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推荐阅读: 跨界演员这题超纲了太岁放学等我犯罪心理恰逢雨连天折月亮默读娇鸾宝贝你是谁职业替身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我亲爱的法医小姐娇妾魔道祖师嚣张标记我一下难哄咸鱼系统带我躺赢[快穿]明日星程

刚才的触感是……

姜怀回过神来,蜷缩着手指,只觉得指尖一阵阵发麻。

傅柏钦喉头滚动了一下。

“抱歉。”

他声音有些低沉,此时嗓音沙哑,莫名有些别的味道。

姜怀指尖一下子烫了起来,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其实也没什么,还隔着手套呢。男生之间这种意外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然而被咬了一下的一瞬间,姜怀自己还是丢人的心跳加速了,这时候整个人就像是只煮熟的大虾。

他尴尬的转过头去:“没什么。”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傅柏钦看着姜怀,正想说什么,这时候老二社团忙完就回来了。

老二一进宿舍就闻到了宿舍里扑鼻的海鲜香气,在嗅了嗅后,看向姜怀桌子。

“小龙虾?”

“哪儿来的小龙虾。”

姜怀看向傅柏钦:“我下午没吃饭,傅柏钦回来帮我带的。”

老二这才点了点头:“我就说,这家闻着还挺不错的,比学校后街的香。”

“是哪个牌子的?”

姜怀将包装袋给老二看了眼。

这时候收回手,若无其事的假装问:“老二,你这儿有一次性的筷子吗?”

老二想了想,从柜子里找出来了一双包装完好的一次性筷子。

“你还问对人了。”

“我之前带饭的时候多带了一双。”

“怎么要这个啊?”他转头一看,在看到姜怀面前的碟子里已经有几只已经剥好的虾了时,不由神情古怪。

“你都拿手套剥好了,还差一双筷子?”

直接拿起来进嘴里不就好了吗?

姜怀摇了摇头:“这不是给我剥的,是给傅柏钦的。”

他没好气的接过筷子来,递给傅柏钦。

“那个,找到筷子了,你拿筷子吃吧。”

老二已经回来了,他再给傅柏钦喂感觉怪尴尬的。而且……想到刚才手指被触碰的那一幕,姜怀就没忍住从耳尖一直红到了耳根。

他悄悄将被碰的手缩了回去。

傅柏钦看了眼,接过了筷子,这时候端走了装着虾肉的碟子。

还剩了一小半的小龙虾,老二洗完手之后凑过来,想吃又不想动手,这时候看向姜怀。

“姜怀怀,你给我剥一个呗。”

“哥明天给你带饭!”

老二抛了个媚眼儿给姜怀,意图蛊惑姜怀当免费劳动力。

然而姜怀不为所动,这时候嫌弃的将小龙虾盒子推过去。

“想吃自己剥。”

老二:……

“你给傅柏钦都能剥,怎么给我就不能剥了?”

“这不是室友应享的待遇吗?”老二纳闷了,他和傅柏钦差这么多?

也就是一个校草一个队草而已,没那么夸张吧,没看出来姜怀怀还是以貌取人的人啊。

他开玩笑时没注意到自己这句话刚说完,傅柏钦就转过了头,挑眉看向了姜怀。

室友应享的待遇?

姜怀:……

姜怀从傅柏钦眼中看出这几个字,心虚了一瞬间,这时候更加坚决。

“去去去,乱说什么呢。”

“小心我打视频给嫂子说你胡搅蛮缠。”

“还队草。”

“我看你铺草差不多。”

“什么是铺草?”

老二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姜怀:……“666宿舍一号床上铺铺草。”

一号床上铺……这不只有他一个人吗?

老二反应过来。

然而在对上姜怀手机时,在女朋友面前一向很威武的老二顿时怂了,这时候屈服于双标的姜怀。

“算了算了,也不是很想让别人剥。”

“小龙虾别人剥的哪有自己剥的原汁原味。”

姜怀抽着嘴角看着老二一番表演挽尊,这时候简直觉得自己低估了老二的厚脸皮。

两人打闹了两句,姜怀心里顿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看着傅柏钦。见他挑了下眉,收回目光。

莫名觉得……他刚才的处理是让傅柏钦满意了?

