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006.

推荐阅读: 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竹马难骑股掌之上科举文继母养儿日常超级惊悚直播今天我仍不知道亲爹是朱元璋哭大点声嫁反派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不见上仙三百年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小尾巴很甜我还能苟[星际]皇贵妃判官某某

第6章

说话的人是蒋恺。

等秦易挂了电话以后,高盛第一个就找始作俑者蒋恺的麻烦,他把玩着酒杯,不经意地瞥见在收拾的柳云溪,嗤笑一声:“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的目光幽深,看向柳云溪,似乎是看她,但又不是看她。

好像是要透过她去看另一个人。

佟雨雾跟他们是同一届的,真正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她在他们这个圈子可是大有名气,跟半道出来的美女不一样,他们这群人有钱有势,小小年纪就已经体会到钱权至上的生活是什么滋味,就拿高盛来说,他在高中时就已经砸钱泡到了当时娱乐圈的一个清纯小花。

就是美上天了,在他们这群人心里,也不过是玩腻的期限会被拉长一段时间。

佟雨雾却不一样,他们是一个圈子的,哪怕后来她家里发生变故,过去的情谊也还在,从幼儿园开始就认识的自然不同。

花丛老手高盛心目中的只可远观的女神就是佟雨雾。

从小学开始,他就喜欢她了,不过他长得不是很帅,她又从小身边都围满了人。

视女人为玩物的高盛直到今时今日偶尔看到佟雨雾,仍然会喉干舌燥、紧张不已。

现在蒋恺拿个伪劣山寨品来碰瓷佟雨雾,高盛实在是不爽:“你这是侮辱谁,我可看不出来有哪里像,别在这里满嘴跑火车。”

蒋恺啧了一声,“我又没说很像。乍一看,本来眉眼就有那味道。”

他顿了顿,一边看柳云溪一边用讨论货物多少钱的轻浮语气说:“你看阿易那德行,我是怕他回来又做什么傻事,你刚才也说了,那女的跟雨雾是雷碧和雪碧的区别,这人渴了,雷碧也一样解渴!我打听过了,这女的家里没钱,正缺钱呢,不然也不会来酒吧兼职,阿易要是看上了,留在身边望梅止渴也不错。”

高盛有些烦躁。

他跟秦易关系不错,不过几年前因为佟雨雾跟秦易在一块儿,打击到他了,两个人生疏了不少。

“你别在这里拱火,现在燕京谁他妈还记得过去的那些事,这分了多少年了都,陈年烂谷子的事了,别惹麻烦。”

高盛虽然没明说,但蒋恺还是听明白了。

柳云溪长得只有那么四五分像佟雨雾,就这么四五分像,在人群中也是个美女了。在这圈子里,谁找个把女人那都不稀奇,可如果被有心人发现秦易身边跟了个和佟雨雾有几分相像的人……

秦易当然不会受影响,可佟雨雾呢?

好不容易这几年该淡忘的都淡忘了,大家都快忘记她跟秦易的这一段了,结果冒出这么一桩事来,傅礼衡如果介意怎么办?

这事放谁身上谁不介意啊,蒋恺脑补了一下,都在懊恼呢,“你说我怎么就忘记这一茬了。这完了,阿易都被我软磨硬泡着开车要过来了。”

就秦易跟佟雨雾当年的事,蒋恺都觉得怪不到佟雨雾身上去。

毕竟是秦易自己护不住她,护不住那段感情,她当年也过过一段很艰难的日子。

“你让那女的赶紧走,我看见就烦。”高盛出了主意。

这酒吧是于驰开的,蒋恺也有入股,算是半个老板。蒋恺是不愿意做这种没头没脑的事的,但想到跟佟雨雾小时候一块儿玩的情谊,他骂了一声操后,便起身来到一张卡座前。

柳云溪是来打工的,酒吧工资高,而且这里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复杂,可能老板很有后台背景,她来上班一个多星期了,也没碰到以往不怀好意的搭讪。

“喂。”

柳云溪抬起头来。

蒋恺才发现,柳云溪也并不是很像佟雨雾。

佟雨雾的五官样样精致到了极点,最惹人喜爱的便是那一双眼睛,清澈明亮,不惹世俗。

而眼前这个人,眼睛最不像了,不知道是不是近视眼的缘故,她的眼睛没什么神采。

“你回去吧,这里不用你,”蒋恺想了想,“今天工资还给你结,就说我说的,你赶紧走,十分钟内收拾好。”

柳云溪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在蒋恺的耐心达到边缘时,她赶忙点了下头。

说来也巧,柳云溪背着帆布包前脚刚离开,后脚秦易就到了。

秦易过来,并不是因为想见什么跟佟雨雾长得像的女人,他纯粹是有些烦,正好有去处可以让他解闷。

他现在有一些自虐心理,跟过去的朋友们在一起,运气好的时候,也会听到关于她的零星消息。

明明知道她已经结婚嫁人,明明知道她婚姻美满,可他还是想窥探一二……

***

另外一边,傅礼衡跟佟雨雾已经回到了老宅。

老宅跟他们的新房不一样,分成主楼跟副楼,佣人们住在副楼,现在老宅的主人也就是已经退休的傅父跟傅母,两个人住在主楼着实冷清了些,好在他们也已经习惯了。

在来的路上,佟雨雾已经重新整理好心情了,其实她已经相信了系统,也相信了这是个小说世界,但她不信命,小说里说傅礼衡会跟她离婚,那就一定会离吗?谁不知道人定胜天这个词?

