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其他类型 >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 第 86 章 086.(【一更】陆以诚听到那个“...)

第 86 章 086.(【一更】陆以诚听到那个“...)

推荐阅读: 台风眼渭北春天树后福皇贵妃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人渣反派自救系统我还能苟[星际]这个忍者明明不强却过分作死恰逢雨连天溺酒竹马难骑判官娇妾逆青春德萨罗人鱼(未删章节+番外)完整版SCI谜案集第三部君子怀璧分手我有一个祸水群我不会武功

虽然是连五岁的陆斯砚也会直呼幼稚的点子,但外公跟陆斯砚在听到洗手间的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时,还是纷纷忍不住屏气凝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直的盯着洗手间门口。陆以诚只是想去洗手间洗个手,顺便看看自己脸上的伤究竟吓不吓人……在洗手间躲了一会儿,发现这事情确实是躲不掉,才要出来。

陆斯砚口里还在念叨着:“右脚、右脚,拜托了一定要是右脚先出来!”

外公侧过头瞥他,“别念了。”

搞不好他们父子真的有什么心灵感应呢?

陆以诚打开洗手间的门,刚迈出来一步,就听到陆斯砚的大声喝彩,小孩高兴得不得了,在沙发上跳来跳去,“我赢了我赢了,是右脚是右脚!!”

其实对陆斯砚来说,说不说给妈妈听,好像也没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他猜对了!!真的是右脚先出来的啊!

外公明明眼里带着笑意,嘴上却很遗憾地说:“诶呀,这是怎么回事!”

陆以诚:“?”

他不解地看着他们,“怎么了?”

陆斯砚立马捂住嘴,不想说这是他跟太姥爷之间的打赌。

爸爸说过,小孩子不要总是打赌打赌的。

外公耸耸肩,“我们很无聊,只是打个赌而已,看你是左脚先出来,还是右脚先迈出来。”

陆以诚:“……”

陆以诚跟蒋延打架的时候,谁也没给谁放水,陆以诚脸上的伤经过一个晚上看起来竟然比昨天还吓人。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去医院送饭,还是外公气定神闲地来到厨房,说道:“今个儿我去送饭,正好我问问乔乔她外婆现在情况怎么样。”

这算是解决了陆以诚的燃眉之急。

昨天送的是玉米排骨胡萝卜汤。

今天是甜汤,这甜汤是外公炖的,说是外婆最喜欢的银耳雪梨汤。

陆以诚简单做了几个清淡的菜,打包好,一路将外公送到了网约车上,目送着车子离开,他才回到小区。网约车是他叫的,一路往家的方向走,一路陆以诚就时不时拿出手机看一下车到哪里了。完全违背了他之前“走路绝对不看手机”的铁一般的原则。

外公到了医院后,走路带风来到了住院部。

江若乔都有些惊讶,今天怎么是外公来送饭,随口问道:“陆以诚呢?”

外公笑眯眯的看她,一边从保温桶里拿出饭菜一边说道:“人家跟我们非亲非故,怎么好意思让小伙子天天当厨师当跑腿。”

江若乔总觉得话中有话,沉默了。

外公又说:“人家年轻幺幺的,才二十岁,好不容易放长假,也没说约女孩出去吃个饭看个电影,倒是给我们当了厨师,天天天蒙蒙亮就去市场上买菜,这伺候了老小吃了,又来医院送饭。”外公拉长了音调,“就是亲儿子亲孙子也做不到这样了。”

江若乔:“……”

好吧,外公这样一番“阴阳怪气”,成功地点醒了她。

是的呀。

从排队挂号到现在,陆以诚出了不小的力……

一开始,她真的会有不好意思的心理,总觉得麻烦他怪不好的,这才短短几天啊,她竟然都已经习惯了,甚至在没看到他的时候还会问一句,怎么今天不是他来送饭?

他欠她的吗?