这个念头涌现的莫名其妙。

姜怀摇了摇头,连忙将心思压下。

……

第二天因为不用去公司,姜怀和傅柏钦照常一起去上课。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喂龙虾的事情,姜怀在面对傅柏钦时还有些不自在,比以前安静了不少。

姜怀没说他昨天丢人的一洗手就会想到傅柏钦的温度,这时深吸了口气。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傅柏钦转过头来,见姜怀还在走神,不由开口:“姜怀。”

姜怀迅速回过神来:“到了啊。”

“那我进去了。”

他抬头就要进去,傅柏钦看了他一眼:“等一下。”

姜怀停下来,就看到对方递给了他一只药膏?

“这是什么东西?”他有些疑惑,拿起来看了看。

傅柏钦:“不是说最近做笔记手腕疼吗?”

“昨天在你上次看病那家医院开的,听说疗效不错。”

上次看病那家医院……那不是在春天路吗?不论是距离学校还是傅柏钦公司那家医院都很远,傅柏钦什么时候去那里了?

姜怀皱起眉,对上傅柏钦目光,却看到对方神色自然:

“顺路。”

“进去吧,马上上课了。”

他说完收回了手。

姜怀拿着药膏看着傅柏钦离开,这时候心里有些不自在。人家甚至记得自己昨天手疼的事情,特意给他买了药膏。

他居然还在纠结昨天无意中的触碰,他也太小气了吧。

姜怀抿了抿唇,这时候在回到教室之后,拆开药膏来给手腕上抹了点儿。忍不住试探着回给了傅柏钦一个可爱的表情包。

“谢谢啊。”

兔子头忽然从彩菇后面冒了出来,背后还带着一堆撒花特效。

傅柏钦刚到图书馆就看到了姜怀的表情包,这时候微微笑了一下。

“不客气。”

他发现姜怀在感情方面其实很生涩,虽然暗恋了秦峥很多年,但其实在认知方面还是很懵懂,像只傻乎乎的凭借着本能的兔子一样,只会跟着感觉走。

傅柏钦看着聊天记录里的表情包,微微垂下了眼。

姜怀和傅柏钦聊了两句之后老师就来了,这时候只能收了手机先上课。

手腕上冰冰凉凉的感觉一直安抚着骨头,叫姜怀忍不住注意力一直放在手上。

同桌看到他手上抹了药膏有些好奇。

“你手受伤了?”

姜怀解释道:“没有,就是最近记笔记比较费手,提前抹着预防一下。”

同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还能这样。”

“你这药膏哪里买的啊?我完了也去买个。”

他发现最近姜怀层出不穷的好东西,很适合上课的时候用。

姜怀笑了一下:“我室友给我买的。”

同桌:……

“和上次提醒你买坐垫的是一个室友?”

姜怀点了点头。

同桌忍不住感慨:“你室友对你也太好了吧。”

男生之间即使是同住一个宿舍,关系再好的兄弟也很少有这么细心的。

他只是随口感慨一句,姜怀却微微有些听进去了。

傅柏钦确实对他……太好了,好到他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姜怀之前一直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现在却想:傅柏钦是因为他是秦峥的朋友而对他那么好吗?

可是却又不太像。

秦峥的朋友那么多,好像也没见傅柏钦对别人好啊。

如果因为他们是室友的话……姜怀想了想老大老二日常的待遇,微微摇了摇头。

所以,傅柏钦是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呢?

他心神游离了会儿,看着手机,脑海中却乍然闪过了那天夜里,傅柏钦说他知道自己是同.性.恋的事情。

姜怀猛地握紧了笔,在讲台上老师继续开始讲课时才回过神来。

……

一整天时间,姜怀都有些心不在焉。

老二吃饭的时候看他频频走神,不由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

“钱包丢了?”

