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其他类型 >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 第 31 章 031.(【一更】陆斯砚气得捂住耳...)

第 31 章 031.(【一更】陆斯砚气得捂住耳...)

推荐阅读: 蝴蝶轶事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竹马难猜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继妹非要和我换亲我跟他不熟风月狩香江神探[九零]权倾裙下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他穿成了帝国瑰宝无人渡我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听她的[先婚后爱]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穿成天才男主的反派亲妈[七零]贪睡东家有喜铁锅炖天劫

跟江若乔聊完之后,蒋延回了房间。

他还想跟她多单独呆一会儿,不过她看起来很累。

农家乐的房间都是按照宾馆标准间装修的,房间二三十平方左右,有两张一米三五的床,还有独立的洗手间。陆斯砚本来是想找江若乔的,但无奈江若乔被蒋延叫走了,陆以诚只能带着他回了房间。

一米三五的床,即便是陆以诚一个人睡都有些局促,更别说还加上一个小孩。

老板也知道这个问题,给他们拿来了垫子打地铺。

蒋延回房的时候,陆以诚才带着陆斯砚从洗手间出来。

升级为奶爸的陆以诚现在很会照顾陆斯砚,给他洗了手,又擦了脸跟背,抱着陆斯砚坐在床上,陆以诚又从背包里拿出之前在超市买的爽身粉。动作细致的给陆斯砚脖子还有腋下跟腿窝都擦了爽身粉,陆斯砚很怕热,稍稍不注意就会冒出痱子来,

陆斯砚乖乖地坐在床上,他换了睡觉的衣服,这会儿只穿着小背心跟小短裤,凉快极了。

他微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由着爸爸给自己涂痱子粉。

蒋延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失笑道:“现在小孩都吃什么长大的,养得这么好。”

站在蒋延的角度来看,陆斯砚这小孩,的确生得很好。

皮肤很白,个子不算高,但也不矮,身材属于微胖,笑起来还有梨涡。

一头自然卷更是可爱。

除此以外,这小孩一点儿都不闹腾。一双眼睛跟黑葡萄似的,看着很机灵。

像他们这么大的学生,实际上还真没几个有耐心跟小孩打交道。

不过陆斯砚是个例外,这次来的人中,每一个都喜欢逗他,他还笑眯眯地回应别人。

完全满足了他们心中对“小孩”的最高期待跟要求——长得可爱、脸上肉乎乎的、别人家的(意味着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活泼又懂事……

陆以诚给孩子擦了痱子粉后,拍了拍他的手,“躺着去吧。”

陆斯砚速度很快,爬到一边,靠着枕头拉上被子,作出要睡觉的样子。

屋子里的空调很给力。

陆以诚拿起陆斯砚换下的衣服去了洗手间。小孩喜欢闹,又怕热爱流汗,所以中午睡觉时,陆以诚都会让他换一套衣服,这样的天气,换下来的衣服他用手搓一搓洗干净放在外面晒一两个小时就干了。

陆以诚去了洗手间洗衣服。

蒋延就坐在床边,饶有兴致的盯着陆斯砚看。

陆斯砚这会儿还不困,见蒋延看他,他轻哼了一声,却也没说什么。

大多数时候,只要不惹到陆斯砚,陆斯砚都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小孩。

蒋延越看,就越觉得这小孩真眼熟。

在哪里见过呢?

他也没想起来。

难道说所有长得好的小孩都是一个样子?

陆以诚三下两下就洗好了衣服,在房间了找了衣架,将衣服挂在窗户外的伸缩晾衣架上,这才关上了窗户。

转过头来,见蒋延目不转睛的看着陆斯砚,他垂眸,走了过去,挡住了蒋延的目光,“看什么?”

蒋延摸了摸下巴,也学着陆斯砚躺在床上靠着枕头,随口说道:“没什么,就觉得你家这小孩看着蛮眼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陆以诚:“……”

“还真是你家的小孩。”蒋延顺口说,“好像跟你有点像。”

陆以诚还是没说话,沉默着背过身给陆斯砚盖好被子,又去调了空调的出风口不对着床头。

蒋延其实也就是随便聊聊。

这么一件小事,陆以诚没有给予回应,他也不可能一直提,便换了一个话题,“你申请不住校,那以后是住自己家吗?”

陆以诚摇了摇头,“不是,再找个学校附近的房子。”

“啧。”蒋延有些好奇,“怎么突然想到要搬出去住,还是要租房子,我刚开始还以为你住家里。”

如果搬出去后住家里,那还可以理解,可搬出去后,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就令人不解了。

总觉得没太大必要。

陆以诚实在是很头疼。

事情是很简单的,可问题是,暂时还不能说。

一个谎言,必然要用另一个谎言来圆,他不喜欢这样,思来想去,只好说了实话,指了指躺在床上滴溜溜的看着他的陆斯砚,“我以后还要照顾他,住学校不太方便,住家里又太远了。”

蒋延诧异,“你照顾这小孩?”