当然是不欠的。

江若乔沉默不语。

外公却是相信她心里都有数。毕竟是从小待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外孙女,别人不了解她,他还不了解么?如果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乔乔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男的如此靠近她的生活,即便这个人是斯砚的爸爸。

点到即止就够了,外公话锋一转,又道:“倒也不是说不好意思,咱脸皮厚是街坊邻居那里留了号的,就是小伙子吧,不太好。”

江若乔诧异地看了过来,“他怎么了?”

外公为难地说,“这怎么说啊,反正受了伤,出不了门了。”

江若乔脸色一白,“怎么回事啊!”

外公摇了摇头,“这哪知道,问了他,他也没说,反正情况看起来挺不好的。今天早上还在沙发上躺着呢,我看他是出不了门,就自己来送了。”

昨天在医院里,陆以诚跟蒋延碰上了。

难道是跟蒋延有什么关系?

江若乔一边沉思,一边盛甜汤,因为太过出神,多盛了一些,差点溢出来。

外公跟外婆偷偷对视一眼,两老都在偷笑。

吃过饭后,外公将江若乔拉到一边,说道:“今天就不用你守在这里了,你去陪陪斯砚,今儿晚上我来守。”

江若乔想说什么,外婆也附和道:“就是,让你外公守一个晚上,这么多年了,也到了该我使唤他的时候!”

外公瞪她,“你什么时候没使唤我?”

他看向江若乔,“就这样,就一个晚上,这儿这么多人呢,有医生有护士,我看你外婆现在打得死老虎,不用你担心,这好不容易放七天假,你该带斯砚出去溜达溜达,这孩子想你呢。”

江若乔实在拗不过二老,只好离开了医院。

这个点医院门口堵满了车,一直排到了医院附近的公交站。

叫网约车不太现实,只好顶着太阳,走了十来分钟到达地铁站。

地铁车厢里,她神情严肃地拉着手环。

陆以诚怎么了?

跟蒋延打架了?难道是蒋延下死手了,不然外公为什么说出不了门,什么早上还在沙发上躺着,难道是伤到腿了?

这人也是。

伤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医院?怎么不说一声呢?

一路急匆匆地赶到出租屋,她敲了敲门。

陆以诚以为是外公回来了,也没去看猫眼,可能是他家之前的老房子没有猫眼,他也没有习惯这个动作,直接开了门,看到门口的人是江若乔时,他也愣住了,等反应过来后,就想撇过头,想去遮住嘴角边的伤。

可惜江若乔什么都看到了。

她皱紧了眉头,想骂一声晦气。

当然这声晦气是送给蒋延的。

鉴于现在陆以诚算得上是半个自己人,蒋延呢,那是外人中的外人,江若乔一向都是帮亲不帮理,此时此刻,还没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就已经单方面给蒋延定罪了。实在是陆以诚这个人太温和了,如果不是蒋延主动,如果不是蒋延做得太过,陆以诚绝对不会跟蒋延打架的。

陆斯砚听到声响,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到门口的江若乔,惊喜地叫了一声,像小企鹅一样冲了过来。

江若乔只能承受住这生活的重压。

母子俩也有几天没见了。

老人家比较忌讳这一点,所以住院那天,都不让他们把陆斯砚带过去,觉得小孩子去那里不好。

江若乔也想陆斯砚了,母子俩抱着。

陆以诚侧过身子让了路,江若乔扫了他一眼进了屋子,当然换上了那双水红色的拖鞋。

陆以诚反而紧张起来。

她这样聪明,应该猜得到他是跟蒋延打架了吧……她是不是感觉到很困扰,毕竟蒋延是她的前男友,她也决心要跟蒋延划清界限,而他跟蒋延打架了。

她……是不是生气了?

陆以诚难得的忐忑不安起来,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蒋延说的那些话,他听了之后,自己都想忘记,怎么可能再复述给别人听,更不想让她也听到。

陆斯砚黏着江若乔,“妈妈,你怎么回来啦?”