姜怀:“你才钱包丢了呢。”

他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老二啧啧了两声,看着姜怀愁眉苦思的样子摇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遇上什么大事儿了。”

“来,跟哥说说。”

“哥帮你排忧解难。”

傅柏钦中午没回来,宿舍里只有姜怀和老大老二几个。

姜怀看了眼老二,本来是不准备说的。但是想到……老二在人情.世故方面好像要比他好一点,这时候还是问:“你说一个人,会因为什么原因,对你特别好?”

老二:“被本铺草的个人魅力征服了呗。”

姜怀:……昨晚新取的称号这还现用上了。

他抽了抽嘴角:“同性别。”

老二干脆:“那就是想当我兄弟。”

姜怀:……大概是他脸上的无语表情太过明显。

老二:“那还能是因为什么?”

“如果你想不到不如直接去问当事人,说不定一问答案就出来了。”

直接问傅柏钦?

姜怀想了想,觉得还是这个答案靠谱点儿。

不过,叫他直接面对面问别人——你怎么对我这么好,总叫人觉得有些尴尬。

姜怀决定折中一下,要不等晚上傅柏钦回来了,在他电脑下面塞个小纸条?

不直接对话,也不用迅速收到回复,中间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差,叫姜怀略微有些安全感。

他做了决定之后,趴在桌上写了个小纸条。

写完之后自己看了眼,又觉得这问话太过严肃了,听着有些尴尬,于是又在纸条上画了一个兔子头疑惑的表情包,这才悄悄塞在了傅柏钦的电脑下面。

老二在上铺打游戏没有看到姜怀的动作,姜怀微松了口气。

下午,傅柏钦回来之后本来是准备打开电脑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的。结果却在低头之后看到了电脑底部压的东西。

——是一张白色的小纸条。

他伸手拿了起来,却发现是姜怀的字迹。

在看到上面的问题之后,傅柏钦挑了挑眉。

“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狮子兔有警觉了?

随着这两天两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接近,傅柏钦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他没想到姜怀会直接问出来,而且还是以纸条的形式。

压在电脑下的纸条带着姜怀特有的可爱,就连旁边的兔子头也是。

傅柏钦看了会儿后,本来是想拿出手机来的,但是在看了眼桌下的纸条后,莫名也被激发了某种趣味。

这时候也拿出笔记本撕了张纸条,顿了一下,打开笔写了一句话。

姜怀晚上回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傅柏钦留下的纸条。

他桌上没摆电脑,只摆了本漫画书。傅柏钦的纸条就夹在漫画书里,特意留了个边角出来,很显眼。

他在看到纸条的时候怔愣了一下,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看。

分明问的时候还很大胆,但是在现在可以看的时候他却有些犹豫了。

姜怀抿了抿唇,这时候外面秦峥的声音响了起来。

“姜怀,走吧。”

姜怀看了外面一眼,这时候深吸了口气,闭着眼睛,将纸条从漫画书里拿出来,囫囵的一把塞进卫衣口袋里,然后才关上门下楼和秦峥一起去了篮球场。

……

秦峥今天的节奏还是有些问题,姜怀在陪着他训练了两场之后,坐下来等着,让他们自己再磨合磨合。

篮球场内男生闹哄哄的声音响起,好像在商量什么战术。

姜怀看了会儿后有些无聊,鬼使神差的又想到了自己拿过来的纸条,目光瞥向了口袋里。

傅柏钦会回他什么呢?

会不会是他自作多情想多了,傅柏钦其实也没有特意对他好?只是本来性格就很绅士,遇上他这种比较麻烦的室友很有礼貌而已。

他这么一问,反倒问的大家很尴尬?

姜怀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各种可能冒出来。在暗恋秦峥以外,他好像好久没有为这种社交的事情烦过心了。

过了会儿,秦峥他们已经开始正常训练了。

姜怀目光落在自己口袋上,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将纸条拿了出来。

晚上就要回宿舍,他如果这会儿不看上面的内容,不是更尴尬?

像是开盲盒一样,姜怀深吸口气打开那张白色的纸条,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睛看着。

然而下一秒,他却忽然睁大了眼睛,被好奇的抓心挠肺。

他问傅柏钦的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而傅柏钦回答他的是——“大概是因为我和你有一个共同点。”

我和你有一个共同点?

