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推荐阅读: 咸鱼他想开了嚣张台风眼暖风不及你情深提灯照河山人类灭种后我成了全宇宙最靓的崽我只喜欢你的人设标记我一下明日星程碎玉投珠君有疾否私房医生第九特区燎原老祖宗她是真的狂难哄残次品七天七夜娇鸾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视频会议开完之后,傅柏钦转过头。

“去吃饭还继续画?”

姜怀一般一天要画两幕,刚刚只画了一部分。

姜怀摇了摇头:“先吃饭吧。”

“早上也没吃多少。”

他早上吃的显然比傅柏钦多,只是想起傅柏钦早上没吃什么饭,所以才想先去吃饭。

傅柏钦笑了一下,关了电脑,站起身来。

“楼下商业街最近新开了很多好店,可以去看看。”

姜怀点了点头。

他跟着傅柏钦下楼的时候,除了值班人员,很多员工都已经下班了。

两人出来之后,倒是没有像是早上那么多人注视,叫姜怀松了口气,目光转向前面。

“吃涮锅吧。”

“好久没吃了。”

傅柏钦点了点头。

姜怀坐下后想起什么,忽然问:“你那会儿说的早晚得认识是什么意思啊?”

他越想这句话越觉得怪怪的,为什么早晚得认识?

涮锅被端上来,傅柏钦顿了一下,看着姜怀,在姜怀有些狐疑时,淡淡道:“你画漫画会经常过来公司,早晚会遇上他们。”

“所以看见也都一样。”

是吗?

姜怀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只能暂时将疑惑压了下去。

涮锅新鲜又好吃,姜怀和傅柏钦涮着吃着牛肉,这时候将刚才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傅柏钦给他夹了一块毛肚,这时候开口问:“什么时候考试?”

姜怀眨了眨眼:“就这几天了。”

“后天早上好像就有一场。”

考试时间并没有集中安排,而是分散考试,各个学科也不一样。

后天早上姜怀就开始陆续进入考试周了,傅柏钦点了点头。

“马上就放暑假了。”

他一提,姜怀也才反应过来:“是啊。”

“马上暑假了,你暑假还是呆在A市吗?”

他们可以正常放暑假,但是傅柏钦有公司运转,即使是放假了好像也等于没放啊,姜怀不由有些同情地看向他。

傅柏钦看出狮子兔的眼神,微不可察的垂下眼。

“嗯,一直在A市。”

“你画漫画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姜怀的漫画才画了一半,还有一半没画呢。要是傅柏钦不在,确实无法完成。听见对方的话,姜怀松了口气:“那太好了。”

“暑假我一直都有时间,到时候过来找你上班。”

他开了个玩笑,傅柏钦倒是真的挑了挑眉。

“当我助理吗?”

姜怀:……“啊?”

可是他的专业和傅柏钦公司完全不搭边啊,他父母倒是挺想叫他暑假出去自己锻炼的,但再锻炼按照姜怀的估计,他也应该找一个美术相关的实习公司呆着。

看着姜怀愣住,傅柏钦笑了一下。

“不需要做什么,只要每天端茶倒水,浇浇花就行了。”

“顺便画画你的漫画。”

这么好?

这还是助理的工作吗?

姜怀有些怀疑。

傅柏钦勾起唇角:“你应该也不想在家里呆吧。”

这句话倒是说中了,姜怀家和秦峥家里离得近。

他比赛结束之后会和秦峥说清楚不再做朋友,把秦峥微信删除,到时候两人家里离的近就会有些麻烦。

姜怀抿了抿唇。

傅柏钦喝了口水,神色淡淡:“如果表现良好,还能够免费住宿。”

姜怀:……

对面的人要不是傅柏钦,他都怀疑是骗子了,专骗好吃懒做的大学生之类的那种。

然而暑假不想回家又真的很懒散的姜怀可耻的心动了。

在傅柏钦淡淡看着他时,不好意思道:“我考虑一下。”

“完了打电话和家里商量商量。”

傅柏钦看出姜怀心动了,也不逼迫,只是点了点头。

“帮我向阿姨问好。”