江若乔也没看陆以诚,轻轻地捏了捏陆斯砚的脸,“之前说过要带你去看电影的。”

这是半个月以前的事。

有一部动画片定档国庆节,那时候她带着斯砚去商场,看到了宣传海报,当时斯砚就说很想看,她就答应了,说国庆节会带他去看电影,结果外婆的事情打得她措手不及。

如果不是外公外婆要她带斯砚去玩,她真的……已经将自己当初对小孩的承诺忘到爪哇国去了。

陆斯砚明明非常惊喜,却还是问道:“那……太姥姥呢?”

江若乔笑道:“太姥爷今天照顾太姥姥,所以可以带你去看电影。”

她停顿了一下,很真诚地道了歉,“对不起啊,妈妈差点忘记了,也差点失约了。”

好像很无奈。

小的时候她非常非常讨厌妈妈总是失约,明明答应了的事情,最后一定会反悔,一定会失约。

大了以后,她也不再期待任何人的承诺,因为总是落空。

现在她当了妈妈……好像也不是多么称职的家长,好像也没有比妈妈好很多。

陆斯砚用头顶顶了顶她的手心,故意逗笑她,“没有啦!”

他说道:“在我这里,给妈妈特意专门的设置了失约次数!”

江若乔一怔,问道:“什么?多少次?”

陆斯砚竖起一根手指,“一万次,在我这里,妈妈可以失约一万次,妈妈只要记得就好,只要不超过一万次,我不会生气的!”

江若乔不得不为之触动。

她怔怔的问道:“那我失约了多少次了?”

陆斯砚显然苦恼极了,绞尽脑汁的想了又想,也没有答案,只好摇头道:“不记得了耶,就清零吧!”

江若乔撇过头,喉咙干涩,最近似乎有些脆弱,总是容易被情绪干扰,有时候鼻酸,有时候伤心,有时候又感动。

情绪跟感情都太充沛了。

比起前二十年,都要充沛。

“哦是吗。”她只能这样回答。

不想多说一个字,就怕会忍不住带了哭腔,那就丢脸了。

陆斯砚点了下头,眨了眨眼,露出了浅浅的梨涡,“这个是跟爸爸学的。”

突然被cue的陆以诚:“我没有!”

他……没有这样会说话。

他有时候也会诧异,这小孩嘴巴这样甜,说起这些话来真是一套一套的,究竟是跟谁学的呢?

现在小孩居然说是跟他学的?

怎么可能!

陆斯砚瞪圆了眼睛,“我就是跟爸爸学的啊!”

说着,他便惟妙惟肖的模仿起一段对话来。

“老婆,我没生气。工作更重要,你去忙你的,我会照顾好斯砚的,旅游,下次再去就是了,以后多得是时间。”

“真没生气,失约?不是不是,非要这样讲的话,在我这里,你可以失约一万次。”

“多少次了?我不记得了,清零吧。”

陆斯砚的记性真的很好很好。

只是当他复述出在那个未来,陆以诚说的这段话时,陆以诚跟江若乔都下意识地看向对方。

陆以诚听到那个“老婆”,莫名的耳根发烫。

手心也不自觉地冒了些汗来。

江若乔则是想到了那个梦。

从斯砚偶尔的描述中,可以看得出来,在那个未来,“她”跟“他”非常的幸福,至少在孩子眼中,父母非常恩爱。

以前听到斯砚说的时候,她会不想听,还会觉得下头。

可是现在,听到那些片段时,她会打从内心深处感到安慰,安慰那一个在雨中哭泣彷徨无措的“她”后来过得还不错。

她甚至想到了一句很老土的话——风雨之后,便是晴天。

……

江若乔要带陆斯砚出去看电影吃饭,不过那是下午的事。

陆斯砚有午睡的习惯,等他睡着之后,江若乔才有空搭理陆以诚。

她看过来的时候,陆以诚仿佛面对的是什么严厉的教导主任,他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等待着她的“审判”。

江若乔说:“上了药吗?”

陆以诚一愣,反应过来后,连连点头,“上了上了,其实……没事。”

“这叫没事?”江若乔说话就带了点气,“这事都过去多久了,他怎么还这样。什么人啊!”