什么共同点?

姜怀认真看着这个纸条,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傅柏钦和他会有什么共同点,可以让性格高冷的室友这么照顾他?

对方学习好,十项全能,什么都很优秀,而且年纪轻轻还有自己的公司,十分厉害。

他能和傅柏钦有什么共同点?

姜怀唯一能想到的大概就是他们都是男的。

他噗嗤一下把自己逗笑,这时候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玩,不过在得到答案之后还是微微松了口气,将纸条重新塞进了口袋里。

秦峥训练完一场出来,就看到姜怀正在篮球场边想什么,刚才好像还笑了一下。在看到他过来时,姜怀脸上的笑容才收了些。

“刚才想什么呢。”秦峥迟疑了一下问。

姜怀摇了摇头:“没什么。”

“和朋友聊了会儿天。”

当然,如果交流的时间差不一样也能算作聊天的话。

姜怀觉得他和傅柏钦今天幼稚的举动更像是在寄信,可惜没有一只鸽子两边飞来飞去应景。

眼看着思维越来越发散,姜怀连忙止住,在秦峥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后才收回心神来。

秦峥看着姜怀因为和别人聊天而走神,心底略微有些不舒服,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闷闷的难受。

他微微收紧了些手,转移注意力似的笑了下。

“刚才好像又没打好。”

又没打好?

姜怀转过头。

可是那会儿上场的时候他不是看到秦峥都好点儿了吗?

怎么又不好了?

像是证明他还没有找到节奏一样,秦峥下一场打的更加快了。

姜怀微微皱了皱眉,只好陪他又练了一场。

秦峥打球的时候,看着旁边的姜怀,有些想要问刚才聊天的那个朋友是谁,但是却问不出来。

像是着魔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那个和姜怀聊天的人,心脏上莫名的像是长了一根倒刺,叫他此时微微收紧手,在闭了闭眼之后又睁开。

秦峥这场的情绪就连姜怀也感觉到了。在他一场打完之后,姜怀脸色淡下去。

“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话下次再打吧。”

“这会儿也晚了。”

其他人也都累了,听见明天再练之后都松了口气。

“行,明天再来吧。”

“这会儿累成狗,也练不出什么了。”

秦峥回过神来,有些懊恼。

姜怀该不会以为是自己在故意不好好打球吧。他在姜怀放下篮球的时候,忽然抓住姜怀手腕。

“我刚刚有些走神了。”

“抱歉,没有不认真的意思。”

姜怀猝不及防被抓住手,身体顿了一下看向秦峥。

一直到秦峥松了手,他才道:“没事。”

“你自己调整好就行。”

“这里这么多人,不要让大家都为你的情绪买单。”

姜怀说完之后,活动了一下手腕:“回去吧。”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询问秦峥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仿佛无论什么都和他无关一样。

以前……姜怀都会问的。

秦峥脑海中闪过这句话,这时候莫名有些失落,只能勉强笑了笑。

“我大概是临近比赛有些烦躁。”

姜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加油。”

其他人已经在收拾东西了,姜怀看了眼时间。

“我先回去了。”

秦峥皱了下眉:“我送你吧。”

姜怀摇了摇头。

“不用。”

“我自己回去就行。”

他说完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秦峥一个人留在篮球场里,心情微沉。

“秦哥,怎么了?”耳朵边有人叫他名字。

秦峥回过神来。

“没事。”

姜怀一直在走出体育场之后才看向自己手腕,刚刚秦峥在篮球场上有些失控。下来之后力气没有控制住,捏的他手腕有些红。

姜怀摩挲骨头,叹了口气,一个人慢慢的往宿舍走。

好在这会儿路灯还亮着,姜怀走到便利店买了盒关东煮边走边吃,回到了宿舍楼底下。

老二和老大今天回来晚,宿舍里很安静。

姜怀推开门就看到了傅柏钦一个人,微微怔了一下。

傅柏钦刚想说什么,目光瞥向了姜怀手腕,却看到了他手腕上的痕迹。

“手怎么了?”