提起这个,姜怀表情就有些奇怪。上一次在KTV里傅柏钦不过是跟他妈妈聊了两句,他妈妈就对傅柏钦印象极好,好几次在他面前聊起傅柏钦,明里暗里的想要让傅柏钦去他们家做客,叫姜怀莫名感觉有些奇怪。

他古怪地看了眼高冷的室友,实在搞不通他和自己妈妈怎么会突然投缘。

两人吃完饭回了办公室,这时候在所有工作结束,整栋大楼里就连助理都去享受周末了,只有零星的两个前台的轮班人员在。

姜怀和傅柏钦上了电梯之后,整栋楼都安静下来。

他转过头,看向值班的员工。

“我上班暑假会不会像这样加班?”

周末还要上班,姜怀眼前就是一黑。

傅柏钦笑了一下。

“不会。”

姜怀勉强放下心来,然而他又一想,他给傅柏钦当助理,傅柏钦这个老板都要上班,他难道要坐着睡觉吗?

想着傅柏钦在外面开会,自己在里面睡觉的样子,姜怀都把自己逗笑了。

回到办公室后,他休息了会儿看向傅柏钦。

傅柏钦转过头来。

“开始?”

姜怀深吸了口气:“那开始吧。”

“早点结束,早点回去。”

他又重新抱出工具来,看着上一幕画的东西。

上一幕已经画到了白狼发现狮子兔的日记。

在看完之后,迟疑了一下,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将日记又放了回去。

接下来几天,场景转换。

狮子兔发现……白狼先生在有意无意的观察它。

姜怀将两只动物的视角画了出来。

狮子兔虽然看不见,但是感觉却十分敏锐。在奶茶店忙碌的时候,每当白狼看过来,尾巴拂过桌面时,狮子兔的耳朵都能捕捉到。

姜怀将站在门外发传单的狮子兔画出来之后,这次将两只兔子耳朵特意高高的竖了起来。

在发完传单之后,懵懂的狮子兔回头冲着白狼先生笑了笑,完全不管白狼先生为什么看它。

姜怀画完狮子兔之后,揉了揉手腕,想着之前在傅柏钦开会时构思的一幕。

甜兔子奶茶店每天都有进账。

这一天,狮子兔和白狼在结束营业之后,正数着今天的存钱罐,这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几个在街边流窜的兽人盯上了这家店。

原本那些流窜兽人对这家狭小的奶茶店不感兴趣,但是这几天奶茶店的收益太好了,连它们都有些眼红。

在深夜小巷子里人少之后,几只黄鼠狼商量了一下,准备对狮子兔下手。

至于白狼。

一开始,几只黄鼠狼兽人还有些担心店内的白狼。但是在发现这只白狼只是普通动物无法变成兽人之后就放下心来。

既然无法变成兽人,那就好对付多了。

姜怀在查阅资料之后将黄鼠狼的形象设计了出来。

深夜里几只黄鼠狼围着奶茶店,却不知道身为奶茶店的店长,狮子兔此时正在研发一种新的甜品来吸引顾客。

厨房里踢哩嗵咙的,都被闷在了盖子里。

不怀好意的黄鼠狼们挖洞溜进了厨房里,几只在外面盯着白狼,剩下的都进了厨房,想要到厨房抓住那只看不见的兔子兽人,威胁白狼交出存钱罐。

然而在刚挖洞进入厨房的一瞬间,漫画上的画风陡然就变了。

黄鼠狼兽人舒展身形,刚变成人类,忽然就看见一阵天旋地转。

一个白色的圆形黑心物体以不可思议地速度快速的向它冲去。

两只黄鼠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砰”的一下,被白色的物体打在了眼睛上,顿时一声尖叫晕了过去。