在她看来,她跟蒋延分手,有明面上的原因,有私底下的原因,也有她的私心,可这些理由,跟陆以诚都没有关系。

陆以诚看她皱着眉头,带着气的抱怨蒋延,他愣怔片刻,心里弥漫着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感受。

如果语文老师非要让他来写一篇作文来形容,在绞尽脑汁,在挖空了从小到大所学到的一切比喻修容手法后,他应该会这样写——仿佛整个人置身在一股气息中,像是童年的鸡蛋糕新鲜出炉,又像是站在麦芽糖小摊前。

陆以诚发现,自己也有伪善虚伪的一面,就比如此刻,明明心里有着隐秘的开心,嘴上却说:“他心里有气,冲着我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话一出口,他多年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令他感到羞赧。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成语——道貌岸然。

江若乔叹了一口气。

真是一笔烂账。

如果真的能扯得清谁对谁错、谁的错占据百分之多少的比例也就算了,关键是,感情中对跟错真的不是计算器。

站在外人的角度,可能大家都觉得蒋延跟陆以诚打一架,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应该的,任谁碰上这种事都接受不了。

她只好什么都不说了。

*

陆斯砚醒了以后已经快下午四点。

这孩子一放假,作息就会被打乱,午睡是一点多两点多开始睡,一直睡到三四点才起来。

陆以诚也跟着他们一块儿出去吃饭看电影,这是陆斯砚要求的,江若乔也没拒绝,实在是她很累,一个人带不了陆斯砚。陆斯砚已经比同龄孩子要懂事了,可他也是个孩子,还是个精力充沛的孩子,有时候江若乔带他出去吃顿饭,都有一种“比加班一个晚上还要累”的感觉……明明什么也没做,就是逛个街吃个饭而已,但就是累,很累……

带孩子真的是体力活。

陆斯砚高兴疯了。

动画片的排片不算多,附近的影院晚上也没有排片,江若乔只好买了四点半的场次。

进了放映厅后,陆斯砚不肯坐在中间,他的理由非常充分,“我不想当夹心饼干中间的馅儿~”

江若乔:“……”

行吧,无所谓坐哪。

于是,陆以诚跟江若乔坐在一块,陆斯砚又坐在江若乔旁边。

变成中间的馅儿的是江若乔了。

江若乔还是高估了自己,这两天晚上她几乎没怎么睡。

六人间的病房里,病人加陪护,一共十二个人,这里面有人打呼噜,有人磨牙。

等她好不容易睡着了,都没睡多久,又被别人早起去洗手间的声音吵醒。

一坐下来,又是她完全不感兴趣的动画片,一开始还能打起精神看一会儿,十来分钟后,她彻底扛不住了,她太累了,歪着头睡着了。

江若乔越睡越沉。

今天是感天动地的一天,因为影厅里没有特别吵闹的小孩,也没有哭闹着要走的小孩。

动画片时不时就来一段音乐,无疑是最好的催眠曲。

陆以诚刚开始还没感觉,直到肩膀一重,他侧过头,才发现江若乔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熟了,连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也没醒来。

除了大屏幕,周围都是一片漆黑。

这反而令嗅觉跟听觉更加灵敏。

一股清甜的香味萦绕在鼻间,甚至他能听到她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

他不由得屏气凝神,动也不敢动,就怕惊醒了她。他也猜得到,这两天她太累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快睡着,还睡这么沉。他在医院当过陪护,知道病房里的睡觉条件。

睡吧。

好好睡一觉吧。

什么都会过去的。

他貌似认真地盯着大屏幕,实际上什么都没看进去。

他情不自禁的低头看去,隔着这样近的距离,荧幕上也透着的光线,让他看到了她卷翘的睫毛以及白净的面庞。

鼻子挺翘,一缕乌发落在脸颊侧边,如此安静,又如此生动。

他甚至能够想象到,当她睁开眼睛时,她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他不敢再看了。

这个时候,仿佛多看她一秒都是一种唐突。

他一动不动地,目不转睛的看着大荧幕。

影厅里所有人都不会知道,这对于他而言,也许是毕生难忘的七十分钟。!

本文网址:http://jingqingpinxiaocaoshihaizitaba.23quan.com/3320392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