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推荐阅读: 碎玉投珠营业悖论[娱乐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难哄跨界演员默读话痨小姐不见上仙三百年太岁阎王我亲爱的法医小姐魔道祖师提灯照河山妻为上燎原残次品娇妾嚣张迪奥先生弃宇宙

姜怀出来之后并不知道外面傅柏钦已经猜到了他心思。

这时候还在庆幸对方忘记了中午的话,在洗漱完随便抹了抹之后爬上了床。

老二这时候在底下吸溜吸溜的吃着关东煮,被辣的满脸通红。见姜怀拿出手机来,好像要查什么,多嘴问了一句。

姜怀转过头来,忽然想到什么,十分深沉地看着老二。

老二:……

“怎么了?”

姜怀:“我怎么记得你社团分数也没有修够?”

老二猛地呛了一下。

社团?

什么社团?

不是姜怀提醒,他都差点忘了自己开学的时候报了个社团。

姜怀一看老二的样子就知道果然,这厮绝对和他一样也没够。

他幸灾乐祸的笑了笑:“我这周六要去参加志愿者活动补社团分。”

“你也赶紧想办法动起来吧。”

老二这才明白姜怀拿个本子在边看手机边划什么。

“你这周六就要去补了?”

“算了,我明天去问问社团社长吧。”

他当初报名的时候为了和女朋友在一起,和姜怀不是报的一个社团,现在补分也要分开补。

不过,老二回过头去边吃却忽然边想到,开学的时候姜怀好像是和秦峥一起报的社团的吧?

他转过头去,见姜怀好像沉浸的在记录什么,以为他记得,这时候又咽下口中的话,专心吃起了关东煮来。

姜怀其实一时间门真没想到秦峥,他还以为以秦峥这学期的活跃程度,社团分早就修够了呢。

他低头在纸上记了一下之前在论坛上查到的几位大二大三的学姐去福利院时分享的经验。

嗯。

可以先去做个自我介绍认识一下。

然后带着孩子们玩小游戏,上会儿课。

再照顾孩子们吃饭。

完美!

姜怀将一点一点的完全列出来,这时候揉了揉手腕,松开了笔。就听到浴室门打开,有人出来了。

在他出来之后进去的是傅柏钦,姜怀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

傅柏钦头发刚洗完,还有些湿,这时候正低头在抽屉里拿吹风机。

姜怀思索了一下,忽然想到:他把吹风机拿到阳台上忘了拿回来了,只好提醒傅柏钦。

“那个,吹风机在阳台上。”

傅柏钦抬起头来,就对上了姜怀眼神。

看出狮子兔还是在回避,他挑了挑眉拿着东西去了阳台。

没一会儿阳台里的吹风声响起,姜怀趴在床铺上正对着阳台,这时一抬起头就能看到傅柏钦的身影。

穿着黑T的青年身形修长,这么看起来好高啊。

人影动作通过阳台的窗户映了出来,姜怀看着看着,不由就入了神,一直到老二叫了他好几声时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

老二:……

“你盯着阳台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他叫了几声不见姜怀回答有些纳闷。

姜怀见老二也好奇的站起身来,连忙阻挡。

“没看什么,说,你问我什么?”

老二这才收回注意力来:“就是我之前加的社团的群,群号是多少来着?”