他声音陡然冷了下来。

姜怀揉了揉,没想到淤痕看着却更严重了。其实秦峥就是无意识的用力了一点而已,只是他皮肤比平常人敏.感的多,所以很容易就留下痕迹,看起来有点像是受伤了。

姜怀迟疑了一下,总觉得自己现在这么说像是在向傅柏钦告秦峥的状一样。

脑海中久违的想起来:——傅柏钦也是秦峥的堂哥,他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姜怀抿了抿唇。

傅柏钦一看他表情就知道和秦峥有关。

“秦峥弄的?”

姜怀迟疑了一下,见瞒不过去,还是点了下头。

“他今天晚上好像情绪不太好。”

傅柏钦皱了下眉,走进浴室里烫了条热毛巾出来,敷在姜怀手上。

“为什么不直接说?”

听出傅柏钦是在问他为什么刚才他问的时候不直接说是秦峥。

姜怀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纠结道:“你是秦峥堂哥,我害怕你觉得我告状。”

不是为了替秦峥遮掩。

而是,因为是秦峥弄的,害怕身为秦峥堂哥的傅柏钦觉得他不好。

傅柏钦动作顿了一下,看着姜怀手腕。修长有力的手指慢慢握着他的手腕,隔着毛巾舒缓姜怀手上淤痕。

姜怀见傅柏钦半天不说话,有些忐忑。

“怎么了?”

“你生气了?”

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里紧张了起来。

傅柏钦抬起眼来:“被你气笑了。”

冷冷淡淡的声音丝毫听不出来气笑的意味。

姜怀眨了眨眼,无辜的看着傅柏钦。

才听到那人道:“我觉得你告状?”

傅柏钦闭了闭眼:“你手腕在我心里再仔细的养都不为过。”就连姜怀上课写笔记手疼他都要皱眉,怎么会因为秦峥而觉得姜怀告状?

姜怀怎么会这样想?

“秦峥在我这里还没这么大面子。”

傅柏钦冷着脸,在敷了会儿等到手腕上的淤痕散了些后,又走过去拿了膏药来,替姜怀小心的涂上。

“半个小时之后再擦掉。”

姜怀乖乖的点了点头,看出自己好像说错了话,惹傅柏钦生气了。

但是……想到刚才傅柏钦毫不犹豫的维护他,还有把自己放在秦峥前面的行为,姜怀连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心底还是悄然地高兴了起来。

他伸手拉了拉傅柏钦衣袖。

骤然被拉住袖子,傅柏钦回过头去,却见手都受伤了的狮子兔忽然大胆起来,脸上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

“谢谢。”

傅柏钦:“不认为我觉得你是告状.精.了?”

姜怀咳嗽了声,有些不好意思:“我那时候不知道。”

“不过现在知道了。”

他对傅柏钦来说,比秦峥更重要。

姜怀陡然间明悟这点,心情甚至比之前还好。

傅柏钦看着他,眼眸动了一下:“晚上吃了吗?”

“吃了关东煮。”姜怀老实道。

傅柏钦:“再给你买个热奶茶,喝吗?”

毕竟狮子兔受了伤,傅柏钦总想着多安慰安慰他,他对上姜怀心总是软的不像话。

姜怀一听还有热奶茶,当然不可能拒绝。只是这么晚了,还要傅柏钦出去买吗?

他有些不好意思,傅柏钦却已经穿上衣服拿起了钥匙,回过头来。

“无聊的话看会儿桌子上的漫画,不要动涂药的手。”

姜怀点了点头,看着傅柏钦离开,心情莫名不错。

……

傅柏钦去了姜怀在学校里最喜欢的那家奶茶店,来回二十分钟的时间,买了杯热奶茶回来。

回来时,姜怀正听他话,乖乖的坐在座位上看漫画。之前的漫画书被翻了几页就搁置,现在难得有时间又接了上来。

姜怀看的正入迷,在听见推门声之后,转过头去。就看到傅柏钦端着奶茶回来了。

什么也没有加的纯奶茶,晚上温度热的很舒服,光看着就叫人忍不住有些馋。

在傅柏钦将奶茶放在桌上之后,姜怀忍不住伸出手去碰了碰,放在指尖当暖炉。

“还有十分钟就可以洗了吧?”

