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071.

推荐阅读: 任务又失败了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六十二年冬无人渡我我跟他不熟假少爷离家出走后[娱乐圈]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岁岁平安厌春花风吹过岛屿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再少年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风月狩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从盒而来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守寡后我重生了

第71章

秦宅。

管家进来书房的时候,秦淮正惬意地一边拿着棋谱一边下棋,他的表情一直很平淡,管家站在一旁将打听到的事情很艰难地说出口时,他也面不改色,夹着一粒白子落在棋盘上,这才悠悠地说道:“知道了。”

秦淮身边最忠心的便是这跟了他三十年的管家,这些糟心的事情管家听了都生气心累,五十岁的人了也是一脸怒容,秦淮反而神色淡淡,似乎没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您不生气吗?她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让您跟少爷之间有隔阂……”

秦淮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盯着棋谱,轻笑了一声:“父子之间本来就不必太过亲密,老孙,人是会变的,她毕竟跟了我近二十年,当年她也不是这样的,说起来,我也有很大的责任。”

嘴上这样说,面上却还是一派平静。

管家也叹了一口气。

当年的吴慧君一开始的确不是这个样子的,那时候她从小城市来到燕京,无依无靠,应聘到了秦家的公司成为文职人员,因为工作出色,她自己也很刻苦,从完全不懂英文到了口语流利的程度,她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出色,一步步成为秦淮的秘书……她给秦淮当了近十年的秘书,之后又一跃成为秦太太,堪称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典型例子。

“这是很有意思的事,一个出身贫寒或者普通的人,在见识了豪门的奢侈豪华以后,有的人会固守本心,这种人实属难得,有的人则会迷失自我,欲望会使人清醒,也会使人糊涂,大多数人可能都是后者。”

秦淮放下手中的棋谱,“准备一下吧。”

“是。”

***

离任务开始时间还有三十多个小时,足够她准备装备,正要出门时,手机微信振动个不停,打开一看是群消息。

上一次关于基金会的任务挑战,很遗憾的是,算她在内一共也就四个人完成了任务。

她的铁杆闺蜜陆茵茵、处于试用期观察期的预备闺蜜宋湘、靠这一波涨粉百万的郑思月以及她。

其他人太过咸鱼,纷纷捐赠了五十万给罕见病儿童献爱心。

等这几天恢复过来以后,原本装死的咸鱼们也都开始陆陆续续冒泡了——

【雨雾宝贝,这几天无聊死啦,有没有新的挑战任务的鸭!】

【对啊对啊,我妈听说我输了挑战,气得给我零花钱都减半了,不过五十万我还是拿得出来的,不怕再输,就怕无聊。】

【一直等着雾姐呢,雾姐看我!】

真是一群不知人间疾苦的纨绔子弟。

佟雨雾摇了摇头,她对系统发布的任务避之不及,他们却还要催她发布任务,真是……

行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一个个上赶着要受罪要捐钱,她总不能拦着。

佟雨雾:【那我就出任务啦,我为环保事业添砖加瓦!两天后开始,七天内交通开销不超过七十块,记住,蹭别人的车,油费AA制,别人不要也要算在开销里。老规矩,失败了自觉捐五十万,我替宝宝们谢谢你们的慷慨啦。】

【……】

【…………行!雾姐是个狼人,我参加了!】

【其实我还蛮想见识一下燕京的地铁到底有多拥挤呢。】

佟雨雾没再去看群里的消息了,只让她的小助手陆茵茵去统计一下人数,接着便专心开车去傅氏找傅礼衡。

自从不用挑战“食”这种类型的任务后,佟雨雾就彻底放飞自我了,别说是做饭,就是早餐都是心情极好了才会做,夫妻俩去公司附近的餐厅吃了顿晚饭后便前往商场运动店去购买自行车。

如果傅礼衡上一次骑自行车是十年前的事,那么佟雨雾则要追溯到更久以前。

在她的印象中,女生骑的自行车是那种很少女心很淑女的,不需要多粉嫩,毕竟她已经二十五岁了,但骑车的样子一定要优雅,绝对不是店里摆放的这些。

与其说是自行车,不如说是山地车。

就算不是正儿八经的山地车,外形上都在山寨,佟雨雾看着另一个年轻男生试骑自行车,差点就打消了念头。

她难以想象她自己骑这种自行车的模样,总觉得再怎么外表淑女柔弱的人搭配这山地车,都一下变得女汉子了呢。

“我喜欢挺直腰骑自行车。”佟雨雾委婉地说道。

因为她的挑剔,两个人一连去了好几家店,才终于找到了她看得上的自行车。

那是一辆女士自行车,颜色也很少女心,导购介绍是海蓝宝石,但其实更像是冰淇淋色,好看极了。

当佟雨雾试骑自行车时还特意让傅礼衡给她拍小视频想看看骑车时是什么模样,会不会有损她的气质,如果不是导购见她确实有想买的意思,也有买得起的能力,也要阻止她这一行为了。

傅礼衡突然发现,他今天下午恶补了那么久的关于自行车的知识,都是浪费时间了。

她根本不会去考虑自行车的车轮是否防滑减震、车架材质、骑行角度,她只在乎这车的外形好不好看、她骑车的样子是否优雅飘逸。

他悄悄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吸取这次的教训,下次再也不会被她忽悠迷惑。

这家店提供送货上门的服务,刷卡之后,佟雨雾就挽着傅礼衡的手离开了。

“没想到自行车还挺便宜的,居然才一万诶!”佟雨雾语气轻快,“以前许老三特别迷山地车,我们都说他幼稚,他买的那些车好像最便宜的都得好几万。不过他买的车都好丑,我当时都没好意思说。”

傅礼衡空有一肚子跟自行车有关的行内知识,碰上这么个老婆毫无用武之地,不免郁闷,“下次这种事别叫我了,我觉得陆小姐或者徐太太陪你来会更合适。”

“为什么啊?”佟雨雾不解的看向他,“难道你不喜欢陪我逛街吗?”

