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推荐阅读: 良陈美锦难哄迪奥先生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帝王攻略我亲爱的法医小姐三伏针锋对决赠我予白话痨小姐残次品燎原江医生他怀了死对头的崽标记我一下皇贵妃竹木狼马弃宇宙跨界演员娇鸾解药

姜怀没想到傅柏钦居然猝不及防的就开口了,愣了一下。

这时候电话那头的姜妈妈却已经听见了傅柏钦声音,闻言立刻笑了起来。

“是小傅啊。”

“你们在一起玩?”

“嗯。”

傅柏钦应了一声:“姜怀在我旁边。”

姜妈妈笑了笑:“那你们好好玩。”

“姜怀不太会喝酒,还喜欢闹腾。”

“麻烦小傅你照顾了。”

姜怀没想到他妈妈居然会说这个,顿时有些尴尬。他杯子里刚刚倒了一瓶鸡尾酒,这时候才偷喝了一口。

傅柏钦看了姜怀面前的杯子一眼,沉稳开口道:“阿姨放心,我会照顾好姜怀的。”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句:“姜怀很好,不闹。”

姜妈妈放下心来,和傅柏钦说了几句之后忍不住道。

“小傅要是有空就来我们家做客。”

“我们家就在A市,离学校不远。”

“好,阿姨。”

“有时间一定去。”

傅柏钦回应了一句,语气很端正,叫姜怀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他还从没有见过傅柏钦这个样子,感觉比论文答辩还要认真?声音里的冷漠微微褪去,叫姜怀看着有些惊讶。

姜怀妈妈这时候对姜怀这个新室友印象极好,忍不住对姜怀道:“你周末带小傅他们回来啊。”

“我亲自做饭。”

“知道了妈。”

姜怀点了点头,看了屏幕一眼:“妈,那我们唱歌了啊。”

姜妈妈心情不错,笑起来挂了电话。

姜怀自己感觉不到,但是姜怀妈妈却能感觉到。

这个小傅好像对他们家姜怀有些不一般。刚才提到姜怀时都是夸的话,自己儿子什么样他知道,连她都听的有些不好意思。

姜怀妈妈摇了摇头,忽然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感觉错了。

另一边,姜怀看向傅柏钦。

“不好意思,我妈妈不太放心我。”

刚才傅柏钦和他妈妈通话,他不由有些尴尬,总觉得怪怪的。

傅柏钦看了他一眼:“没事,阿姨也是关心你。”

姜怀见傅柏钦不介意,这才放下心来,想起他妈妈的嘱托,这时候笑道:“那下次带你去我家做客。”

两人在这里说悄悄话,那边被偷了麦克风的老一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候转过头来。

“我麦克风呢?”

姜怀:……

才发现啊。

他轻咳了声,一本正经的解释:“老大唱完下一个该傅柏钦了。”

老一目光移向傅柏钦,顿时不敢讨要,这时候只好收回了对姜怀怀偷麦克风的大胆行为的质问。

老大沉浸式的演唱了半天,还录了视频给嫂子,这时候抱着麦克风终于唱完了。

下一首姜怀点的歌出现,老一念了一遍名字,怀疑地看向姜怀。

这不是姜怀的歌吗?怎么傅柏钦唱?

随着前奏响起,姜怀拿过另一个麦克风来,这时清了清嗓子。

他准备和傅柏钦合唱一曲,如果中途傅柏钦不会,他还能接上,以免高冷室友尴尬,再也不参加这种聚会。

然而在歌曲开始时——傅柏钦却真的会唱。

低沉悦耳的冷质感声音在耳边响起,虽然和歌曲里的民谣有些轻微的音质差别,却是另一种不同的好听。

姜怀诧异的睁大眼睛。

却不知道他听的歌早在傅柏钦耳机里循环了许多遍。

不是多么刻意的听,只是有时候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傅柏钦总是会鬼使神差的放姜怀喜欢的歌。

他对歌曲没有什么偏好,只有这几首歌一直放着。

傅柏钦微微垂下了眼。

姜怀一直认真的听着,这时候简直觉得耳朵要.爆.炸了。莫名觉得傅柏钦的声音比原声还要好听。

他对好听的好看的一向都很留意,也因此十分敏.感。

在傅柏钦低沉声音响起时,姜怀耳朵就微微有些红。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被映照了出来。

他微不可查的轻轻遮了遮耳朵,克制住酥麻感,却冷不丁的对上了傅柏钦的眼神。

傅柏钦不知道什么时候看了过来。

姜怀有些僵.硬.,他耳朵红了不会被看出来了吧?

