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推荐阅读: 跨界演员初三的六一儿童节人类灭种后我成了全宇宙最靓的崽宝贝你是谁我亲爱的法医小姐解药太岁犯罪心理娇妾我只喜欢你的人设放学等我某某乐可(校对版+番外)营业悖论[娱乐圈]人渣反派自救系统赠我予白这题超纲了燎原亿万星辰不及你良陈美锦

点开之后,老二万万没想到等待他的居然是双重暴击,顿时伤心的闭了网。

姜怀差点笑死,在看着老二自闭之后,这才关上手机,咬了一口用料满满的虾滑。

一口下去,他就被征服了。

“好好……次。”

姜怀下意识转头想要告诉傅柏钦,结果因为被虾滑咬开的汁水烫到,这时候有些口齿不清,脸颊都鼓了起来。

看起来……可爱到不行。

傅柏钦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之后,眯了眯眼,忽然有些想看姜怀头顶上真的长出兔子耳朵的样子。

心脏微微有些痒动,他抿唇克制着,这时候倒了杯冰水放在姜怀面前。

“先喝水。”

姜怀没想到这么烫,点了点头,咽下虾滑之后连忙喝了一口水。

冰冰凉凉的清水止住了嘴里的热气,叫姜怀总算是缓解了些,转过头去道:“不愧是要排队几小时的店,名不虚传。”

这几乎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虾滑了。

傅柏钦微微挑了挑眉,看着姜怀像是兔子一样一口一口的迅速吃饭。

他吃的安静,但是速度却不慢。经常吃的烫到嘴,然后又喝水镇压。傅柏钦本来没什么胃口的,但是在狮子兔的影响下居然也有了那么些食.欲.。

不过一连半个小时,姜怀都是在吃肉。

傅柏钦看了眼,这时候在菌汤锅里煮了几根青菜。在煮熟之后用公筷夹给姜怀。

“荤素结合。”

姜怀:……

算了,吃了那么多喜欢的,就勉强给油麦菜一点儿面子吧,不然它也输的太难看了。

周围的肉类消耗殆尽,但是油麦菜的篮子却满满当当,绿的独树一帜。姜怀勉强地给油麦菜面子,吃了几口青菜之后终于有些饱了,这时候抬起头,就看到傅柏钦也已经吃完了,顿时向傅柏钦发出询问。

看着狮子兔眼睛亮亮地望过来,傅柏钦顿了一下,也评价了句:“不错。”

“下次可以再来。”他放下筷子。

姜怀想到傅柏钦刚才也给他夹了菜,这时候都快吃完了。于是也礼尚往来的给对方也夹了几根油麦菜。

然而姜怀那会儿吃饭的时候服务员中途进来收拾了一次海鲜壳,将他手边的筷子放乱了。公筷的位置和姜怀的筷子混在一起,叫他一时之间也没有发觉。

姜怀没有多想,还以为自己拿的是公筷,这时候给傅柏钦夹在了碟子里,期待地看着他。

傅柏钦看了眼碟子里青脆的油麦,想到刚才狮子兔咬着青菜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样子,这时候垂眸也夹了起来。

“谢谢。”

姜怀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目光转过去,却忽然发觉不对。

欸?等等,这个筷子……

他又往旁边仔细看了眼,认出来这好像不是公筷。

这是……他自己的筷子!

“不好意思啊,我没发现刚才那个是我的筷子。”

“刚才那菜是用我筷子夹的。”

救命,他居然用自己的筷子给傅柏钦夹菜了,他不会生气吧?

姜怀尴尬死了,傅柏钦有洁.癖.,肯定得难受死。想象一下要是自己有洁.癖.,被别人用自己的筷子夹菜,哪怕那个人没什么毛病,也绝对会介意的。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傅柏钦,已经做好了对方不高兴的准备。

傅柏钦刚刚放下筷子,听见这话后看向姜怀,看见他紧张的样子,忽然有些想笑。他微微移开目光。

“没事。”

分明有洁.癖.,如果换一个人这样,他一定会生气。但是对象是姜怀……傅柏钦奇异地发现,他居然没有一丝介意。

——他好像很难对狮子兔生气。

室友声音平静,听着好像真的没有生气,叫姜怀心底松了口气。这时第一次想着……傅柏钦的脾气也太好了吧,刚才那样都没有情绪。

他微微抿了抿唇,给傅柏钦又打了一个面冷心热的标签之后,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两人吃完之后,已经到了中午一点。他们从学校出发的早,这家火锅店上菜也快,因此即便是吃了不少时间,在结束时也还没有耗费多少时间。

傅柏钦看了眼时间,带着姜怀到了附近一座公寓里。

在被带到公寓的时候姜怀还有些茫然,直到傅柏钦指纹打开门之后回过头来。

“进来吧。”

姜怀:……

“这是你家?”

