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其他类型 >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 第 116 章 116.(【三更】陆以诚,你赶紧走...)

第 116 章 116.(【三更】陆以诚,你赶紧走...)

推荐阅读: 东宫有福君子怀璧不见上仙三百年我不会武功分手逆青春判官渭北春天树娇鸾八卦误我全球高考天下第一叶秘书又说我坏话我有一个秘密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娇妾末世之重生御女帝凰之神医弃妃我还能苟[星际]赠我予白

真心话大冒险?

陆以诚微微诧异。没想到她会说玩这个游戏。

主要还是上一回在农家乐玩这个游戏,差点玩出心理阴影了,总觉得没什么好事。不过她又说,只是他们两个人玩?

江若乔见陆以诚不吭声,又问道:“怎么了,不想玩吗?”

肯定不是没时间,不然也不会约她看电影逛街,那……是不想玩?

陆以诚连忙摇头,“没有,就是,”他选择诚实,“就是上一回玩这个游戏,挺不愉快的。”

江若乔被他逗笑,捧着杯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是说那次在农家乐哦?”她乐不可支问道。

陆以诚无奈地点头,“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太过惊险。他是不会忘记的,估计在场的人以后玩这个游戏时,也一定会想到那一次,印象太深刻了。

江若乔突然来了兴致:“所以,你那次最后一个联系的异性是我。”

陆以诚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

当然,如果是别人,他又何必抗拒回答那个问题,又何必去喝酒。

江若乔突然心情美妙起来。跟当时截然不同,当时她只是无语。

“放心好了。”江若乔环顾一周,“现在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人,不会不愉快的,就当是打发时间。”

这样的场合,真的很适合玩这样的游戏。

就看陆以诚配合还是不配合了。

逛街……明天再去逛也是一样的。

陆以诚只能点头,“你等我一下,我将这里收拾一下。”

江若乔欣然应允,“去吧皮卡丘。”

陆皮卡丘起身,化身为勤劳的小蜜蜂开始收拾小饭桌,他动作麻利,没一会儿就将碗筷都收拾好了。除此之外,陆以诚又点上了几根蜡烛,还从置物框里拿了一个橙子出来,这才跟江若乔坐在沙发上,准备玩这个令人心跳加速的游戏。

现在的陆以诚已经很会剥橙子了。

当然他购买最多的水果也变成了橙子,只因为江若乔爱吃。

这里没有啤酒瓶,陆以诚将自己的钢笔贡献出来,江若乔兴致勃勃地在桌子上转动着他用了好几年的钢笔。谁知道,笔尖这头是对着她的。

江若乔:非酋也不是这样的吧??

陆以诚低低地笑了起来。

怕江若乔会生气,又赶忙敛住笑声。

江若乔:“真是对我不友好,好吧,我选择真心话,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陆以诚真的不知道该问她什么。

最想问的问题,他不敢问,也问不出口。

其他的问题,他觉得只要多多观察,就都能找到答案。

江若乔见他还在想,叹了一口气,“你对我还真的一点儿都不好奇的?我的真心话你也不感兴趣吗陆以诚?”

陆以诚赶忙摇头,“不是。”

他很有兴趣,想了解她的所有所有。

连她小时候的一切都想知道。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他问。

江若乔:“???”

她诧异地看着陆以诚,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问什么来着,她最喜欢什么颜色?

这种问题是能出现在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中的吗?

江若乔四处看了看。

陆以诚问:“怎么了?”在看什么?

江若乔面无表情地说:“我以为教导主任在这里。”

不然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还这样一本正经,好像他们玩的不是游戏,而是在上公开课。

小学生玩这种游戏,也不会问别人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吧?

陆以诚当然听得出来她在笑他,却很认真地回道:“可是,我是真的想知道。”

想知道她所有的一切,喜欢什么颜色也想知道。

江若乔愣了一愣,跟他对视,确实也看到了他的认真。

他真的想知道这个问题?

可以,这很陆以诚。

“好像没有最喜欢的颜色。”江若乔也同样认真地回他,“每年喜欢的颜色也都不一样,今年的话,我比较喜欢紫色,蓝色我也挺喜欢的。不过今年喜欢不代表明年也喜欢,我去年喜欢绿色,今年就很一般了。”

陆以诚第一反应:“还能这样?”

江若乔瞥他,“你这就是少见多怪啦,每年都有流行色你知不知道?”

陆以诚迟疑着摇了下头,确实是不知道。

“每年都有流行色,每年也都不一样。”江若乔叹了一口气,“行吧,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我每年喜欢的颜色也不一样。”

陆以诚:“知道了,记住了。”

“好了。”江若乔示意他去转动钢笔,他倾身,转动了一下钢笔……

结果又对准了江若乔。

江若乔叫了起来:“陆以诚你出老千是不是!”非酋也不带这样的啊。

陆以诚也很无辜,“没有,要不我再转一次?”