老二之前手机丢了一次,回来之后就把这些忘了,现在连社团群号也没了。

姜怀:……

比他还夸张。

他抽了抽嘴角,这时候在聊天记录里翻了半天才找到两人当时报名时商量的聊天,给老二发了过去。

老二抹了把嘴,顿时感激涕零,和他女朋友商量去了。

姜怀摇了摇头,收回目光来。看着手里记满明天安排的纸,小心的折叠好后放进手机壳背面。

这才收了东西,准备睡觉。

周六要去福利院,周日要画画。

明天只有一天时间门准备,他还要和傅柏钦去给小朋友买礼物,时间门紧迫,得抓紧时间门休息了。

不过,也许是忙碌起来会忘记很多不好的事情。

姜怀居然不怎么排斥这样的忙碌,总之不要让他像是之前一样胡思乱想就好。

姜怀摇了摇头。

……

第二天,在上完课之后傅柏钦抽出时间门来,带姜怀出了学校。

商业街附近有一家专门卖小孩子文具的商店,傅柏钦之前早就查过。在将车停到停车场之后,示意姜怀进去。

姜怀先进了店里挑选。

这次去有多少个小朋友他也不知道,但保守估计,姜怀打算先买一百个小文具。他宁愿多买,也不希望有孩子分不到。

只是在进入文具商店的时候,姜怀才发现自己想简单了。

这个文具商店说是商店,但是里面东西五花八门的,多的都堪比商场。居然让他一下子就迷失在里面挑花了眼。

傅柏钦进来的时候,姜怀提的篮子里已经装的满满的了,这时候还在继续挑。

傅柏钦挑了下眉,却没有阻止姜怀,而是帮他又拿了一个篮子。在看到他将一个汽车模样的铅笔盒拿起来的时候,就将篮子递了过去。

姜怀手比脑子快,在将汽车放进去之后才反应过来。

“你过来了啊。”

“看我挑的这些怎么样?”

他把篮子递给傅柏钦,傅柏钦看了眼:“挺好的。”

“男生女生各五十个吧。”

姜怀点了点头:“我也这样想的。”

他在放下汽车之后,就又去挑选了女生的玩具。

一连拿了好几个漂亮的洋娃娃书包,这时候又看向别的。傅柏钦一直在身后跟着,看着姜怀挑花眼的时候,时不时地帮忙拿一个。

文具商店的老板还没见过一次性买这么多东西的,在姜怀买完过来结账的时候都惊了一下。

“你们这是?”

“送人的。”

姜怀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在老板包装好后买了单。

他买的文具实在太多了,即使是包装完也要两大袋,完全塞满了后备箱。

傅柏钦看了眼:“我明天送你去。”

姜怀摇了摇头:“不用,不用。”

“明天社团学校门口统一集合,一起坐大巴走的。”

傅柏钦顿了一下,还是道:“那我送你到学校门口。”

东西不少,他担心姜怀拎不动。

傅柏钦已经做了决定。

姜怀拦不住,这时候只好道:“那好吧。”

“谢谢你了,不愧是我的好室友。”

在姜怀心里,傅柏钦现在已经不知不觉超越老大老二排在他关系最好的室友榜第一名了。而且或许是因为傅柏钦知道他同性恋秘密的关系,姜怀对着他总有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放松感。

好像在他面前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伪装一样。

很新奇,也很叫人喜欢。

他之前暗恋秦峥的时候下意识地隐藏着自己同性恋的身份,一直到向秦峥表白的时候才表露。然而秦峥很快就拒绝了。

姜怀也只能收拾心情,远离秦峥。

甚至因为他同性恋的身份,他以为最好的兄弟还疏远了他。

姜怀笑了一下,这时候真的觉得幸好有傅柏钦在。他那天晚上才没有那么难受。

傅柏钦看狮子兔转过头来看着他,在关上后备箱的时候也转过了头。

“怎么了?”

姜怀摇了摇头:“我请你吃饭吧。”

“你随便选!”

今天买了很多东西的狮子兔十分豪气。

傅柏钦笑了一下,看了附近的饭店一眼,最终选了一家火锅。狮子兔很久没吃辣的了,再不解禁估计要馋死。

姜怀其实早就想吃文具店外面的火锅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说。在看到傅柏钦也选了火锅之后,顿时十分惊喜。

“你也想吃啊。”

“那就火锅吧。”他拍板决定。

傅柏钦看了眼馋的不行的狮子兔,摇了摇头。

两人在火锅店吃完才回去。

刚一进门,老二先是被姜怀手中数量惊人的袋子吸引。再然后就闻到了姜怀身上的火锅味儿。

“你们去吃重庆火锅了?”

