不是圣人。”

“喜欢的人就在面前,好像也会患得患失。”

即使是日常冷漠如同.精.密的机器,可在面对喜欢的人时,傅柏钦也会如同常人。

冷漠强势的人告诉自己患得患失,远比所有话还要叫人心底震撼。心脏像是被攥住一样,姜怀头脑轰然炸开。

傅柏钦说完后收回目光:“吃饭吧。”

姜怀眨了眨眼睛:“你不要回答吗?”

他以为傅柏钦说出来是希望得到一个答案。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傅柏钦并没有让他立即回复,而是给了他思考时间。

姜怀握紧了勺子。

傅柏钦看着他:“你可以等到想告诉我时再告诉我。”

他偏过头去。

姜怀一下午都在想傅柏钦的话,一直到回去的时候,还有些无法回神。

——傅柏钦喜欢他。

那么优秀的傅柏钦真的喜欢他。

心底的不真实感渐渐驱散。

姜怀握着安全带,忍不住偷偷看向傅柏钦。

他喜欢傅柏钦吗?

以往所有亲密的举动浮现,他和傅柏钦在相处中早就过了界。

如果将傅柏钦换成老大老二任何一个人,他会像现在和傅柏钦这样亲密吗?

在这个问题浮现时,姜怀收紧手。

在傅柏钦对他特殊的同时,他好像也在对傅柏钦——特殊。!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794017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