江若乔摆摆手,“那就没意思了,行吧,我这次选大冒险。”

很少玩这种游戏的陆以诚:“……”

好难。比加班还难。

“一般都是说去搭讪谁,这是在外面玩的时候。”江若乔给他讲述,“或者给谁打电话表白,你选一个。”

她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他让她打电话表白。

那么,下一秒他的手机就会响起来。

然而……坐在她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是陆以诚,陆以诚下意识地摇头,“不了。”他不喜欢这样去要求别人。搭讪也好,表白也罢,他不会做这样的要求。

江若乔:“……”

陆以诚绝对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他也不知道,打从娘胎里来,她还是第一次帮一个男生追她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有这样的待遇了。

“行。”江若乔点头,“那你自己想。”

陆以诚想了想,正好橙子也剥好了,“不如你来冒险吃橙子?”

江若乔是真的无语了,“你这橙子有毒啊。”

还让她冒险吃橙子,亏他想得出来!也只有他能想得出来!

陆以诚还是将剥好了的橙子递给了她。

……

又来了两局,这次江若乔人品大爆发,钢笔终于转到了陆以诚这边,她摩拳擦掌,兴奋极了,“陆以诚,陆同学,你自个儿选吧,是大冒险还是真心话!”

陆以诚见她开心,他也开心,“真心话吧。”

江若乔笑了两声,“那好,我要放打招了。”

她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她知道,自己问的是废话,但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自己也看得出来。但……还是想问。

之所以给陆以诚破例,之所以帮着他追自己,是因为,她觉得她是在做正确的事,是在做她想做的事。

她知道,她哪怕站在原地不动,他也还是会费力地来到她面前。

他不知道她的心思,也不懂她的心思,但他还是会朝着她走来,还是会对她好,然后说一句,他只是做他想做的事。

她最近也是良心发现,或者说,只对他良心发现,她希望的是,他体验一次传说中最幸福的感受。

世界上最幸福的感受是什么?

是发现你喜欢的人,也在喜欢你。

总觉得,他这样好的人,应该过得开心一些。

陆以诚听到这个问题,下意识地,看向了她,又垂眸思考了几秒钟后,这才回道:“有。”

他有喜欢的人,每天都会怀揣着一种心情去折一朵玫瑰。

江若乔也安静下来。

即便是回答一个字“有”,他也好像很庄重很虔诚。江若乔,你真的不亏了。所以,为这样一个人破例又怎样呢?他难道不值得吗?

陆以诚问的一些问题,在旁观者听来是无聊的。

他要么问她喜欢什么颜色,要么问她喜欢什么天气,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江若乔之所以不觉得无聊,是因为她感觉到了,他是真的想知道,这种被珍视的滋味谁也无法抗拒。

“陆以诚,这把完了以后就结束吧。”江若乔说,“这次我选真心话,你问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

陆以诚沉默了。

他有最想问的问题。

要这样错过了吗?陆以诚不愿意。他终于鼓足了勇气,怀着一种义无反顾的心情,他终于、终于将那个问题问出了口——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江若乔也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

他早就想这样问了。

“这个问题嘛……”江若乔不打算打趣他,毕竟这个问题,她可以回答“有”,这也是最后一个问题。

可是这样会让他七上八下。

江若乔啊江若乔,这一定是你人生中的唯一一次。

不可以再有第二次,也不可以再为第二个人破例。

她看着他,盯着他,“手伸出来,手心朝上。”

陆以诚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伸出了手,江若乔见他这模样,忍俊不禁道:“我有一种我是老师,你是要挨戒尺的学生的错觉。”

陆以诚:“……”

现在老师不能用戒尺打学生了。

江若乔也伸出手来,她的心跳也在节节攀升,在空中时停顿了一会儿,目光坚定地拉过了他那只手。

陆以诚像是被触电了一样。

被她拉着的手指有电流穿过。

江若乔垂眸,神情沉静地用食指在他的手心中,一笔一划的写了一个字。

陆。

陆以诚心口狂跳不已,他以为自己感觉错了,甚至想跟她说“你再写一遍”,却没说出口,而是呆呆的问道:“陆斯砚?”

江若乔:“?”

麻了麻了。

这人怎么关键的时刻就掉链子,拿出平日里学习工作的智商来啊!!

江若乔气恼不已,用手拍打了他的手心,用了一些力气。

陆以诚,你赶紧走!!

本文网址:http://jingqingpinxiaocaoshihaizitaba.23quan.com/3320395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