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036.

推荐阅读: 残废弃子穿书后在娃综摆烂了直播带秦皇汉武开眼看世界他穿成了帝国瑰宝闪婚对象是兔子全服首杀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迹部哥哥是最强警探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小皇子直播被剧透历史的千古一帝,今天也很尴尬任务又失败了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假少爷离家出走后[娱乐圈]病美人重生后,摆烂了东家有喜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同时在四本虐文里当主角受岁岁平安卧底系统抽风后我改刷怀疑值当冬夜渐暖

第36章

傅礼衡当然知道佟雨雾今天要去参加同学聚会。

从昨天开始,她就在挑选首饰了,还会参考他的意见,今天一早她也只准备了他的三明治,问她怎么不吃,她托着腮很认真地说:“我要参加同学聚会的呀,不可以吃太多,不然坐下来的时候小腹有赘肉,那不是会很难看吗?”

她还一副自己一点儿错都没有的样子。

不过可能她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在他的眼神压力之下,还是吃了一个鸡蛋跟少许水果。

这种同学聚会,按理来说,他并不应该关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准备下班时,他突然想起了之前和她一起看过的那部电影。

尽管他觉得那部浪费他两个小时的电影很难看,这种电影根本就不值得他在结束以后还费任何脑细胞去思考,但非常不巧的是,他想起来了,并且电影开头的情节在脑海中盘踞、挥之不去。

于是,鬼使神差之下,他给她打了电话。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结婚两年,也许他还不够了解她,但对于她的品行,他也是有把握的,她不是不懂分寸的人,哪怕她心里还残留着对秦易的感情,她也不会跟秦易再旧情复燃,更不会做出半点不符合傅太太这个身份的事。

她很聪明,也很识时务,这几年来,他也一直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这通电话已经打了,他也明确地表示他会过去接她,即便现在他也为自己这莫名其妙的心思而感到疲倦,可也不会出尔反尔,便来到停车场发动车子,去往她说的嘉和酒店。

另外一边,佟雨雾挂了电话以后脸上难掩喜悦之情。

今天是挑战的最后一天,她可不想在这个重要关头掉链子,她心里也做好了打算,如果傅礼衡没有给她打这通电话,她也得把这个单给推出去。

这淡出鸟又没意思的一个星期,可终于要过去了。

旁边的女同学见佟雨雾接了电话以后这么开心,便打趣道:“是不是你老公打来查岗的,他可管得真严啊。”

佟雨雾拿起杯子跟她碰了一下,莞尔一笑,“他说过来接我,其实我自己也开了车,不过他应该是担心我喝酒吧。”

今天她没让司机跟着一起来,原本就打算好了不喝酒,喝的都是橙汁。

“虽然我单身,但我今天吃饱了,请不要给我喂狗粮。”

坐在佟雨雾附近的人也都听到了这段对话,纷纷开始吹起彩虹屁——

“雨雾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夫管严呀。”

“你们夫妻俩结婚也有两三年了吧,这都快步入老夫老妻阶段了,怎么还处得跟刚结婚似的,快快,传授一点保持婚姻和恋爱新鲜的秘诀给我们!”

宋湘也很酸了。

她跟徐延清之间感情是很不错,不过也是两个家庭当初撮合的,是最老套的相亲。佟雨雾跟傅礼衡之间怎么就那么浪漫呢,谁都知道,傅礼衡为了娶佟雨雾,顶住了一切压力,这放在小说跟电视剧里,是不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浪漫情节?

她必须得承认,她羡慕死了!

一个高高在上的、不惹尘埃、高冷矜贵的男人,任何女人都不看在眼里,只为了一人回眸,眼中只看得到那人,笑容是给她的,温柔是给她的……呜呜呜徐延清你死了!

宋湘表面上还是那高贵冷艳的模样,从手包里拿出手机,给徐延清发了消息——

【在吗?】

【三分钟了,你还没回我消息,你是跟别人在一起吗?】

【很好,五分钟了,你一点儿都不关心我。】

【拉黑,以后漂流瓶联系。】+杰米哒yttke.C0M

半小时以后,佟雨雾起身,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笑得眉眼弯弯,“不好意思啊,我老公到了,他是头一次来嘉和酒店,我怕他找不到房间,我去接他,你们继续吃好喝好啊。”

佟雨雾仪态万千的扭着腰出去。

宋湘还没有接到徐延清的电话,愤愤地吃着菜。

佟雨雾刚走出包厢,就看到了从电梯走出来的傅礼衡,想到他等下会主动帮她买单,她便觉得他浑身都在散发着光芒,她主动迎上去,顺势挽着他的胳膊,歪着头粲然一笑,“还没吃饭吧,我让服务员加了几个你喜欢吃的菜,他们都没碰。”

傅礼衡低头看她,“你们还没吃完吗?”