一只黄鼠狼捂着眼睛躺倒在地上,姜怀继续画。

狮子兔最近正在尝试食谱里很火爆的炸汤圆。

在汤圆入锅的一瞬间,像包子一样大的汤圆就开始在厨房里活蹦乱跳,四处飞溅。好在狮子兔站在安全的地方,不至于被溅上。

然而偷偷进来的黄鼠狼却都被炸锅里的汤圆无差别的攻击上了。

滚烫的汤圆打在脸上,吓黄鼠狼们吱哇乱叫,这时候争先恐后的打开厨房门想要冲出去。

在第一声尖叫声响起时。

白狼就察觉到了不对,这时候身上气势陡然变了,眯起眼睛,迅速地掠到了厨房门口。就撞上了慌不择路,抱头鼠窜从里面逃出来的黄鼠狼。

半个小时之后,狮子兔先生茫然的听着被五花大绑的黄鼠狼们的哀嚎声,在白狼先生的指挥下拨打了兽人处理中心的电话。

剧情有点好笑,姜怀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轻咳了声,眼睛亮晶晶的沉浸在接下来的剧情中。

在几只黄鼠狼被带走之后,狮子兔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迟钝的脑子开始转动了起来。

“刚才有兽人入室抢劫?”

迟钝的兔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白狼从桌子上跳下来,在检查了一遍奶茶店的漏洞之后,这时看着被吓到的兔子……眯起了眼睛。

姜怀画到这儿停了下来,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傅柏钦。

“如果你的朋友受到惊吓的话。”

“你会怎么安慰?”

你的朋友开头通常指的是自己。

傅柏钦看向姜怀。

这段时间他都在姜怀身边,姜怀不可能受到什么惊吓,所以是在问……漫画里的情节?

他一瞬间想到,这时候见姜怀好奇地看着他,开口道:“我会拥抱他。”

傅柏钦眼眸深了些。

拥抱他?

姜怀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因为傅柏钦有洁癖,实在看起来不像是会拥抱朋友的人。

然而在对上傅柏钦眼神时,姜怀心底莫名的闪躲了一下。

傅柏钦垂下眼:“当然。”

“拥抱仅限于特定的——朋友。”

特定的朋友,是什么朋友呢?

狮子兔和白狼应该算吧?

姜怀忍不住发散思维想着。他一边思索一边画着,过了会儿后,看向漫画。

白狼眯起眼睛靠近了狮子兔。在狮子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白狼用狼尾圈在了怀里。

冰冷的狼首微微俯下,落在了兔子毛茸茸的脑袋上,将兔子完全笼罩了起来。

这是属于动物间的拥抱。

姜怀抿了抿唇。

狮子兔察觉到白狼先生的举动,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在白狼先生圈住它时,这时候试探着探出脑袋,两只兔子耳朵从狼毛中冒了出来。

“白狼先生是在……安慰我吗?”

灵感一缕缕浮现,姜怀画的时候没有发现不对,脑海中完全将傅柏钦代入了白狼。

在“拥抱”两个字再次出现时,他脑子里一炸,手中不由自主地画出了接下来一幕。

也许是狮子兔太高兴白狼先生的亲近了,在没听到白狼先生的声音之后,它冒失伸出脑袋来。

然而这个举动却正好让兔子耳朵蹭在了白狼脸颊上,随着白狼转身,兔子嘴巴也擦过了白狼狼毛。

过分亲昵的动作,叫两只动物同时微微一僵。

姜怀将最后一幕画出来,看着白狼。脑海中的白狼先生却忽然换成了傅柏钦。

在察觉到想象中的兔子被代入自己时,姜怀才清醒过来,有些惊讶。

傅柏钦看着姜怀画完之后,神色迟疑,不由看过来。

“怎么了?”

“没什么。”

姜怀回过神迅速地摇了摇头,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时有些尴尬。

“我就是画到一个场面,有些熟悉而已。”

他眨了下眼睛,想要将刚才脑海里的代入感彻底忘记。

画家沉浸式入画是常有的事情,姜怀,不要胡思乱想。他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才稍微冷静了些。

