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其他类型 >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 第 46 章 046.(【三更】原来句号,是有些...)

第 46 章 046.(【三更】原来句号,是有些...)

推荐阅读: 男神养成手札豪门老男人怀了我的孩子后我跑了东宫有福身份证019娇妾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八卦误我我有演戏专用人格皇贵妃帝凰之神医弃妃分手摸金天师折腰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某某裙下臣台风眼渭北春天树白月光[快穿]

江若乔带着陆斯砚到儿童医院时,陆以诚已经挂了号并且在门口等着了。

他知道她抱不起陆斯砚,果断地在医院门口等着,等来了她。他从车后座将陆斯砚抱了出来,突然的颠簸,陆斯砚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可能是发烧的缘故,他的脸有些红,连带着眼睛也格外的水润,卷毛乖乖地耷拉着,看起来很可怜。

陆斯砚看了一眼,发现是爸爸抱着自己,妈妈在一旁焦急的看他,他又安心了,乖乖地趴在陆以诚的肩膀上,继续闭眼睡觉。

医院都有急诊,陆以诚已经提前挂了号,他抱着陆斯砚快步往里面走,江若乔也一路小跑着跟上。

这一刻的他们,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因为来急诊挂号看病的,也不只是陆斯砚一个小孩,也有别的小孩。

基本上都是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带着。小孩子睡着了,大人面上满是忧心忡忡。

医生给陆斯砚简单地检查了一下,问了几个问题后开了单子查血。

江若乔这时候才感慨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

她一个人肯定是没办法的,又是要挂号,又是要找医生开单,又要带孩子去查血……毫不夸张地说,跟打仗也没什么区别了。

等抽了血检查结果出来又找医生开了药,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

江若乔觉得,这比八百米体测还要累。

还好问题不大,医生判断应该是这两天去了山里,又回了市区,温差比较大,又频繁地换了睡觉地点,孩子有些受不了所以就出现了发烧反应。只让他们给孩子喂了药后注意观察就好,只要小孩精神好、退了烧就没问题了。

江若乔腿软,喃喃道:“我以为是我没照顾好他。”

陆以诚也累了,抱着陆斯砚,坐在她旁边的位置,他安慰道:“怎么会。医生也说了,夏季感冒高发,一下热一下冷,大人都会受不了,更别说孩子。我看斯砚精神不错,你别担心。”

过了一会儿后,他们也准备离开医院了。

江若乔心有余悸。

虽然陆以诚说跟她没关系,但她还是怕了,跟陆以诚说让他带陆斯砚回去,她中午再去看陆斯砚。

陆以诚还没点头答应,靠在他怀里的陆斯砚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生病的小孩可没有之前的听话懂事,他噘着嘴不满道:“我不要,我要跟妈妈睡。”

小孩生病了,最想找的人是妈妈,最想在妈妈这里寻求安慰。

最后,江若乔还是点头答应了。

她其实能理解陆斯砚。

因为,在她很小的时候,偶尔生病时也想赖在妈妈身边。

她曾经没有得到的点头,现在她不想陆斯砚也失望。

江若乔从陆以诚怀里接过陆斯砚,低声道:“可是我没有你爸爸会照顾你。”

这是实话。

她能照顾好自己就很不错了,哪里会照顾一个小孩。

陆斯砚的眼睛水润润的,他摇了摇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噘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我不是这样想的,妈妈也很厉害。”

江若乔愣了一愣,低头一笑。

那笑容跟以往都不一样。

陆以诚看着她。

也许是错觉吧,此时此刻的江若乔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女孩。

不是妈妈,而是一个可能跟斯砚同龄的小女孩。

她有些满足,有些开心,在她低头时,他甚至能捕捉到那一抹释然。

释然吗?也许是他看错了。

陆以诚极少极少会叫出租车,这一次,他拦了辆出租车,带着江若乔跟陆斯砚回了酒店。本来出于避嫌,他是不该上去的,可看了一眼她细白的胳膊,又觉得以她的臂力,抱着陆斯砚回房间,未免太考验折腾她了,于是在江若乔的默许之下,他抱着陆斯砚跟着她进了酒店电梯,再跟着她来到了房间门口。

江若乔刷了房卡,门开了。

陆以诚抱着陆斯砚进去,他目不斜视,绝不去细看房间里的一切,恨不得当自己是瞎的,将陆斯砚放在床上后,这就准备离开。江若乔倒没有不自在,因为陆斯砚在,她也不敢把贴身衣物随便乱丢乱放,现在呈现在视野中的,也没有令陆以诚这个牡丹直男不自在的东西。

“斯砚昨天换下来的脏衣服呢?”陆以诚问。

江若乔啊了一声:“在洗手间的置物架上,我准备早上叫洗衣服务的。”

陆以诚点头:“你找个袋子,我带回去。”

江若乔:“……噢。”