“快了。可惜你错过了聚会上最精彩的环节。”佟雨雾语速稍稍加快了一些,“从几年前开始,我们这同学聚会就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以划拳输赢来定买单的人是谁,今天我输了,要是你刚好来了帮我划拳,以你的聪明,肯定不会输的。”

傅礼衡闻言失笑:“划拳这种事靠的是运气吧。”

“我就觉得你做什么都不会输呀。”佟雨雾侧过头笑了笑,露出梨涡,“我输了,他们一个个好像都想宰我,点了一大桌子菜呢。”

后面这话听起来像抱怨,不过她是笑着说的,就显得她跟同学们关系很好、打成一团的样子。

话说到这里,他们就来到包厢门口了,佟雨雾也就不再往下说了。

点到即止,以傅礼衡的绅士还有习惯,他今天不可能让她掏钱买单。

当佟雨雾跟傅礼衡走进包厢来时,原本还在叽叽喳喳说话的同学们瞬间就安静下来了,包厢里一阵静默,好似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

傅礼衡要年长他们好几岁,之前佟雨雾在他面前登月碰瓷时说的话并不是假的。他们这群人也是燕京的富二代,不过还有一部分人都在读书,另外一部分人要么混日子要么在公司挂职,以二十五岁的年纪,并不足以让家族长辈放心将重任交给他们。

如果说他们是无所事事的富二代,那么傅礼衡就相当于站在他们父辈甚至是祖辈台阶上的天之骄子。

+杰米哒yttke.C0M

明明他是佟雨雾的丈夫,可他们却生出一种站在面前这西装革履、气质清俊的男人是长辈级别人物的错觉。

谁还敢放肆。

还是班长最先起来,拿起酒杯乐呵呵的说道:“傅总,您好,我是雨雾的同学曾世礼,我敬您一杯,先干了,您随意。”

佟雨雾被这话逗笑了,她歪着头正好靠在傅礼衡的肩膀上,见同学们看到傅礼衡犹如看到教导主任小心翼翼的模样,便道:“班长,你称呼我老公为您,那我作为他老婆,你是不是也得一视同仁,来,你快跟我说您。”

曾世礼无语,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好,姑奶奶,您您您。”

他如果把傅礼衡当成平辈来看,只怕回去以后要被爸爸骂到找不着北。+杰米哒yttke.C0M

傅礼衡对曾世礼微笑颔首,看着佟雨雾面前的杯子,低声问,“你的?”

“恩。”

傅礼衡拿起她喝过的杯子,里面还剩有半杯橙汁,他隔空跟曾世礼示意,喝了几口,“我今天还要开车,就不喝酒了。”

在外人看来,傅礼衡跟佟雨雾是夫妻,他喝她没喝完的橙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没人会在意这个细节,可佟雨雾这个当事人大脑却放空了几秒,怔怔的盯着杯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他不是有洁癖吗?

他知不知道这是她的杯子!对,他知道的,那他为什么要喝她的橙汁!

接下来,傅礼衡安静吃饭,佟雨雾还在纳闷猜测他这个举动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一时之间也没注意去听大家的聊天内容。

“雨雾,去不去?”

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才猛然清醒过来,自己竟然因为傅礼衡这么一个小小举动就乱了心神,内心懊恼,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什么?”

“你老公坐在你边上,你就没空理会我们了是不是?”一个同学故意打趣,“雨雾,我们可不是空气,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曾世礼不是投资开了个KTV吗,他说带我们过去唱歌,给我们开最贵最大的套房,好不容易能薅他一笔,你说去不去?”

佟雨雾其实是想去的。

这是除了婚礼以外,傅礼衡第一次陪着她参加同学聚会。就算她在朋友圈发几百条秀恩爱的状态,效果也不如他陪她跟朋友同学们一起来得好。

大家都知道她是傅太太,私底下也不是没有传言说他当年爱惨了她,才会跟她结婚,可是比起宋湘,她这个受宠小娇妻的人设可能过不了两年就立不住脚了,毕竟他很少陪她。同样的,徐延清也很忙,去年的同学聚会还有今年年初小学同学的婚礼,他都陪着宋湘参加了。

佟雨雾看向傅礼衡,以撒娇的眼神、征求的口吻问他:“去不去?”

傅礼衡的底线总是一降再降的,从他给她打电话来到这里开始,就注定着今天不用太考虑什么原则性,他看得出来她想去,于是表情沉静的点了下头,“去吧。”

佟雨雾今天是真的有点儿感动了。

他拯救她于水火(虽然只是买单这种小事),现在又在同学们面前如此给她面子。

真不愧是她“最爱的男人”。

佟雨雾一时感动激动,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悄悄地朝着他探过去,在触碰到他的手时,她试探着用小拇指勾了勾,继而得寸进尺的牵住。

傅礼衡也没想到佟雨雾会做这样的小动作,从认识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在桌子底下牵手。

他侧过头瞥了她一眼,耳边是她的同学们的嬉笑打闹,在这热闹的包厢里,他坐在这张桌子前,表面上仍然是那副高冷矜傲的模样,桌子底下,却摊开手掌心,跟她十指紧握。!

本文网址:http://haomennyupeibuxiangpochan.23quan.com/3180293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