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011.

推荐阅读: 嫁给铁哥们再少年广府爱情故事娇惯有港来信[娱乐圈]七零之改嫁死对头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嫁寒门在男团选秀假扮海外选手全服首杀当冬夜渐暖守寡后我重生了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从盒而来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她来自星际最高监狱穿成天才幼崽的豪门娇弱后爸假少爷离家出走后[娱乐圈]风吹过岛屿

第11章

佟雨雾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挑战任务,就不会做无用功,毕竟离八号零点也就只有四十八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了。她想来想去,就想到了精明能干的刘姐,下午,刘姐跟往常一样给她准备了精致的下午茶,虽然她多半只会喝几口红茶,几乎不会作死去碰甜点,但刘姐还是兢兢业业的准备好。

“刘姐,坐下来陪我一起喝茶。”佟雨雾笑盈盈地说道。

偶尔佟雨雾兴致来了,也会邀请刘姐一起喝下午茶,不过结婚两年了,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刘姐并不傻,这婚房里的男女主人都不是好糊弄的主,先生虽然温和又淡漠,但毕竟很少在家,他们打交道的次数也不会多,太太看起来没什么架子,每天都是言笑晏晏,可谁也没蠢到以为她是毫无心机的。

真要一点本事都没有,还能嫁给先生吗?

于是,刘姐心里咯噔一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内心稍稍收敛了笑意,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在佟雨雾对面坐下,她可不敢碰桌子上那精致的甜点。

“刘姐,我有点好奇,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开支是多少呢?”佟雨雾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重新抬眼,满脸都是优雅的笑意。

这下刘姐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灵魂都在颤抖。

她是这边资历最老的员工,在太太跟先生结婚前就在老宅呆着了,到了这边也是充当管家的角色。

管家,管家,就是帮忙管家。

平日里这个家里的开支是从太太账上走,太太也很少会去查账。

就她知道的,太太几乎每个月都会买包买衣服,动辄就是几十万往上走,也不会眨下眼睛。

几十万的包,跟所谓的家庭开支对比,那就是九牛一毛了,太太根本就懒得去管。

其实做她们这一行的都是看菜下碟,东家要是非常精明的话,她们也只会小小的薅一把羊毛,东家如果对这种小事并不在意的话,她们就会探出脚去试探一下边缘。

刘姐知道她们这个圈里有位已经退休的前辈,可就是靠着东家在燕京买了房又买了车。刘姐也算是老实人,她并不敢做得太过,不过在生活开支上,说她没贪,那是不可能的。

贪得虽然不算少,但也绝对不多,她控制好这个度,即便太太查起来,也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太太问起来了……

刘姐不敢打马虎眼,脑子转得飞快,决定坦白从宽,她搓了搓手,一副无措的样子,“太太,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我公公得了尿毒症,每个月都得砸钱养着。”

佟雨雾一愣,刚开始还不明白刘姐这么说的意思,反应过来后,她的神色也淡了下来。

水至清则无鱼,现在又不是封建时代佣人还有卖身契在东家手上。

说白了,就是老板跟员工的关系,谁也别指望谁忠心耿耿。

刘姐这个人做事还很麻利,也管得住手底下的人,就算知道她贪了钱,佟雨雾也不至于就让她收拾东西滚蛋。

“刘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佟雨雾语气平静,“早在我跟礼衡结婚之前,你就在夫人身边,算得上是傅家的老人了,那可不是一般的情谊,你家里有困难,怎么不跟我说呢?”

“我……”刘姐诧异的抬起头看向佟雨雾。

“这件事就别声张了。下次你有困难你就跟我说,”佟雨雾顿了顿,“夫人那么看重你,让你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你也知道,夫人眼里容不下沙子,这要是被她知道了,你伤的就是她的心了,我还记得结婚前,夫人跟我说过的,说刘姐你做事踏实,人也老实,她是很相信你的。”

刘姐真要老实也做不出来这种事,她知道这傅家做主的人是谁,所以对傅夫人有时候的询问也不敢马虎敷衍。一个家只能有一个女主人!佟雨雾对这点深信不疑,这可不是在老宅,是在她自己家里,她还能容忍手底下的人把她当成老二吗?