陆以诚进了洗手间去收拾陆斯砚的脏衣服,一件一件放进袋子时,视线却放在了挂钩上的白色连衣裙。

是她昨天穿的那件裙子。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移开了视线。

*

江若乔补了眠。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陆斯砚测量体温,烧慢慢在退了,她不禁松了一口气,给陆以诚发了短信说了这件事,这才发现,昨天睡前她的邮件来了新的邮件,是那家公司的HR发来的,跟她约了今天下午面试。

她惊喜不已。

没想到自己居然过了笔试。

基本上笔试过了,面试也差不多稳了,只要发挥正常就行。她快速地回了邮件,表明自己下午一定会准时到达公司。

离约定的时间也不过才三个多小时了。

江若乔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精神正兴致勃勃地看电视的陆斯砚。

这个面试机会太难得了,她连菜鸟都不是,如果跟HR说修改面试时间,她担心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是放斯砚一个人在酒店,怎么想怎么不靠谱,但是今天天气又太热,将斯砚打包回陆以诚那里,路上会不会太折腾小孩了?毕竟烧虽然在退,但也还是在发烧。

思来想去,江若乔只能给陆以诚发短信,询问他今天有没有空。

陆以诚收到短信时,正在厨房煎饺子。

他空出一只手来,准备回她的消息时,蒋延从房间出来,趿拉着拖鞋去洗手间时,正好路过厨房,见陆以诚在忙,他走了进来。

陆以诚一开始没注意到蒋延来了。

等蒋延来到他身旁时,他的手机还停留在跟江若乔的短信聊天界面。

陆以诚慌了慌,想要锁屏,却摁错了键,摁到了音量键。

还好蒋延没有注意到他的手机,只是盯着锅里,“煎饺子?”

陆以诚:“嗯。”

蒋延过来,他才意识到家里不只是他一个人。

只是这饺子没多少,还有十来个左右,肯定是不够两个人吃。

蒋延想起什么又有些欣喜地说:“刚才若乔给我发了消息,约我今天傍晚见面。”

他被江若乔拉黑了。

今天天气这么好,还真是有好事!

一觉醒来就看到了若乔给他的消息。

蒋延喜不自胜,也没意识到陆以诚一脸平静地给锅里的饺子翻面。

“你说她是不是原谅我了?”蒋延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我之前是怎么样的,她都知道,她肯定想通了,知道那就是个误会。”

陆以诚没出声。

等蒋延终于离开厨房后,陆以诚重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着她的短信,他神情沉静,回复了消息:【有空。】

所以,她问他有没有空,是真的有事。

江若乔收到他的回复后,松了一口气:【你把你的身份证号给我一下,我定个钟点房。】

想了想,她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我今天下午两点半有面试。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想错过。我给你另开一间房,你帮忙照顾斯砚,我会跟前台说,就开在隔壁的房间。】

关键时刻,是不能节约这点钢镚的。

让陆以诚过来看孩子,是可以的。

但让他呆在她的房间里,她还不在……似乎是有点不合适。

她也怕他放不开。

以他谨慎的性子,肯定都不会坐在她的床上。

陆以诚想回“不用浪费”,但手指停留在回复界面,他又想起来那是江若乔的房间。

虽然是酒店的房间,但他进去呆上几个小时,确实不太好。

他删除了“不用”这两个字:【我自己订。】

江若乔:【。】

陆以诚愣住:句号是什么意思?

他还在纳闷,江若乔又回了消息:【还好斯砚能背出你的证件号码,给你订了一个钟点房,六个小时。】

陆以诚叹了一口气,原来句号,是有些些不满、或者反对的意思。

他懂了。

他回复:【谢谢。】

江若乔收到消息,唇角翘起,这陆以诚……还真是客气啊。

*

江若乔之所以会给蒋延发消息说见面。

并不是什么见鬼了原谅他了。

跟原谅也扯不上关系。只是今天老板娘跟她打了电话,一方面是确认她有没有收到款项,另一方面则是好奇她跟蒋延的事。只因为蒋延昨天甚至去了他们经常拍摄的那几个园子,老板娘看到了,以为他是来找江若乔的,便跟他打了招呼,谁知道他还反过来问老板娘江若乔有没有住在她家,问老板娘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老板娘都惊愕不已。

这让江若乔有些心烦。

不过想到原著中,男主也是苦苦挽留过女配。

分手就分手了,还要解释什么呢?解释了又有什么用呢?

不管解释或者不解释,结局只有一个,那还是分手。

难不成他还以为,她能听了他的解释,就傻乎乎的答应复合?靠,太平洋的水都进了她的脑子,她都不会这样自贱好吗?

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然而她是这样想的,蒋延却不是。她想了想,既然蒋延想解释,那她就听他解释。

解释完了,应该就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吧?

她真不希望等到开学了,还要陪他上演偶像剧剧情。

这个人就是太没眼色!!简直可以列为她历来交往、暧昧过的对象中最没眼色最不自觉的一位了。

要是换做其他人,哪里还有脸解释,分手就分手,乖乖地在角落呆着就好,哪像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本文网址:http://jingqingpinxiaocaoshihaizitaba.23quan.com/3320388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