他险些脱口而出“为什么”。

为什么呢?

这小孩没有父母的吗?不过这话他咽了回去,因为他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着小孩的面提起父母,似乎不太合适。

要是这小孩的父母出了什么事不能尽到照顾的责任呢?

或者这小孩的父母也许不在了呢?

突然提起来,要是惹得小孩伤心难过,那就不好了。

陆以诚回:“嗯。”

蒋延猜到这小孩是陆以诚的亲戚,两个人都姓陆,并且陆以诚还决定照顾,关系肯定不一般。

其实也没必要追问太清楚了,应该是小孩的父母或者别的亲人没办法照顾,所以才轮到陆以诚。

同学两年,蒋延也很了解陆以诚,这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蒋延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一个暑假过去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思及此,他说道:“上次借你的三千块我等下转账还给你,之前事情太多了,忙忘记了。”

养一个小孩,应该挺花钱的。

陆以诚瞥了他一眼,“嗯。”

蒋延自顾自地说:“本来想给若乔买个包当生日礼物的,她不肯要,我想了一下,也确实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还是以后给她买更好的更贵的吧。”

陆以诚沉默不语。

陆斯砚撇撇嘴。

聊着聊着,蒋延将手枕在脑后,“说起你租房,我想起了一件事,这次开学,我公司一个前辈也终于凑齐了首付款,看他的朋友圈已经签了合同,我看了他发的户型图,还真别说,房子不大,但还是有三个房间,主卧室啊书房啊儿童房都有,老陆,不瞒你,我是羡慕了,什么时候我也能买一套房子娶若乔呢?”

陆斯砚气得捂住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可蒋延说得正起劲,焉有住嘴的道理,他继续说:“我是希望一手拿着毕业证,一手拿着结婚证,不过这年头,不买套房子,让她跟我租房结婚,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实际上,陆以诚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对于感情方面的事,不管谁问他,谁跟他倾诉,他都没办法给予什么有用的意见。

因为他自己就是单身,也没跟人谈过恋爱,更没喜欢过谁。

既没有理论知识,也没有实战经验,他又能指引谁呢?

可这一次,只要蒋延细心一点就会发现,陆以诚这一次是不一样的。

以往他都是不作声的听着,脸上表情是很平静的。

此时此刻,他眉眼之间闪过一丝不耐以及隐忍。

这些情绪,一闪即逝,无法捕捉。就连陆以诚自己也没发现。

蒋延这边还在幻想着跟江若乔结婚的种种,陆斯砚的耐性可不如陆以诚,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啊啊啊这个人为什么一直说跟他妈妈结婚的事!!烦死人了!!!

陆斯砚憋红了脸,终于没能忍住,气咻咻地说:“她才不会跟你结婚!”

才不会嫁给你!!

蒋延还在痛并甜蜜着,甜蜜的是想到若乔成为自己的妻子就充满了动力,痛的是想到京市的房价无语凝噎……

冷不丁的听到这一句话,他坐了起来,看向床上的陆斯砚。

陆以诚已经眼疾手快的捂住了陆斯砚的嘴巴,用眼神警告他。

蒋延不生气,反而觉得陆斯砚很可爱,这会儿也是无聊得很,居然有了兴致去逗一个小孩,“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女朋友,我们感情特别好,平日里几乎都不吵架,她也说好了毕业会留在京市,我们肯定是能结婚的啊……”

陆斯砚气得不得了。

恨不得都想说“你说得这么好,那在未来你也没有娶我妈妈,我妈妈也没有嫁给你,哼!”,可陆以诚捂着他的嘴,他没有发挥的余地。

蒋延又道:“小孩,说真的,我觉得你长得挺可爱的,这样吧,等我跟若乔结婚的时候,邀请你来当花童怎么样,到时候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陆斯砚是又急又气又委屈。

我妈妈才不会嫁给你!!

听了当花童这话,陆斯砚更是气成了河豚,可能是嘴巴被捂着,情绪没法说,便化成了眼泪掉了下来。

陆斯砚的眼泪掉在陆以诚的手上,他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赶忙放开了。

陆以诚看着陆斯砚眼眶红红的。

蒋延的话还在耳边盘旋,他攥紧了拳头,下颚线绷紧,目光淡漠,“别说了。”

陆以诚的语气都像是带了些冰碴子,“我让你,别说了。”

蒋延愣住。

同学同住两年,这是蒋延第一次,第一次看到陆以诚发脾气,他的声线沉稳,却带了一丝疏离冰冷。!

本文网址:http://jingqingpinxiaocaoshihaizitaba.23quan.com/3320386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