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章 081.

推荐阅读: 卡牌密室某某少女情怀总是诗制霸好莱坞荡漾证道从遮天开始影帝渭北春天树怦然为你一剑霜寒太岁第一赘婿营业悖论[娱乐圈]不见上仙三百年六零之惬意人生不能修仙的我只有去培育魂宠了末世之重生御女咸鱼他想开了特别调查组[刑侦]贫僧

第81章

等傅礼衡抱着佟雨雾进了屋子关上门以后,才发现她的穿着打扮有多奇怪。

看着像是学生装,但乍一看,又不太像。

佟雨雾见傅礼衡盯着自己的衣服看,有些害羞,但又悄悄地挺起了胸,故意装作淡定的样子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圈,问道:“好看吗?”

鉴于她每次问他这种问题,都是为第二天做准备,傅礼衡合理地怀疑她明天是要穿这一身参加婚礼,她似乎不知道她这样转一圈都露出什么来了,他本来就喝了一点酒,这会儿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窜,他舒了一口气,沉声道:“好看,但不适合你,明天也不要穿出去。”

佟雨雾目瞪口呆。

穿、穿出去?

他真是满脑子废料!谁会穿情1趣学生装出去啊!

不过这不是重点……

“我怎么就不适合了?”佟雨雾气恼不已,“你是说我已经不再年轻,还是说我身材不好,穿不起来?”

她的胡搅蛮缠,一向令他头疼,他捏了捏鼻梁,“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衣服过分了。”

“哪里过分?难道你也是那种不允许老婆穿短裙子的那种油腻直男吗?”

现在、此刻的傅礼衡,尤其的想念过去两年那个温婉懂事的妻子。

他越来越招架不住现在的她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傅礼衡扯了扯领带,想让自己轻松一点,露出的喉结也滚动了一下,“你这个裙子太短了。这是什么衣服?”

佟雨雾一秒认怂。

这裙子岂止是太短,简直就是尽最大可能的在节省布料。

连她这么一个脸皮厚的人穿上都有些难为情。

她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是我以前的校服,我就试试看自己能不能穿。不过我十几岁时跟现在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你看,我以前穿都很宽松的,现在好紧身了。”

傅礼衡静静地看着她,说道:“你不要骗我,如果我没记错,你读的初中高中也是我的母校。”

佟雨雾:“?”

草,大意了。

傅礼衡虽然不是肥宅,也基本上没看过什么漫画,但他很聪明,仔细地从头到脚打量了她一下,又看了看这衣服,超群的记忆力让他对这一身所谓的学生装有了印象,他皱了皱眉,“这是不是那天快递盒子里的衣服?”

佟雨雾:“…………”

“对,是的,我没记错。”傅礼衡当时只觉得那些衣服很奇怪,现在穿在她身上,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是不是那种……”

他话还没说完,佟雨雾就红着脸一鼓作气说道:“不是我买的,是宋湘送给我的,我也不是想穿,是宋湘给我打电话一定要我穿给她看,我才穿的!”

傅礼衡的表情更疑惑了:“穿给她看?”

其实傅礼衡真的只是在表达他的疑虑,可是他一向说话都没什么表情,声线也平稳得一批,这传到佟雨雾的耳朵里,常常会曲解成另外一种意思——

【这是不是那种衣服,你为什么要买?】

【不是你买的?】

【宋湘买的,她为什么要给你买?让你穿给她看?】

【你不要骗我,这肯定是你买的。那你为什么要买?】

佟雨雾成功地因为傅礼衡的三言两语而恼羞成怒了,她转过身要往洗手间走去,“是,不是穿给她看的,穿给狗看的,我现在就换下来!”

傅礼衡不明白她好端端的为什么又生气了,身体比意识更快一步拉住了她,将她往怀里一带,双手准确无误地放在了她的细腰上,两人靠得很近,呼吸都在缠绕着,分不清是她的气息,还是他的。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也是水到渠成的。

傅礼衡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他是很难抗拒得了这样的她。

正当两人一路亲亲到撒着玫瑰花瓣的大床上、而他的手也驾轻就熟的要解开扣子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抓住了他的手臂,小脸红扑扑的,喘着气问道:“那个呢?我没带……”

计生用品是一定要有的。

她现在还没想怀孕,最好还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了。

傅礼衡一愣。

佟雨雾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也没带计生用品,也对,谁出门收拾行李还准备小雨伞啊。

见他露出这表情,她又有一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了,当初是谁不戴套就不做的,至今她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憋屈,现在也总归是要他尝尝这种滋味了!