两人目光相对,一瞬间氛围有些奇怪。

好在老大老一很快就热闹了起来,这时候激动鼓掌。

“太好听了!”

老大一对比自己刚才的演唱,简直心酸落泪。

姜怀眨了眨眼,收回目光来,轻咳道:“那是当然。”

傅柏钦好像就没有什么不厉害的。

傅柏钦看着狮子兔骄傲的样子,仿佛刚才唱的很好的人是自己,忍不住笑了一下,将麦克风给了姜怀。

姜怀其实唱歌不好听,就是喜欢凑个热闹。

在刚刚傅柏钦唱了之后,他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就随便唱唱啊。”

老一这时候凑了过来,和姜怀一人一个麦克风,默契地开始乱叫。

两人的氛围和刚才傅柏钦单独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像是一下子由演唱会专场进入了广场舞环节。

老大不忍直视的扶了扶额。

傅柏钦笑了一下,靠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姜怀在前面玩。

分明前面有两个人,老一高壮的身躯比姜怀还要显眼。但是傅柏钦就只看得到姜怀一个。

狮子兔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傅柏钦忽然又想起了姜怀昨天高兴时忍不住跳到他身上的样子。

这时候拿起水杯,忍不住喝了口冷水。

姜怀和老一一直闹到一首歌结束,才倒在沙发上。

他肺活量费完之后,顿时嗓子有些干,目光就瞄到了自己之前倒的那杯鸡尾酒上。

只是鸡尾酒而已,和果酒差不多,喝一杯应该也没事吧?

他是一杯倒的性子,不过这一点除了家里人没人知道。

姜怀玩的脸蛋红扑扑的,这时候走过来举起杯子喝了口。

甜橙味儿的鸡尾酒,喝着像是橙汁。姜怀一口下去,就被冰的清醒了大半,身上闹出来的热意也消退了不少。

他低头又喝了口,这时候就看到了傅柏钦挑了下眉。

“阿姨说你酒量不太好。”

姜怀点了点头:“就两口。”

傅柏钦看着他只喝了两口。

信守承诺。

只是没想到两口鸡尾酒也能把姜和喝醉。

在甜甜的橙汁酒下肚之后,姜怀就呆在座位上准备吃饭了。

他拿起筷子来,一切正常。

然而傅柏钦看他手伸出去在盘子里摸了半天,筷子夹着空荡荡的地方,就是不夹螃蟹,这时候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姜怀。

姜怀神色认真地看着盘子。

像是在和盘子里已经死了的大闸蟹做搏斗,伸出筷子一夹一个空气。

傅柏钦:……

“要什么?”

“大闸蟹。”姜怀乖乖道。

“等着。”

傅柏钦戴上手套,在姜怀旁边放了一个盘子后,拿出大闸蟹来给他剥。

老大老一在前面抢麦克风,姜怀乖乖等着。

目光落在傅柏钦修长宛如艺术品的手上。

傅柏钦伸手卸了大闸蟹的蟹腿,一件一件的剥好给了姜怀。

姜怀眼前还有些不清晰,但是看到剥开螃蟹时总算能够认出了,这时候接过来,低头认真干饭。

只是……光吃也不安稳。

姜怀刚吃完一个蟹腿,这时候却忽然一把抓住了傅柏钦。

傅柏钦顿了一下,转过头来,就见姜怀看着盘子里,疑惑问他。

“大闸蟹怎么在跑?”

盘子里的螃蟹被傅柏钦卸的零零散散,无异于五马分尸。实在叫人看不出来要怎么跑。

傅柏钦沉默了会儿,看向姜怀。

姜怀:……

“我好像有些晕,是不是喝醉了?”

他真的两口就醉了?

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傅柏钦倏然笑了一下,在姜怀疑惑时,开口道:“你没醉,是螃蟹在跑。”

一边的老大目睹这一幕,简直震惊,这时候不由看向傅柏钦。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睁着眼睛说出来瞎话的。

这样的螃蟹还能跑?

这又不是僵尸蟹。

他神情古怪,有些复杂。

旁边老一还在唱歌,李立程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终只能看见傅柏钦哄着姜怀。在吃了螃蟹和糕点之后乖乖闭上了眼。

李立程:……

他看的时间长了些,这时傅柏钦也抬起头来看着他。

“怎么了?”