姜怀原本是对新画完的漫画十分喜欢,画完之后准备自己再看一遍的。但是这会儿目光却不敢再落到上面了。

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

傅柏钦看出姜怀局促,对他刚才画了什么,倒是有些好奇,微微眯了眯眼。

姜怀心底古怪于自己居然想到了他和傅柏钦贴贴,在勉强维持着表面淡定之后,假装若无其事的将漫画发给了编辑。

……

因为这件事,一连两天,姜怀都不敢看漫画评论,担心看到什么叫他尴尬的东西。

虽然只是两只动物贴贴而已,但是或许是因为姜怀在画完之后想到了他和傅柏钦贴贴的样子,这时候莫名的心虚。

编辑一连发过来了好几个链接,都是夸他的。

姜怀却瞥了眼,迅速的收回了目光。

这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姜怀看了眼消息。

——是秦峥。

从傅柏钦公司回来之后,姜怀已经好几天没有去看秦峥训练了。

不过在那天说开之后,秦峥训练起来就很认真了。发过来的视频和队友的反应都恢复了正常。

他今天发消息是说关于明天比赛的事情的。

姜怀点进去,看到秦峥发过来了赛程安排,然后小心翼翼的问。

“你明天下午没有考试吧?”

姜怀这周已经进入了放假考试周,今天早上刚刚考完了一门课,下午还有一门。

不过明天……

姜怀看了眼考试安排表。

“没有考试。”

秦峥顿时高兴了起来:“我给你留了座位。”

“今晚把票给你。”

姜怀叹了口气:“今天不是有考试和训练吗?”

“正好老二今天考试和你在一栋楼里,你把票给他,让他带回来就行。”

“也行。”

秦峥没有多想,回应了之后,收了手机。

姜怀转头给老二说了之后,这时候心中忽然安定下来。

明天秦峥比赛完,好多事情也就可以解决了,他松了口气。

傅柏钦刚刚也听清了他和老二的对话,在听到篮球场的票时挑了挑眉,看向姜怀。不过一瞬间就收敛了眼神。

“走吗?”

姜怀点了点头,他下午还有一场考试,现在也该走了。

两人去了三教,姜怀刚要进去后,傅柏钦忽然开口。

“姜怀。”

他叫了一声姜怀名字,姜怀回过头来,却看到他最终只是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

“好好考试。”

姜怀怔了一下,之前画漫画时代入自己和傅柏钦贴贴的尴尬在这会儿微微消退了些,他还是开口:

“我加油。”

他复习的很扎实,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傅柏钦看着姜怀进了考场,这时才收回目光来,往导师办公室走。

……

“你这几天心情不好?”

教授看着傅柏钦低头工作,有些奇怪。

傅柏钦抬起头来:“没有。”

然而老教授却摇了摇头:“不像是没有啊。”

“是不是那个小同学最近没有找你?”

他对引起傅柏钦情绪波动的姜怀很好奇,这时候忍不住打趣。

傅柏钦眼眸顿了一下。

也不是没有找他。

只是那天画漫画结束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姜怀这两天有些不敢看他。

而且……明天就是秦峥比赛了。

傅柏钦心里知道很没道理,他早知道姜怀喜欢过秦峥,到现在去看秦峥比赛很正常,这也是姜怀陪练了这么久的心血。

但总是在所难免的,或许即便是圣人,也无法例外的有……暗恋者的情绪。

傅柏钦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他在姜怀面前收敛了心中所有的情绪。

老教授摇了摇头,看着他闷葫芦的样子,抽了抽嘴角。

……

第二天,姜怀在早上复习完之后看了眼时间。

他没有一个人去看秦峥的球赛,而是叫上了老二一起。

秦峥在姜怀带着老二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

老二是从别人那里拿的票,和姜怀位置很接近。两人入场的时候,秦峥已经在篮球场中了,只能远远的打声招呼。

队伍里教练在说些什么,秦峥收回目光后认真听着。

姜怀听见老二叫他转过头来。

“怎么了?”