他以为傅柏钦刚从国外回来,没有在A市定居呢。

傅柏钦点了点头:“不算是家,只是买的一套房子。”

他买了之后一直没有来住过,只是在考虑到姜怀要画画的时候想了起来。

宿舍里环境嘈杂,这里刚刚好。傅柏钦之前每周都叫保洁打扫过公寓,所以公寓很干净。在打开门后,他转头道:“先睡一觉,两点再开始工作。”

姜怀被安排的妥妥当当,没想到还能再睡一觉。在看到崭新整洁的房间时点了点头。

傅柏钦笑了一下,在临走之前垂下眼。

“午安。”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微微有些苏麻,姜怀莫名地心脏漏了一拍。

一直到躺在床上时还有些不自在。

不过今天跑了一天,为了下午养好.精.力好好画漫画,他还是闭上了眼睛。

夏天打开的窗户里微微吹过来一缕风,让房间里温度变得十分舒服。姜怀翻了个身,慢慢地就睡着了。

傅柏钦在外面工作时顿了一下,打了个电话之后走到书房处理工作。

……

姜怀一觉睡到两点十分,闹钟响了之后才醒来。耳边叮铃叮铃的,他抬头看了眼眼前的环境,慢慢回过神来。

他现在没在学校宿舍,而是在傅柏钦在校外的公寓里。

嗯,他一只手遮住眼睛。在眼前的困意慢慢消散之后,才坐起身来,伸手关了闹钟。睡了一个多小时,之前的瞌睡几乎都已经睡完了,姜怀在眨了眨眼之后,只觉得有些渴。

他握着手机伸手打开门走出去,就看到傅柏钦正在电脑前。

在看到他出来之后,这时停下了手。

刚刚睡醒的狮子兔头顶上的呆毛愣愣的翘起,看起来懵懵的。

乌黑卷翘的长睫微微闪了闪,直直地看着他。

“喝奶茶吗?”

姜怀点了点头。

傅柏钦站起身来,走到厨房。

他熟门熟路的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绿茶。姜怀没想到傅柏钦会现场做奶茶,有些惊讶。

“你会做?”

傅柏钦看了眼电脑:“刚刚学的。”

“试试怎么样。”

姜怀不由有些期待。

他目光在房子里看了眼,开放式的厨房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落地窗前放了一瓶花。

色彩浅淡的花朵映照在窗前,被光影打的五颜六色。

姜怀微微眨了眨眼:“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没看到花。”

这栋公寓傅柏钦不常来,只是日常打扫干净而已,进来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东西。但是他一觉睡醒,不仅冰箱有牛奶和绿茶了,窗前还有漂亮的花束。

姜怀有些怀疑自己不是睡了一个小时,而是睡了一整天,不然怎么变化这么大。

傅柏钦转过头来,看着狮子兔疑惑的样子,开口道:“花是刚才叫跑腿买来的。”

“放在窗前好看些。”

他顿了顿,补充了句:“你们学艺术的不是很注重氛围吗?”

“有花的话,心情会好。”

冷淡寡言的酷哥面无表情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叫姜怀有些意料之外。没想到傅柏钦这么细心,甚至连这个都想到了。

.粉.色和白色相间的多头小玫瑰放在窗前,有种清新的朝气,一下子点亮了整个冷淡的公寓,叫人看着心情就变好了。

姜怀忍不住凑过去嗅了嗅,闻到了一点细微的香气。

很好闻。

他整个人慢慢舒展了起来,莫名就觉得心情很好。

站在落地窗前等了会儿,傅柏钦就将奶绿煮好了,这时候走了出来。

姜怀转过头去,看到傅柏钦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绿色的小恐龙杯子来,将煮好的奶绿倒了进去,这时候递给他。

姜怀:“小恐龙杯子?”

他看着恐龙尾巴的杯环,有些惊喜。

傅柏钦点了点头:“这间房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刚才叫跑腿添置用具,正好想到了你喜欢绿恐龙,顺便一起买了。”

傅柏钦作为主人家简直超过合格界限的贴心,姜怀端着小恐龙杯子只觉得越看越喜欢。低头喝了口后,恨不得自己身后也长条尾巴来摇一摇。

时间在这座公寓里好像变得缓慢了不少,姜怀在喝完之后,才放下杯子,高兴道:“我们开始吧。”

傅柏钦点了点头。

这座空间绝好的公寓就是最好的画画场所。在姜怀去准备他的画板时,傅柏钦走过去拉住了窗纱,这时候转过头来。

狮子兔忙忙碌碌的组装半天,在将位置挑好之后,将上一章漫画放在旁边。

姜怀勾起唇角,看向傅柏钦。

“可以了。”