“没事。”

老实人老大回过神来,这时候摇了摇头。

没事,没事。

他只是有些没想到高冷不近人情的室友在对待姜怀的时候居然是这种模样。

感觉……反差挺大的。

螃蟹在跑的话回荡在脑海里……

李立程觉得他以后可能会有些无法直视螃蟹了。

姜怀睡在沙发上,这时候完全清醒不过来。

傅柏钦就坐在他旁边,见他睡的不舒服,这时犹豫了一下,将姜怀换了一个位置,让他头靠在了自己这边。

老一唱完歌回来才发现姜怀睡着了,看着睡的跟小猪一样的人,不由震惊。

“他怎么了?”

傅柏钦看了他一眼,老一立刻自觉的放低了声音。

“喝醉了。”

老一看着旁边的两口鸡尾酒,神情震撼。大概所有人都没见过两口鸡尾酒都能醉的人。

老大和老一都有些无奈:“那要怎么回去啊?”

他们玩了会儿,再有一个小时就要走了,姜怀这怎么还睡着了?

“你们继续吧。”傅柏钦看了眼。

“他这会儿睡的正热,暂时不回去了。”

“等会儿我带回去。”

老一刚想说这么见外做什么,姜怀怀也是他们室友啊,就被老大拦住。使了个眼色后道:“那等一会儿再走吧。”

两人换了点抒情的歌曲在前面唱着。

傅柏钦低头看着睡着的姜怀,这时忍不住将目光落在了姜怀脸颊上。

喝了酒之后白皙的面容有些红,眼尾也染上了颜色,更像只红扑扑的兔子了。

他勾起唇角,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姜怀脸颊。

入手柔软的触感十分舒适,叫人几乎一捏就不想放开了。

傅柏钦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室友熟睡的时候偷捏室友脸颊。但事实上他就是这样做了。

姜怀脸睡的有些热,被冰冷的手指一贴,立马不舒服的转了个身,将自己脸藏了起来。

傅柏钦笑了一下,这时候收回手来。

老大老一唱完和女朋友视频报备了一下,已经晚上九点了,也该回寝室了。

两人转过身来,没想到姜怀还睡着。

老一头疼的看了眼外面,这会儿外面已经冷下来了,晚上又起了点儿风。

姜怀这可怎么办?

他刚要伸手叫醒姜怀,就见傅柏钦摇了摇头。

“不用叫了。”

“让他再睡会儿。”

可是那要怎么回去?

他正疑惑着,下一刻就见傅柏钦站起身来,小心挪开姜怀之后,这时居然转过了身。

“我背着吧。”

老一:……

背着?

他惊讶地看着这位高冷疑似有洁癖的傅学长,发现他真是背起了姜怀,将人稳稳当当的放在了背上。

老一张开的嘴被闭了回去,这时候忍不住看了眼老大,就见老大也神色有些复杂。

傅柏钦背着姜怀在前面走着,在临走前还弄了个外套给姜怀盖在身上。

老一看了会儿,转过头去看着老一。

“傅柏钦会不会对咱们姜怀怀太……好了?”

老一一瞬间有些无法形容这话,傅柏钦居然对姜怀比他对女朋友还要体贴。

这正常吗?

老大也有些疑惑,不过他也不是多事的人,只是对小姜好而已,他拍了拍周团肩膀。

“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走吧。”

姜怀睡的迷迷糊糊间被背出去,一瞬间就被冷风吹的有些不适应。幸好傅柏钦将衣服披在了他身上。

姜怀伸手抓住衣服,又往背着他的温暖源泉边靠近了些,这时候恨不得整个人都藏进傅柏钦背上。

傅柏钦察觉到耳边毛茸茸的触感,身体微僵了一下。

姜怀柔软的头发擦过他后颈,带着些微微冰凉的触感。

离的近了,傅柏钦似乎能够闻到姜怀身上的甜点香气。

很清淡,却很好闻。

他背着姜怀的手不自觉收紧了些,在姜怀往他背上缩时,这时候低声开口。

“姜怀。”

可惜背上的人并没有听见,姜怀还在睡着。

傅柏钦怔了一下。

垂下眼,忽然笑了一下。

想问一个小醉鬼什么呢?