老二:“没什么。”

“给你奶茶。”

“哪儿来的这东西?”姜怀看着杯子有些惊讶。

因为早上都有考试,他和老二中午走的时候有些匆忙,根本没来得及买什么。

刚刚坐下的时候他还在想篮球比赛几个小时,大热天坐在这里很容易口渴。

老二闻言忍不住贼眉鼠眼的笑道:“还能有谁啊。”

“傅学长走的时候让我带给你的。”

沾着姜怀的光,连他也蹭了一杯奶茶。姜怀怔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傅柏钦带给他的。

微微眨了眨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姜怀隐约能够察觉到,傅柏钦好像不太喜欢自己在他面前谈论秦峥。

姜怀这两天也就没有和他讲秦峥篮球比赛的事情。

而且,上一次他看着傅柏钦的脸代入了自己不自觉地画出了贴贴的漫画,总叫姜怀有些不自在,两人这两天就很少交流什么了。

谁知道今天,傅柏钦居然让老二给他带了喝的,还是那家需要排队的热奶茶店。

姜怀握着热奶茶,心里微微有些不是滋味。

这时候,第一场比赛已经开始了。

秦峥回头向他看了一眼,这时候听着教练指挥。

姜怀坐在热闹轰轰的篮球场里,听着身边的人讨论着哪队会赢。

耳边喊着秦峥的名字的不在少数,姜怀这时候心里想到的却是傅柏钦。

——他现在也在心情不好吗?

这个念头倏然冒出来。

姜怀打起.精.神来努力看着球赛,在秦峥进球时跟着加油,然而脑海中却总是乱轰轰的。

老二作为真球迷,这时候已经看兴奋了,站起来跟着前面的老哥两个一起加油。

姜怀看了会儿,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忽然给傅柏钦发了条消息。

“谢谢你的奶茶。”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人之间仿佛有一层无形的隔.膜,在姜怀看不清的时候,无法打破它。

这时候只能干巴巴的发了这么一句。

傅柏钦低头看着姜怀发过来的消息,指尖顿了一下。

“不客气。”

兔子头的表情包再次冒出来。

傅柏钦想要说什么,在这时挑开那层遮住姜怀眼睛的隔膜,但是却忍住了。

看着姜怀一连发过来了三个表情包,忽然笑了一下。

“晚上回来说。”

姜怀在耳边呐喊声中低下头去,看到傅柏钦简短的消息,慢慢的眨了眨眼。

晚上回来说?

所以……现在也不是特别生气?他想着。

老二这时候拍了姜怀一下:“秦峥他们已经赢了一场了。”

“一胜一负,就看这一场了。”

因为刚刚输了一场,场内的气氛不是很好。

秦峥表情严肃,这时候正皱着眉头说什么。

短暂的休息了几分钟之后,秦峥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姜怀。

两人目光相对,姜怀眉梢放松下来。

“加油。”

他笑了一下,秦峥像是得到鼓舞一样,愣了一下之后,之前输球的烦躁褪去,这时候神色更加严肃。

姜怀在看着。

他说过会赢的。

一定要赢!莫名的坚持出现,秦峥收紧手,安排下一场战略。

其他人都发现,秦峥身上气势变了,不由自主的更认真了些。在休息时间过去之后,秦峥给兄弟们都打了把气,这时候笑了下进了场地。

最后一场打的格外激烈,现场的球迷们都快叫破了体育场。

姜怀也看的很认真,秦峥没有一次像是现在这么投入,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赢这一个念头。

只想赢,赢给姜怀看。

他深吸了口气,在转身之后跳起来拦截住了球,迅速运球。

场面十分激烈,老二忍不住感慨。

“真.精.彩啊,好久没看到秦峥这么认真的。”

“对面也是厉害。”

对面的球队也是赢了几场上来的老球队,和秦峥他们不遑多让。

虽然现在比分平了,但是老二第一次觉得秦峥他们队有些危险。

“对面看着更默契啊。”

秦峥虽然有意配合,但短时间内还是没有像是和姜怀打球时一样默契。

姜怀静静地看着,十分钟过去,秦峥忽然回头看了眼。

只是很轻微的一眼,甚至很多球迷都没有发现。这时候就接过了球,跳起来投了进去。

很快的,秦峥又进了一个球。

场面顿时失控了起来,老二再次站了起来。

“我收回刚才打脸的话!”

“秦峥进球了!”