“我是觉得她们会更合适。”

绝口不提自己恶补了一下午的自行车知识。

佟雨雾笑嘻嘻地摇头,“不,我更喜欢跟你一起逛街,对了,我好几年没坐过地铁了,今天想去体验一下,能不能陪我呀?”

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偶尔会坐地铁,这一晃都好几年了,现在让她去重温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尽管就算逃不过剧情离婚破产了,她也不会以地铁公交代步。

傅礼衡被她磨得已经没了脾气,他静静地看她:“你认真的?”

“是啊,车就让司机过来开回家。”佟雨雾使出杀手锏,“我们还没有一起坐过地铁。”

豪门夫妻没有一起坐过地铁不是很常见吗?也就是佟雨雾有这个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了,这平平常常的一件事愣是被她说得十分遗憾可惜,好像今天不一起去坐一趟地铁,婚姻生活就不圆满了似的。

傅礼衡能怎么样呢,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好在燕京地铁便利,这商场附近就有地铁口,佟雨雾很小的时候曾经坐过燕京的地铁,那时候燕京这边外来人口也没有很多,停留在她印象中的地铁是很宽敞的,以致于当她跟傅礼衡被人群推上地铁包厢时,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小小的脸上写着大大的茫然。

这样的地铁是真实存在的吗?

还好燕京治安优良,再加上傅礼衡跟佟雨雾都极为低调,目前照片也没往外流出几张,所以这夫妻俩才能堂而皇之、不需要保镖就能在这里挤地铁。傅礼衡身姿挺拔,一手拉着手环,一手搂着佟雨雾的腰,不让别人碰到她。

他面容清隽,气质独特,被他搂着的佟雨雾也是五官精致到了极点,已经有人忍不住悄悄拿出手机准备拍下这对神仙眷侣,却发现镜头里男人正冷冷地直视这边,明明还隔着距离,拍摄者却被这眼神吓得连快门键都没按,就赶紧将手机放回包里了。

等被傅礼衡牵着走出车厢,又走出地铁,总算呼吸着新鲜空气的佟雨雾宛如死而复生一般,幽幽的说道:“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坐地铁了。”

傅礼衡被她这“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逗笑了,牵着她的手走到一边,一边导航一边说:“你总是心血来潮。”

“这里是哪里啊。”佟雨雾自然也会导航,不过有老公在,她就心安理得当个“废物”好了。

“我在导航。”

佟雨雾哦了一声,“这里离家有多远啊,应该不远吧?”

傅礼衡记下路程,收好手机,面色从容地说道:“不太远,两公里左右,按照我们的速度,二十多分钟就可以到家了。”

佟雨雾:“?”

她有很多问号。

步行二三十分钟,这还不远吗?为什么松景别墅门口没有地铁??难道因为那是富人区就歧视吗??

她做出的愚蠢决定,哭着也要走完。

等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后,佟雨雾是真的想哭了,她今天穿的是高跟鞋,又不是多好穿的鞋子,走这么长时间脚都快废了。

正当她呜呜呜感慨活着没意思时,傅礼衡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无奈地回头看她,“上来吧,我背你。”

佟雨雾一秒愣住,诧异的看着他。

他、他要背她?天知道在她每日睡前幻想偶像剧情时也没胆大到添加这种情节啊!

傅礼衡居然说要背她!

“三秒钟。”

他冷静的声音传来,她二话不说不再犹豫,赶忙跳上了他的背,他顺势托住她,道路上偶尔会有行人投来注视。

佟雨雾抱紧了他的脖子,鼻间满是他清冽的味道,突然很安心。

虽然在心里一个劲地警告自己不可以神化这一举动,背老婆可不是令人感天动地、痛哭流涕的行为,可她还是好感动好开心哦。

“我是不是很重?”她有些害羞地问道。

她不重,瞧瞧他都不带喘气的。

本来以为会听到“不重,女人,你太瘦了,我警告你给我多吃点养点肉”这样具有霸道总裁特色的话,哪知道——

“有点。”

佟雨雾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她咬了咬牙,“我才九十多斤!”

“是吗?九十几?”傅礼衡发出了直男的审问,这语气给人一种“我看你可不像九十多斤的人”的意思。

佟雨雾简直快气晕,“当然,女人的年龄跟体重都不可以随便说,”她越想越不是滋味,“那你呢,你多少斤,咱们算算体脂率,算算BMI!”

傅礼衡气定神闲地说:“男人的体重跟年龄就可以随便说?”

佟雨雾气得捶他。

两人你来我往,跟小学生似的。

此时,初秋已至,凉风习习,一切正好。!

本文网址:http://haomennyupeibuxiangpochan.23quan.com/3180307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