剧情也说了,离婚也是一年后的事,也许傅礼衡现在根本就没有离婚的念头,以她对他的了解,他要是厌恶她了,想甩开她了,昨天晚上就不会碰她。

不过她的确可以提前做好准备,比如打探一下傅礼衡在外面有没有人。

佟雨雾的心情重新好了起来,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可换个角度想想,提前预知未来,是不是也可以规避风险?

她的转变体现在她对傅礼衡的温柔上,就是傅夫人看到她满脸浓情蜜意的样子,也不由得在内心感慨一句:果然小别胜新婚。

不过这新婚的时间未免太长了,这两人结婚都两年了吧。

“今天就在家里住下吧。”傅夫人似乎也怕自己这直男儿子一口回绝,赶忙拉佟雨雾出来甩锅,“雨雾,过几天你陪我去参加一个寿宴,正好明天一早设计师要过来,我让管家开珠宝柜,你看看有没有合心意的。”

佟雨雾不是不识趣的人,虽然她跟傅礼衡在外面单住,平日里也避免了不少跟婆婆发生矛盾的可能,可婆婆毕竟是婆婆,在没影响到她的利益时,她乐得配合,“我每回来,您总是要变着法给我这个给我那个……我都不好意思了。”

傅夫人并不是那种整日里盯着儿媳、试图找茬的恶婆婆,相反,她这五十多年的人生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端庄讲究的,对佟雨雾就算之前诸多挑剔,在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以后,她也不至于再给自家人找不痛快。

她弯了弯唇,用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的这些珠宝首饰,以后都要留给你。”

这话可真美妙。

佟雨雾舒心不已。

她侧过头看了傅礼衡一眼。

傅礼衡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今晚住在老宅。

老宅也有他们的房间,其奢华程度并不输给他们的新房,每一处都打扫得很干净,傅夫人一向细致妥帖,衣帽间里早就给佟雨雾准备了不少衣服。

光是睡衣都有专门的柜子挂着,有保守休闲的,自然也有性感的。

佟雨雾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这些睡衣上划过,最后从柜子里拿了一套黑色的吊带睡裙,比起今天她在内衣店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皮肤细白如玉,穿上这黑色睡裙,衬得肤色胜雪。

如果没有发生系统这件事,佟雨雾绝对会乖乖地听傅礼衡安排指挥,只是现在不一样了,原本以为坚固的婚姻,不过是人家的一个念头,她才恍然明白,她在空中悬着在呢,难怪傅夫人催她生孩子,但凡她怀孕了有个孩子,她都不会在听过系统的话以后还如此失态。

今天就是她试探傅礼衡的好机会。

老宅自然是没有套的,傅礼衡虽然不重欲,但每回出差回来,都不会荤一天再素好几天,按照以往的习惯,他今天也是会要的。

没有套,他是要还是不要?

佟雨雾从浴室出来,傅礼衡已经洗好澡了,正坐在床上在看手机,听到声音,他眼皮都没抬一下。

别看佟雨雾表面淡定,实际上内心早就慌得一批。

她装得跟没事人一样上了床,坐在他旁边,手里拿着瓶身体乳,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小腿至大腿处涂抹着。这身体乳有一股淡淡的柑橘味,一点儿都不刺鼻,还很好闻。佟雨雾每天光是涂身体乳都得好几次,这一身吹弹可破又白皙细嫩到了极致的肌肤,不是简单一句天生丽质就能做到的。

屋子里的吊灯光线并不刺眼,傅礼衡嗅到一股清新甘甜的味道萦绕在鼻间,这才侧过头看向佟雨雾。

她生的极美,他作为枕边人自然最清楚这个事实。

此刻,她正认真专注的涂抹着身体乳,动作轻柔细致,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她声音软糯的说:“是不是吵到你了?”

她跟他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看着他的眼睛,此刻下巴轻抬,露出白皙的脖颈,再往下——

傅礼衡的声音也深沉了几分,“没有,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就在灯熄灭的那一刻,佟雨雾的心情也松快起来。

虽然她也没指望能一发击中,不过这可是好的信号啊!

这种事一旦开了个口子,怀孕不就是很快的事了吗。

她的呼吸都轻快了不少,可是跟预想中不一样,傅礼衡关灯以后并没有凑过来抱着她压着她,反而踏踏实实的在她旁边睡下。

擦!佟雨雾在心里骂了一句。!

本文网址:http://haomennyupeibuxiangpochan.23quan.com/3180281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