他摇了摇头,松了口气后,压下了心底的躁动。

从后街到宿舍的距离不远不近,但是傅柏钦一路背着居然也没有换人。叫老大和老一佩服不已。

两人虽然都是正常的男大学生,但是体力上还真不如傅柏钦的多。

老一体虚的甚至连姜怀都比不过。

在回到宿舍楼的时候,老大看了眼,连忙三步两步上去打开了宿舍门。

傅柏钦将人背回去,转头道了声谢。

老大连忙摇了摇头:“应该的,应该的。”

姜怀也是他室友,没必要这么见外。

他推开门,示意傅柏钦进去。

傅柏钦本来是想要将姜怀放回他自己床上的,但是姜怀今天晚上出乎意料的粘人。

或许是傅柏钦身上太舒服了,又或许是被背的时间太长了,这会儿不想挪动。

姜怀趴在傅柏钦背上不想下来。

傅柏钦转头看了眼,这时候只好先将姜怀放在了自己床上。

他床铺上有同款的沐浴露气息,是属于傅柏钦的味道。

姜怀在嗅到熟悉的气息之后慢慢松开了手,倒在了傅柏钦床上,伸手就抱住了傅柏钦的被子。

看着一个醉鬼在洁癖的床铺上胡作非为,老一眼皮跳了跳。生怕傅柏钦将姜怀怀扔出去。

这简直是在挑战洁癖的底线啊!

但出乎老一意料的是,傅柏钦并没有介意。

这时看着姜怀在他床上抱着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只是走过去,在姜怀被子蒙住头无法呼吸的时候将他从被子里剥了出来,让红扑扑的脸颊冒出来透气。

姜怀呼吸正常,被剥出来后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自然地仿佛这是他睡了将近一年的床铺。

老一:……

“这怎么办?”

姜怀怎么睡人家床上去了?

傅柏钦摇了摇头。

“让他睡吧。”

“我今晚睡上铺。”

老一见他没有扔出姜怀的打算,这才放下心来,和老大去洗漱。

毕竟已经很晚了,几人都累了,两人收拾好后上了床铺。

傅柏钦没有先用浴室,而是在看到姜怀因为酒气睡的有些不舒服时,这时转身走到浴室里洗了条干净的毛巾,拿出来替姜怀擦了擦额头和手。

微微冰凉的感觉落在掌心,姜怀舒服的眉梢松了些,忍不住握住了傅柏钦手。

寂静的夜里,老大和老一在疲惫了一天之后就已经睡了,只有宿舍桌上的电脑光源微微亮着。

姜怀在伸手勾住傅柏钦手的时候,傅柏钦微微顿了顿。

只是一个十分没有安全感的动作,在睡着时想要找到一个东西握在手中而已,却叫傅柏钦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这时候在漆黑的夜里盯着姜怀看了很久。

在姜怀握着他的手想要转身的时候,他忽然问:“姜怀,还喜欢秦峥吗?”

很低,很轻微的声音。

与其说是在问姜怀,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已经睡着的姜怀无法给出回答。

傅柏钦看着两人勾在一起的小指,微皱了一下眉。

今天晚上,他居然不希望……姜怀再喜欢秦峥了。

……

姜怀宿醉了一夜,第一天早上起来简直头痛.欲.裂。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来,就看到宿舍里人影闪动。老大老一兵荒马乱的来回,好像在说什么。

姜怀眨了眨眼,终于听清了传到耳朵里的话。

“快走快走,今天早上迟了。”

姜怀:……

他睁开眼睛,老大正好回头看了眼,见他醒来后嘱托道:

“你今天早上第一节没课,再睡会儿,不着急。”

“实在头疼就请假,我们中午给你带饭。”

姜怀:……

好像头是有点疼。

昨天晚上是怎么了?

因为昨天玩的迟,两人睡的闹钟都没有叫起来,这时候连忙收拾好后跑去上课了。姜怀躺在床上,记忆还有些断片。

只记得自己最后唱完歌之后喝了两口鸡尾酒,剩下的就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躺在床上还在拼命回想,这时候浴室门打开,傅柏钦走了出来。

“你还没去上课啊?”姜怀十分自然的问。

傅柏钦:“今天没有课。”

他本来是想去公司的,不过看了眼宿醉后还蔫蔫的姜怀。

傅柏钦开口:“想吃什么?”

昨天晚上吃的其实不多,姜怀早上起来就饿了。只是老大老一刚才着急上课,姜怀也不好意思叫带早餐。

没想到傅柏钦现在居然有时间,他眼睛亮了些,趴在床上数:“蟹.粉.包和馄饨吧。”

这是他最近早上最喜欢吃的两样。

傅柏钦点了点头。

“我大概半个小时回来。”

“醒了就去洗漱吧。”

床上的人点了点头:“谢谢。”

姜怀目光抬起来。

恍惚中有些奇怪,莫名觉得傅柏钦今天早上怎么特别高?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他室友男神身材,宽肩腿长。

但是今天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他在上铺都需要仰望着看?