要做,可以,你现在就出去买。

佟雨雾看他,恶劣地一笑:“老公,酒店对面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哦。”

傅礼衡:“…………”

他大手一伸,在床头柜的盒子里找出了一个计生用品。

佟雨雾表情凝固了。

傅礼衡说:“一般酒店都会有的,不需要去便利店,你不知道?”

她怎么知道?

小说里、电视剧里都不是这样写的,都是男主角深夜跑到便利店去买,谁知道酒店有啊!她今天光顾着跟宋湘侃大山,光顾着化妆换衣服了,谁有那个美国时间去翻一翻酒店房间有没有那个东西?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怎么会知道?难道他已经很熟了?

佟雨雾一秒提前进入贤者模式,完全没了兴致,“我当然不知道,我又没跟谁在酒店呆过一晚上,倒是你,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

傅礼衡瞥了她一眼,“第一,我家也有开酒店,第二,我过去两年一年有一大半时间都在酒店。”他蹲了一下,“你今天怎么跟个炮仗一样?”

套话失败。

佟雨雾气得凑上前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的下巴狠狠地咬了一下。

只可惜,她就算再作,也没真的想让他出血,这点力道对于傅礼衡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算是安抚她。

本来刚才的气氛都要转淡成为“纯盖棉被无事发生”了,因为这一个小动作,佟雨雾也被他重新勾起了兴致,一时之间屋内的温度似乎也在上升。

没一会儿,那学生装就散落在地上,下一秒,傅礼衡的西装也覆盖上去。

床也在轻微晃动着。

***

这个胡闹到很晚很晚的晚上,体力也透支了大半的傅礼衡睡得很沉,一向都不会做梦的他,今晚很难得的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在这个梦里,他是旁观者,看着另一个“他”坐在办公室里工作,就像是看电视剧一样。

办公室还是他那个办公室。

没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是周特助,周特助来到“他”的办公桌前站定,语气平静又谨慎:“傅总,太太、不,佟小姐已经从松景别墅搬走了,除了离婚协议书上的东西,她什么都没带走。是她的朋友陆茵茵小姐来接她的。”

“他”签文件的动作顿了一顿,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周特助办事一向稳妥,沉默了几秒钟,又开口汇报情况:“佟小姐这两年一直都有在经营微博,截止到昨天,她的微博粉丝突破了百万,曾经也上过两次热搜,大家都知道她是豪门太太,公司的公关一直做得很好,粉丝们都不知道她的丈夫是您。”

“佟小姐这一个月都没有更新微博,有部分好事者在微博评论下说她已经离婚了,有一些小道消息传出来。傅总,需要去公关吗?”周特助想了想,知道自己的老板对微博并不了解,对工作以外的事情都不怎么上心,有些提醒还是很有必要的,“现在网友们抽丝剥茧的能力很强,一旦他们直到佟小姐恢复了单身身份、再加上有好事者的推波助澜,可能他们会对佟小姐的前夫是谁很感兴趣,时间长了,论坛的帖子删得太频繁的话,反倒会更引来别人的注意。”

周特助顿了一下,见老板有在听他说话,又补充道:“您和傅氏都不愿意成为别人的谈资,如果被外界知道您是佟小姐的前夫,也许下一步就会被人扒出所谓离婚的内幕。是否趁着这件事还没有被人注意之前,提前公关,跟微博高层谈一谈?”

“他”静默了一会儿,点了下头,语气依然平静而冷淡,“就这么做吧。”

梦到了这里就被打断了,傅礼衡醒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是早上六点整。

他靠在枕头上,抬起头看向天花板,回忆着那个梦,不由得按了按额头。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梦里他跟她还离婚了,还什么微博粉丝百万……

细节都太真实了,真实到他还以为是真的。

只是这个梦可不怎么吉利,梦到离婚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摇了摇头,看向躺在身侧的佟雨雾,她大概也是累极了,睡得很沉,床单是白色的,她的头发是黑色的,穿着的还是黑色的吊带睡裙,本来她睡觉就不怎么老实,这会儿侧身躺着,裙摆上移,什么都看到了。

她的皮肤很白,在黑白两种极致的颜色之下,几乎是透明的。

时间还早,他是已婚人士,不需要给老肥当伴郎,睡到太阳照射进来也没关系,他重新闭上眼睛,大手一揽,将她拥入怀中,鼻间满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本文网址:http://haomennyupeibuxiangpochan.23quan.com/3180311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