周围一片尖叫声,姜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峥在连进两球之后,终于拉开了胶着的状态。

对面几人几次拦截秦峥都被躲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最后裁判哨声响起的时候,拿着秦峥他们队球衣的人都大叫了起来,高兴的从座位上蹦起。

姜怀也站起来跟着大家一起鼓掌。

秦峥在赢了之后,擦了擦汗,第一时间看向观众台,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姜怀。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叫秦峥喉底有些哽涩。

汗水模糊了眼睛,在全场的尖叫里,他忍不住笑了笑。

耳边队友和教练的声音响起来,接下来还要去领奖。秦峥在看着姜怀还在之后,收回了目光,跟着队友们被球迷包围。

姜怀看着秦峥赢了,这时候放下了心来。

心底长久的重担像是卸下了一样,他也放开了手,看着秦峥离开,过了会儿收回了目光。

看着老二还在成为尖叫猩猩,姜怀转头拍了拍他肩膀。

“我先回去了。”

姜怀喜欢热闹,但这里热闹的人群不属于他,只属于赢了的秦峥和他的队友。

老二叫完之后回头有些诧异:“你晚上不一起去参加庆功宴?”

老二他们和秦峥篮球队的人也都熟,知道晚上肯定有庆功宴,到时候还准备叫上姜怀一起参加呢。

姜怀摇了摇头:“我就不了。”

“你去吧。”

老二有些疑惑,但以为姜怀晚上有事,就也没多想,点了点头之后向姜怀摇了摇手。

姜怀绕过欢呼的同学离开了座位,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一个人离开了篮球场。

因为秦峥他们夺冠,不少球迷都往体育场赶,有些对篮球不感兴趣的也过来凑个热闹。只有姜怀一个是往外走的。

他走出体育场之后,这时候停了下来,打开了微信。

秦峥的头像跳了出来,两人的对话还停留在让老二带篮球赛的票上。

姜怀这次没有再犹豫什么,将早就在心底想要说清楚的话编辑出来。

在帮过秦峥一次之后,之前的人情也算是偿还了,姜怀舒了口气。从现在开始,秦峥不需要再担心有一个暗恋自己需要绞尽脑汁让对方放弃的朋友了,而姜怀也不必总是沉浸在过去里。

暗恋失败之后,尴尬的朋友关系也该结束了。

在想好之后,姜怀忽然笑了一下,在真心的恭喜秦峥夺冠之后,将编辑好的短信发了过去,点动了删除键。

秦峥的头像从列表里移除,姜怀微微放松了手。

……

老大去约会了不在,老二在篮球场里激情尖叫,姜怀回来的时候本来以为宿舍里这会儿只有他一个人。

没想到傅柏钦居然在。

姜怀看到傅柏钦靠在栏杆边,脸色有些苍白,不由皱了皱眉:“你生病了?”

群里老二这时候正直播着比赛进程,因此傅柏钦也知道这会儿才刚刚比赛结束,还没有到领奖的时候。

姜怀就回来了?

他心里想着,一向冷峻的人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

“有些感冒。”

姜怀一听,进来在抽屉里找到感冒药,用热水冲好之后端过来给傅柏钦。

“先喝药。”

“吃饭了没,我去给你买晚饭。”姜怀声音有些懊恼。

傅柏钦听着,转过了头。

“晚上不聚餐?”他开口问。

姜怀摇了摇头:“他们队友聚餐我就不去了。”

“而且”他顿了一下:“我已经还了秦峥的人情。”

“删除了联系方式,也没必要再去了。”

就像他之前说的,他不会再暗恋秦峥,秦峥也不必再为难。所以从容的删了秦峥的联系方式,也是两人现在最好的解决方式。

手机列表里的秦峥消失,置顶的第一位赫然是傅柏钦。傅柏钦在看到姜怀手机时,眼眸微微闭了闭。

“想好了?”他声音有些低。

姜怀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将感冒药水递给傅柏钦时自然道:“早就想好了。”

“其实早就放下了,之前只是不习惯而已。”

“现在也习惯了。”

他摇了摇头,却看见傅柏钦端着药水看了他一会儿之后,忽然笑了一下,骤然垂眸问:

“——所以,现在是单身一个人,没有喜欢和暗恋的其他人了?”!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785116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