老二谴责的看向姜怀。

姜怀:……这狗鼻子还挺灵。

他点了点头:“下次叫你们。”

“来看看我买的文具怎么样。”

老二很快被吸引了目光,这时候看向姜怀身边两个庞大的袋子,在翻开之后点了点头。

“不错,这个也不错。”

姜怀也觉得自己眼光很好,小朋友们一定喜欢。

在和老二胡侃了半天之后,姜怀将他的宝贝文具们放好,这时候转过头来。

傅柏钦摸了摸他脑袋。

“明天要早起,早点洗漱睡吧。”

姜怀愣了一下,点了点头:“OK。”

另一边,秦峥本来是不参加这次的社团活动的,毕竟他之前社团分数已经拿够了,这几次不参加也行。

但是在志愿者社团群里晚上忽然发了这次参加活动的人数和名单之后,秦峥却停了下来,认真点了进去。

姜怀要参加?

秦峥看着名单上去福利院的人名字,在看到姜怀也在后,不知道想到什么,这时候给社团负责人也发了消息。

“加我一个吧。”

“我明天没事也去。”

旁边大壮几人见秦哥看了会儿手机后,忽然心情又好了起来,有些奇怪。

“怎么了秦哥?”

怎么忽然又好了?

秦峥摇了摇头:“对了,我明天不和你们去打篮球了,要去参加一个社团活动。”

“你们自己去玩吧。”

几个舍友都有些奇怪,但看秦峥抱着手机眉头又皱起来,也不敢多问。

秦峥握着手机,在临时报名了志愿者活动之后,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天姜怀说“你女朋友介意就不好了”的话这几天一直在他脑海里回响,叫他微微皱了皱眉。

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不应该假装有女朋友让姜怀误会?

他望着手机出神了会儿,忽然在网上搜索:“如果你告诉你兄弟你脱单了,结果没有,你要怎么向好兄弟坦白?”

网上页面出来的回复五花八门的。

秦峥啧了一下,一一划下去。

“这有什么好坦白的?”

“过几天再告诉他分了不就好了?”

“反正女朋友其实是不存在的,怎么说都行。”

秦峥眉头皱了起来,看见这个回答之后代入了一下,要不……他也告诉姜怀他分手了?

秦峥刚这样想着,又看到底下问。

“不过,为什么要骗兄弟啊?”

秦峥微怔了一下,仿佛被这一行字戳中,有些烦。

为什么要骗姜怀?

他一开始只是……想和姜怀恢复以前的关系。

但好像却越弄越错了。

要是时间门能够倒流就好了,秦峥想着。

他收紧手,握着手机过了很长时间门,目光忽然看向了桌面上,过了会儿才闭上眼睛。

算了,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傅柏钦送姜怀到学校门口,姜怀来的早,这会儿大巴车还没有来。他和傅柏钦到后,只有几个人在等着。

姜怀回过头来:“你回去吧。”

“我等车就行。”

傅柏钦看了他一眼:“都已经到这儿,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姜怀一想也是,也就不催了。他主要是担心傅柏钦忙,要是耽误对方就不好了。

两人站在树下等着,过了会儿,副班长就来了。

她一眼看到姜怀,刚想开口打招呼,就又看到了姜怀身边的人。

“这是我们班班长,这次志愿者活动的负责人。”

姜怀介绍了句,傅柏钦转过来点了点头。

“姜怀可能有点晕车,麻烦你照顾了。”

副班长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说,连忙点了点头。

“放心,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姜怀。”

她看了眼傅柏钦,觉得这位高冷的傅学长好像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近人情。

不过,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位傅学长说的话,怎么感觉和姜怀这么亲密?麻烦她照顾,感觉怪怪的。

副班长心里想着,大巴车就从南门绕过来了。

“那我先走了?”姜怀回头冲傅柏钦笑了一下之后,才和副班长一起带着东西上车。

社团里其他班的学生都已经到了,正门只有他们几个人。

傅柏钦看见他们上车之后,才收回目光来。

……

姜怀将东西拿起来,刚准备放在车上。

这时候旁边就伸出了一只手。

他下意识地先道了谢,抬头才发现居然是秦峥?