姜怀指了指手腕上的药膏,准备等洗了之后再喝。

傅柏钦看了眼时间:“喝完奶茶差不多。”

姜怀涂药的是右手,左手也能拿奶茶。但是傅柏钦却直接帮他把吸管弄好,放在了面前。

姜怀乖巧的等着。

这时候莫名的有种……这时无论他提什么要求,傅柏钦都会满足他的念头。

这个想法一闪而逝,老大老二他们就回来了。

在看到两人都在之后,老大老二刚想打声招呼,这时却忽然看到了姜怀手上的药膏。

“这是怎么了?”

姜怀举了举手:“磕了,不过不严重,明早就好。”

两人这才放下心来。

姜怀在喝了会儿奶茶之后,终于磨到了可以洗掉药膏的时间。

最后一口喝完,他进浴室洗掉药膏,低头一看,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

他手腕上之前敷了一次之后就已经好多了,现在只剩下淡淡的一点痕迹,估计明早就没了。

姜怀放下心来,洗漱完出来。

傅柏钦这时候正在电脑前工作。

姜怀没再打扰对方,自己爬上了上铺。

老大老二今天回来累成狗,这时候急匆匆洗漱完都躺在了床上,今天宿舍里倒是难得的安静。

姜怀玩了会儿手机,这时候又看向下面的傅柏钦,终于等到了宿舍熄灯。傅柏钦关了电脑,拿出羽毛灯来放在桌面上,走到了床边。

老大老二这时候已经睡着了,呼噜声震天响,像是最好的掩饰一样。姜怀在傅柏钦走过来时,忽然睁开眼悄悄看向下铺。

都大半夜的快要睡觉了,他脑海里这时候却忽然又想到了之前那个好奇的问题。

——和他有共同点。

所以到底是什么啊?

在傅柏钦准备睡觉的时候,姜怀忍不住忽然探出头来,轻轻招了招手。

羽毛灯下毛茸茸的脑袋忽然冒了出来,傅柏钦转过身,就听见姜怀问:“你白天说的共同点是什么啊?”

狮子兔看着好奇的不得了,但是却努力克制着,一直到晚上终于克制不住了,这才将疑惑了一白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傅柏钦被他样子逗笑,这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自己想。”

那会儿还觉得傅柏钦好像会答应他所有要求的姜怀:……是他多虑了。

他皱了皱眉:“我们都很优秀?”

大半夜的,他属实是有些自恋了,姜怀说完自己都觉得脸红。

他虽然在专业领域优秀,但好像和傅柏钦还不是一个层面的啊。人家可是不继承家族企业,自己创业都能媲美秦家的人。

他眨了眨眼,在朦胧的灯光中对上傅柏钦眼神。

“确实很优秀。”他笑了一下。

傅柏钦一向冰冷的眼神微微柔和了些,勾起唇角之后,伸出手来。

姜怀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见他伸出手,还以为他是要给自己什么纸条之类的,就像是白天一样。这时候连忙凑过去,想要看看。

然而下一刻,一只微凉的手却放在了他头发上,轻轻揉了揉。

很细微的动作,像是在安抚一只兔子一样。

姜怀莫名睁大眼睛。

他看着傅柏钦并没有准备什么纸条,刚愣了一下,就听见对方道:“后天告诉你。”

“为什么得后天?”今晚他就好奇的不行了。

姜怀觉得他晚上可能睡不着觉了。

傅柏钦挑眉:“后天不是要画漫画?”

姜怀点了点头,回过味儿来,所以……傅柏钦要在他画漫画的时候告诉他?

修长的手指从他头发上收回,傅柏钦笑了一下:“好好休息。”

姜怀莫名脸红了一下,点了点头,翻身回了床上。

他没有发觉自己刚才的动作就像是把头伸出去给傅柏钦蹭一样,现在又像只兔子一样收回去。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这只兔子现在脸红了。!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775147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