如果刘姐不是傅夫人派过来的、且本身也能干,佟雨雾早就把她给辞退了。

等震慑住刘姐了,刘姐也懊悔得擦眼泪了,佟雨雾才真的开始谈正事,“刘姐,我想知道普通家庭一个月开支多少,你就直说吧。”

“普通家庭?”刘姐还是有些紧张,“有花得多的,也有花得少的,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一家四口一个月要用四千多。”

佟雨雾无奈扶额,四千多还过一个月,还是一家四口,简直不敢想象。

现在系统让她挑战一个星期花一千……

难,她太难了。

***

傅礼衡回来的时候,佟雨雾正在别墅的小花园里浇花。

本来这种事都有佣人去做的,但今天佟雨雾的兴致不错,这花园里的花品种没那么名贵,却都是她喜爱的,从他们主卧室的大阳台往下看就能看到花园。

在傅礼衡看来,今天的佟雨雾没有穿精致又漂亮的裙子,但也有别样的味道。

可能是在家里的缘故,她只穿了一件宽松到大腿的白色T恤,下身穿着浅蓝色的牛仔短裤,一头乌发随意扎成松散的丸子头,简单清新又漂亮。

“你回来啦?”佟雨雾听到声响,转过身来,放下手里的洒水壶,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来到他面前。

傅礼衡才发现她是素面朝天,眉眼没有上妆,比平日里要素淡一些,如同清水芙蓉一般。

回到家看到这样的一幕,而她身上跟脸上都没有化妆品的气息,这让工作了一天的傅礼衡心情莫名也轻松了许多。

“恩。”傅礼衡颔首,“你今天没外出?”

佟雨雾小脸一红,“怎么外出啊,我都睡到快中午才起床的。”她用手不自然地捂了一下锁骨那里。

傅礼衡知道佟雨雾并不是一个在家闲得住的人。

他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破天荒的提议说:“现在还早,你如果有兴致的话,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

有的人有自觉,有的人不自觉。傅礼衡是个没有良心的资本家,大多数时候他都没有自觉,只有在心情极好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点点几乎为零的自觉心。

傅礼衡跟佟雨雾处于未婚夫妻关系的那一年里,他才接受傅氏没多久,一个月都难得见一回面,佟雨雾数过的,在结婚前,他们统共只见过七八面。

结婚以后,情况也没有好很多,他还是很忙很忙,傅氏处于转型时期,手上又有好几个跨国并购案,他自己都忙成狗,自然没空去处理夫妻关系,于是这两年里,他们也是聚少离多。

佟雨雾没有意见,傅礼衡也不会觉得抱歉。

有时候有时间了,两个人也都是在家里,傅礼衡的有时间,跟别人的有时间,是不一样的,别人有时间也就意味着有大把空闲时间陪老婆,他顶天了也只是有回家吃晚饭的时间。

佟雨雾没想到傅礼衡会约她出去吃饭,惊了一秒后,愣怔说:“那我要换衣服。”

她顿了一下,又委婉地说:“可能要花一点时间。”

正常人都知道,精致的猪猪女孩出门花一个小时来打扮那都算快速了。

像佟雨雾这样的完美主义者,每次不花个两个多小时……她也是不会出门的。

傅礼衡扫了她一眼,语气沉静:“这样就很好了。”

废他妈的话。

她什么时候不好了,她的衣帽间里就没有一件不好看的衣服,以她的吹毛求疵,就是冬天在家穿的棉袜那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今天她穿的这一身看似随意,实际上也是认认真真搭配过的,她的衣帽间里,衣服都可以分成几大类,跟小姐妹聚会穿的,参加重要应酬穿的,见公婆穿的,以及在家穿的。

别以为她在家就可以随意,这些衣服也都是她仔细观察过、研究过、总结出来傅礼衡的喜好才敲定的。

她这二十五年的人生里,除了父母以外,就没人让她这么上心过了,想到小说剧情里这狗男人跟她离婚,她就觉得他的良心被狗吃了。

“可是我都没有化妆。”佟雨雾语气柔顺,“总觉得这样出门不太好。”

不化妆是不可能的。

她化的妆,是前两年流行的素颜妆,既然带了个妆字,那就是伪素颜。

妆容非常清透,令她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更是如同白瓷一般。

要知道这款妆容,她也是请了很有名的化妆师改良过的。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天生丽质,比如她,可不是天生丽质的人都为了美恨不得豁出命,她这种赢在起跑线上的人难道就可以懒惰吗?她当然要比别人更努力!

傅礼衡却没所谓,反正她这样也挺好看,“没事。那我们走吧。”

佟雨雾也不怕遇到熟人,只不过她觉得经过昨天那一出,她可以探出自己小jiojio恃宠而骄一回,思及此,她冲他歪头一笑,“我如果换衣服化妆的话,肯定要浪费不少时间,可我穿得这么居家休闲,你又是西装革履,看起来不大搭配,或者你去换个衣服,好不好?”!

本文网址:http://haomennyupeibuxiangpochan.23quan.com/3180282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