“你怎么也来了?”

秦峥不是应该修够分数了吗?

秦峥将两个袋子放上去之后才道:“我刚好差一点,临时看见有活动就来了。”

他解释的若无其事。

好像不是看见姜怀来才来参加的一样。

他和姜怀其实……已经很久没在一起参加活动了。

之前秦峥总是觉得尴尬,担心在一起玩姜怀会引起误会。可是现在,他却连自己都没发现,开始想念和姜怀一起玩的时候了。

姜怀乖乖的,脾气很好,总是很可爱。

脑海里之前越来越多的场面浮现,秦峥笑了一下。

姜怀倒是没有怀疑秦峥的话,在他心里,介意同性恋的秦峥绝对不会因为他要参加活动而一起来。

就算会来,那也是……之前了。

他这时只是淡淡点了点头,礼貌道:

“那我和我们班同学先走了。”

大巴车里座位不多,刚好够社团的人坐满。周围人都两两一坐,秦峥本来是想说让姜怀和他坐一起的。

他有话……想要和姜怀说,但是没想到姜怀直接走到了副班长那边。

秦峥只好暂时先等等。

在所有人都坐好系好安全带之后,司机师傅开车前往了福利院。

姜怀坐在车上,打开手机在给傅柏钦发了句已经开始走了之后,顿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又补充了一句。

“秦峥也参加了这次活动。”

傅柏钦刚看着车走,就收到了这条信息。

脑海中想象了一下姜怀发出这条短信的样子,眉梢松了些。

“嗯,知道了。”

姜怀在看到傅柏钦消息之后,忽然平静下来,这时放下了手机。

他其实有点晕车,一上车就想睡觉。好在学校距离福利院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完全够他再补一觉了。

姜怀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远处,秦峥转过头去看着后排睡着的姜怀,顿了一下,收回目光来。

看来下车的时候得找个机会和姜怀一起,秦峥想到。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在太阳彻底出来的时候车子终于行驶到了福利院。

姜怀睁开眼睛,看到了不远处的大门。

旁边社团社长这时候也站了起来:“一会儿我们下车之后就听院长安排。”

“大家应该是三人一组行动,想自由组队的可以自己先商量着。”

姜怀和谁组队都无所谓,准备等着大家组剩下了再顺便和他一组。

这时秦峥却走了过来:“我们两个一组。”

他转头跟社长道。

社长知道他们两个是好兄弟,也没多想,直接记下来。

“那等会儿再分给你们一个人。”

秦峥本来想说什么,姜怀却点了点头。

“行。”

秦峥只好收回了想要说的话。

司机师傅在将车停好之后几人就下车了。

姜怀和秦峥一人一个袋子,这时候等待安排。福利院有好几个班的小朋友,姜怀他们被分到了照顾三年级的小朋友。

最后还分配了一个中文系的女生过来。

姜怀笑着打了声招呼之后,和女生一起将东西搬进了院子里,然后进去带小朋友出来玩。

秦峥呆在原地等着,过了会儿,就看到姜怀身后跟着一群小崽子们一起出来了。

也许是姜怀长的比较有亲和力,几乎所有小崽子都跟姜怀贴在一起。只是进去了短短几分钟,出来的时候姜怀瞬间门荣升“小姜老师。”

姜怀左手牵着一个小朋友,右手也牵着一个,甚至背后还坠了一长串的小崽崽们。

身后女生看着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这次来当志愿者还是要拍些照片当留存的。女生负责记录这一块儿,这时候手里拿着摄像机。

“姜怀,不要动,我拍一张保存。”

姜怀眨了眨眼,带着小朋友们没有动,就听见“咔嚓”一声。负责摄影的同学照了张相。

李雯将照片拍好之后拿过来给姜怀看。

“怎么样?”