傅柏钦站在窗前。

姜怀脑海里回想着接下来的漫画场景。

兔子先生在察觉到白狼的存在之后停了下来。在工作人员的解释下,狮子兔先生才知道对面让他几乎浑身僵.硬.的气息是一只白狼发出的。

这只白狼曾经是十分厉害的兽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现在暂且没办法恢复兽人原型。

因为白狼威慑力太强,在来到工作中心之后几乎没有人会选择白狼来互相帮助。

房间里的白狼冷酷地看着外面的兔子,在看到兔子失明之后,才有些明白对方没有像是其他动物一样看到他躲开的原因。

他随意地准备收回目光,以为这只兔子会像其他动物一样离开,去挑选前面的狗和猫,然而让它意外的是。

在听到工作人员的解释后,兔子迟疑了一下,敲着盲棍走了过来。

叮叮咚咚的声音通过画笔下的深浅色彩画出,姜怀表情认真,手底下白狼深邃的眸光微顿。

就听到兔子先生迟疑了一下,道:“嗨,白狼先生。”

“那个,你愿意成为我的伙伴,和我一起生活吗?”

白狼和狮子兔的镜头一幕一幕的分切过去。

姜怀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在抬起头来看着傅柏钦时,将白狼的反应画了出来。

房间里的白狼意外地抬眼看着外面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子,似乎没想到它会选中自己来签订合同。

然而兔子先生软乎乎的微笑着,虽然因为素食动物的本能被白狼危险的气息威慑的有些发抖,但还是握着盲棍坚持地站在房间外。

兔子先生空洞的目光出乎意料的坚定。

毛茸茸的兔子耳朵垂了下来,白狼在看了会儿后,眯了眯狼眸。

不知道是不是兔子先生的坚持触动了它。白狼在威慑之后,居然破天荒的第一次同意了这只兔子的请求,愿意走出房间。

工作人员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从不参与工作的白狼居然会选择一只素食的兔子。

画面的最终是兔子先生和白狼先生签订了合同,一只兔爪和狼爪同时按在了上面。

姜怀微吐了口气,看着第二幕漫画,微微眨了眨眼。

完成了!

然而他这会儿灵感爆棚,感觉还能继续画下去。姜怀抬起头来,傅柏钦看出他还沉浸在漫画里。

没有打断他,只是走过去倒了杯奶绿放在姜怀面前,然后继续站好。

姜怀在喝了口奶绿补充体力之后,很快又重新进入了状态,手中的笔动了起来。

傅柏钦看着他乌黑的眼睫垂下,眼神专注。不知道过了多久,姜怀才抬起头想起来似的不好意思道:“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

“你累不累?”

今天开始的比那天早,这会儿天色还没黑。傅柏钦看了眼窗外摇了摇头。

“你继续吧。”

“我们八点回去。”

姜怀松了口气,趁着自己灵感还在,继续画着。

转眼间签订合同的画面完成,姜怀镜头一转,画到了兔子先生和白狼离开工作中心,回家的样子。

兽人之间有特殊的气息感应,白狼走在前面的时候,失明的兔子先生不需要导盲棍就能察觉到白狼的方位,从而正常行走。

一兔一狼有惊无险的从悬浮车上下来,来到了一栋破旧的公寓楼前。

姜怀收了手,揉了揉酸软的手腕,继续画着。

第三幕是白狼入住公寓之后的事情,虽然公寓十分破旧,但是却五脏俱全。狮子兔和白狼一只动物一个房间,开始了和平的同居生活。

姜怀在画好公寓的场景之后,在下一个镜头,画到白狼洗澡时却有些为难。

他忽然停下了笔,这时候咬着唇。

姜怀平常并没有这个坏习惯,只有在没有灵感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咬.嘴唇。他微微用力了些,柔软的唇瓣上顿时有些红。

傅柏钦抬头看了眼,微微皱起了眉。

“姜怀。”

他忽然开口。

姜怀抬起头来,下意识地放松动作,就听见傅柏钦问:“没有灵感?”

姜怀点了点头。

前面都很顺畅,但是画到白狼洗澡的时候就有些卡住了。

画家要了解自己笔下的每一个人物,漫画家也是。他刚开始画的很顺利,但是最后才发现,他对白狼的了解好像还是不太够。

这让他从画家视角来画更加亲密的白狼时显得有生疏。

他神色苦恼。

傅柏钦顿了下:“我是谁?”

欸?

姜怀有些奇怪傅柏钦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迟疑道:“秦峥的堂哥。”

傅柏钦看向姜怀,目光微沉:“我不仅是秦峥的堂哥,还是你的室友。”

“现在排在第一位的——只是你的漫画模特。”

“所以姜怀。”

他忽然笑了一下:“如果无法画出来,不用为难自己。”

“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

本文网址:http://nilaopomeile.23quan.com/4710421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