姜怀有些疑惑,一直到傅柏钦转身离开,才收回目光来准备起床。

然而他掀开被子一看,却忽然发现有些不对。

这不是他的被子?

等等,这床铺怎么这么矮?

一分钟后……姜怀看着自己躺的位置有些茫然。

——他在傅柏钦床上。

他什么时候下来跑到对方床铺上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姜怀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脑袋当机。

这时候才明白自己怎么看傅柏钦越看越高。他微微皱了皱眉,在思考无果之后,忍不住拿出手机来联系老一。

“到教室了吗?”

一句话发过去,迅速收到回复。

“刚刚到,怎么了?”

老一还有些纳闷姜怀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会儿发消息。就见对面犹豫了一会儿,忽然问:“我怎么……在傅柏钦床上?”

老一看到消息:……

感情这人睡了一晚上全忘了?

他握起手机,趁老师还没来。这时候将姜怀和傅柏钦感天动地的室友情诉说了一遍。

包括昨天晚上傅柏钦是怎么背着他回来的,而且还给姜怀擦了脸。

一个洁癖还让人睡在自己位置上了。

姜怀:……

他麻木地看着老一发过来的信息,有些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惊悚点太多,他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先不好意思哪个。

他居然被傅柏钦背回来了……

姜怀收了手机,躺在床上,这时候猛地拿被子包住了头。

然而在包住的一瞬间,他又反应过来。

——这是傅柏钦的被子。

傅柏钦的衣被上和他本身一样,带着一阵淡淡的冷香气。

姜怀连忙松了手,伸手将人家被子小心叠好。

不行,他得趁傅柏钦回来之前将他床铺收拾好。

姜怀忍痛没有去想自己今天躺在傅柏钦床上一脸自然的和对方打招呼时对方的神情。

深吸了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洗漱完,然后跑过来整理床铺。

……

傅柏钦买完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整洁的床铺。还有上铺安静地假装玩手机的姜怀。

他目光在床铺上扫了眼,在看到姜怀叠出来的小折痕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大概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了。

这时候也没有刻意提起昨晚的事情。

见姜怀不敢看他,这时候低声道:“蟹.粉.包还热着,下来吃吧。”

室友表现的一如往常,看起来并没有嫌弃他昨晚的醉鬼行径。

姜怀微松了口气,停下偷瞄的目光,假装若无期待地放下手机爬了下来。

傅柏钦将蟹.粉.包放在一边,这时候又打开了馄饨盖子让自然降温,放在了姜怀桌前。

姜怀转头看了眼旁边傅柏钦和他一模一样的早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

“谢谢啊。”

傅柏钦:“谢什么?”

姜怀:……

“今天的早餐,还有昨晚的事情。”

“只是两口而已,我也没想到自己会醉的睡着。”

自己这么大一个人,还要人背。

昨晚傅柏钦肯定很累。

他愧疚地看向傅柏钦。

傅柏钦看着他,这时候忽然笑了一下。

“没什么。”

“不过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

“什么?”

姜怀没想到自己昨晚居然还说梦话了,愣了一下。

傅柏钦知道他在想什么,补充了一句。

“在我背着你的时候。”

姜怀:救命还有比这更社死的了吗?

鸡尾酒两口倒,睡的不省人事被舍友背回来。

还在人家背上说梦话。

他还能更社死一点吗?

姜怀吐了口气,这时候在经历重重惊吓之后,心里已经能接受任何结果了。

他忍痛咬牙道:“我说什么了?”

傅柏钦看着他表情变化。

这时候只觉得……狮子兔也太好骗了。

只是两句话就相信了,都不怀疑一下吗?

他心底想着,在姜怀纠结来纠结去的时候,挑了挑眉。

姜怀察觉到不对,这时候狐疑地抬起头,就对上了傅柏钦隐含一丝笑意的眼眸。

姜怀:……不太对啊。

他皱了皱眉。

傅柏钦:“开玩笑的,没说梦话。”

“你昨天晚上很听话。”

傅柏钦想起昨晚乖乖趴在他背上,像只软兔子一样抱着他后颈的人,心底不自觉柔和了下来。

姜怀还是有些怀疑:“真的没有?”

两人目光相对。

傅柏钦看着他,过了会儿,忽然挑了挑眉:“你想……有什么?”!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732581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