姜怀是知道活动要留存的,这时候也不介意,点了点头。

“挺好的。”

他话音刚落下,身后的小朋友也都好奇地凑上来看。

姜怀被逗笑了,把相片指给他们,将小崽子抱了起来。

他很容易和小朋友们打成一片,秦峥不自觉勾起唇角,仿佛回到了之前和姜怀在一起的时候。

这时候也自觉过来帮忙。

一整个早上,姜怀他们都在院子里带着小朋友做游戏。

在玩了会儿后,姜怀数了数人数,将带来的文具发了下去。

他带的东西有点多,不只是他们班的小朋友有,其他班的也多了出来。秦峥拿起一个玩具汽车来看了看。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就最喜欢这种笔盒。”

“阿姨不给你买,你自己偷偷攒钱,.硬.是饿着一周去买了回来。”

秦峥原本以为自己都想不起来了,但是之前的事情却清晰的记在脑海里,在这时候突然跳了出来。

“你什么时候去买的啊?”

姜怀蹲下正在给小姑娘扎头发,听见他问,自然道:“昨天吧。”

“傅柏钦带我去买的。”

他堂哥……

秦峥动作顿了一下。

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不舒服,不过这丝不舒服很快就被压下去。

在姜怀给小姑娘扎完头发放她去玩之后,秦峥忽然道:“姜怀,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姜怀抬起头来,就见秦峥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道:

“那个,对不起,我骗了你。”

“我……”他有些烦躁:“我其实没和那个女生谈恋爱。”

姜怀眨了下眼,没明白什么意思。

秦峥转过头去道:“那天在运动会上,那个女生告白之后我其实在微信上拒绝了,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

秦峥本来是想学网上的人说他和那个女生分手了的。

但是在姜怀看过来对上他眼睛时,却忽然意识到……他已经骗了姜怀一次,不能再骗了。

嘴里的谎话说不出来。

他自食其果了一个多月,这时候还是说了实话。

“抱歉。”

姜怀怔了一下,没想到当时在运动会上看到的场景居然是这样的。

秦峥本来以为解释清楚了就好了,这时候压下烦躁道:“姜怀,现在没有女生会误会了。”

“你别生气了好吗?”

“你知道的,你是我最重要的……兄弟。”他到最后还是下意识地说了兄弟两个字。

秦峥紧张地看着姜怀。

怕姜怀多想,要掐死姜怀暗恋念头的是他。

现在又主动靠过来,说没有和女生谈恋爱的也是他。

姜怀却收紧手,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反倒是心一截一截的冷了下来。如果这里有个篮球,他或许会一篮球砸向秦峥。

秦峥如果是真的喜欢女生,和对方交往,姜怀也没什么可说的。可是秦峥却是为了避开他,所以假装和女生交往。

比起不被喜欢,没有被尊重才是姜怀最难受的原因。

他以为他们即使做不到互相喜欢,但至少也是兄弟。

但秦峥却为了躲开他的喜欢,甚至在他面前,假装和不认识的女生交往。他漫长的暗恋和告白就像是一场笑话。

堂堂正正的喜欢,换来的好像是……麻烦。

其实在秦峥当时拒绝的时候,他也已经自觉的远离秦峥了。

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他的喜欢已经廉价到需要别人想尽办法了吗?

姜怀这时候才意识到,在口头拒绝了他之后。

秦峥选用了最诛心的方式,来让他心里也死心。或许被一个同性恋喜欢对直男来说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吧。

所以才让秦峥这样费尽心思的让他明白,他们只是“兄弟”。

姜怀皱着眉,没有回应秦峥的话。

好在这时候,摄影的李雯出来了。

姜怀站起身来,走到里面去照顾小朋友吃饭。

秦峥原本以为解释清楚就好了。

他知道自己隐瞒不对,但是却没想到姜怀的反应。这时候微怔了一下,呆在了原地。

说实话,姜怀现在心情很不好。他在进班级之前,在走廊里深吸了口气,想要调整好情绪。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缓慢地放开手,准备进入教室的时候,忽然教室里的小朋友们冲了出来。

看见姜怀之后,伸出小短手抱住了姜怀大腿。

“小姜老师。”

“你怎么不进来?”

小孩子声音甜甜的,仰头关心着他,姜怀摇了摇头,摸了摸小不点儿脑袋,弯下眼睛。

“没什么。”

“进去吃饭吧。”

姜怀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秦峥的事情,这时候专心照顾着小朋友。在中午陪大家吃完饭之后,笑着送了小朋友们去午休。

要在福利院呆一天的时间门,在孩子们睡着之后,社团的志愿者们就集合到了一起总结工作。

“下午主要陪孩子们上课,应该还有一节户外课的。”

副班长在将院长的安排说完之后,就解散了团队。

姜怀一个人走到教室外面垂下了眼,这时候忽然想要找人说话。

可是傅柏钦不在这儿,也许是对方见过很多次他狼狈的样子,在受了委屈之后姜怀现在第一反应居然是想要找他。

即使傅柏钦是秦峥的堂哥。

姜怀捏着手机,在发了会儿呆之后,最终还是发了条消息给傅柏钦。

一只活泼跳舞的兔子出现在了聊天屏幕里,然而发出去的姜怀脸上却一点也不高兴。他试着像屏幕里的兔子一样扯了扯嘴角,结果却发现笑不起来。

傅柏钦正在公司里处理事情。

这时在手机震动了一下之后低下头去,就看到了姜怀的消息。

可可爱爱又活泼的兔子伴随着姜怀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

分明是看着心情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只兔子的时候他莫名感觉……发出表情包的姜怀好像不怎么开心。

毫无缘由的直觉叫傅柏钦眯起了眼,这时候直接打电话过去给了姜怀。

姜怀没想到自己只是发了一个表情包而已。

傅柏钦就打过来了,这时候有些惊讶。在手忙脚乱的关在静音上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手机。

“喂?”

傅柏钦听见里面的声音,眉头就皱了起来。

姜怀声音听起来很不对劲。

“怎么了?”

“怎么突然打过来了?”

姜怀声音想要轻松起来,若无其事的问,但是却没察觉到他语气里泄露了很多情绪。

别人或许会察觉不到,但是傅柏钦不会。

他知道狮子兔高兴时是什么样子的。

“出什么事了?”

在姜怀想要转移话题的时候,他听见傅柏钦这样问。

姜怀收紧手,眨了眨眼睛,眼眶一下子红了。

他看着手机想要缓解突如其来的酸涩感,觉得自己可能是早上晕车感冒了,鼻子才这么酸。

不然怎么这么直冲冲的难受。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见傅柏钦不说话,姜怀只好道:“我回来再告诉你吧。”

他只是转移话题,傅柏钦不可能没有听出来。

他“嗯”了一声之后不再追问,这时候道:“姜怀,心情不好的话,手伸进口袋里。”

伸进口袋里做什么?

虽然这样想着,但姜怀还是下意识地听从傅柏钦的声音,手放进了口袋。

郊外天气冷,姜怀穿着卫衣,这时候却从卫衣口袋里摸到了一个圆形的东西。

傅柏钦道:“你最喜欢的那个口味的巧克力。”

“要不要尝尝。”

姜怀摊开掌心,看着手里的巧克力愣住了。

傅柏钦一边和姜怀通话,一边站起身来,这时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姜怀眨了眨眼:“你什么时候放的巧克力?”

“在你上车的时候。”傅柏钦离开电梯。

沉默了会儿,姜怀剥开糖衣,放进了嘴巴里。奇迹的,好像也没说什么东西,但是傅柏钦三言两语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姜怀吃着巧克力,忽然听见傅柏钦问:“会唱儿歌吗?”

说话的人握着方向盘,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导航,忽然笑了一下:“要不要我……教你首儿歌,下午唱。”!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757430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