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 武侠仙侠 > 不灭圣皇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堪辱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堪辱

推荐阅读: 玄鉴仙族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杨家将后传夫人们的香裙桃色小乡村江湖有鱼和尚凶猛神州奇侠仙逆大劫主死人经人道大圣大奉打更人混元修真录覆雨翻云我在修仙世界开农场天龙之段誉我不可能是剑神庶女生存手册凡人修仙传

“我就想多活几天。”李云忆如是说道,这是一句真心话,袁仁心与萧游两人都知道。

袁仁心只是冷笑一声根本就不予理会,这个愿望实在太奢侈了些,要知道李云忆现在中了孙继使用的秘法,**已经开始溶解,马上就要化为乌有,全靠袁仁心的法力支持,李云忆只不过是感觉不到罢了,要继续活下去根本已经不可能,而袁仁心可支持不了多久。

萧游也很想满足李云忆的愿望,但前提是李云忆要把消柔道法说出来,然后再等到萧游找到救治李云忆的方法,但那个时候恐怕李云忆已经挂了。

两人都想得到消柔道法,但两人都不愿意杀李云忆,这是事实。

李云忆如今只剩下思维未乱,身体早已经破败不堪,即将化为乌有,这个时候两人也不敢用刑,**上的痛楚李云忆根本就感觉不到,可是精神上的,两人不敢用,把李云忆的神识打散了,那可就糟糕了。

李云忆内心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好像将六识也关闭了一半,什么也听不到,只是闭目不语。

但两人利诱也好威胁也好,李云忆全都置之不理,完全就是一个榆木疙瘩,两人顿觉为难无比。杀了李云忆两人都不情愿,留着李云忆两人却也没有办法让李云忆开口。

消柔道法天下无双,掌握一记横走八方,任谁都要心动,现在李云忆只剩下思维未乱,两人都想从中套取一点出来,哪怕只是一句两句两人肯定都是受益匪浅,而袁仁心现在一身道行尽毁,如果得到了消柔道法弄不好能再上一层楼,不仅将以前的法力全部都修炼回来恢复如初,恐怕坐了无数年的生死玄关也能一举突破。

“李兄何必呢,对你自身的情况你自己是最了解不过,根本已经没有救治的希望,除非不灭圣皇复生,重新开启六道轮回大阵,否则根本就没有救治的办法,不灭圣皇的衣钵你就忍心这样全部都带走吗?”萧游沉默片刻,见袁仁心的脸色越来越白,知道袁仁心也只是强行支撑,终于忍不住出口道。

袁仁心这个时候是横了心,自己接连几次使用逆转之法,修为早已经下降了大半,再回到山门未必有从前的地位,所以现在是不顾一切想要套出消柔道法的口诀,以后好歹也有几分颜面,不至于处境尴尬。

李云忆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完全就置之不理。

“稍等片刻,你师叔马上赶到。”袁仁心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便闭目不语,一心去压制李云忆的伤势,而萧游也不再理会李云忆,两人都是闭目养神。

李云忆法力尽失,在两人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也不着急着将李云忆开肠破肚取出不灭圣皇钟。

李云忆伤势之重前所未有,浑身不能调动任何一丝的法力,甚至可以说李云忆的思维已经被彻底剥离了出来,根本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觉,孙继也不知道究竟是用的什么手法,竟然将李云忆的全身都给熔化,貌似是一种魔道功法,却更显得恐怖,不灭圣皇钟都奈何不了分毫,现在袁仁心逆转法力强行压制,保住李云忆的神识不灭,不然李云忆可能早就死翘翘了。

袁仁心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只为保住李云忆的性命,也算是个奇迹!

李云忆并不感激。

这是李云忆的真实想法,你要出手救我,跟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你的法力不用白不用,自然要占占便宜,但看现在两人的神态好像极其有把握,李云忆内心咯噔一下,顿觉不妙。

“现在我抱着必死的决心,难不成来人竟然还真的有办法?难不成是要剥离我的神识?”李云忆突然一阵心寒,再也顾不得掩饰!

从孙继出手偷袭,李云忆就已经发现了不对,所以一直留有手段,暗中布置不灭圣皇钟,当初还在打坐的时候李云忆就悄悄运起了清虚创天真决,想要将身体先行稳固一下,却没有想到吸引过来了一只兔子,却也误打误撞发现了孙继!

但当时时间太过短暂,李云忆也来不及反应,身体受了伤,正要和孙继拼命,却发现了萧游与袁仁心两人,这才忍了下来,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经历越来越诡异,根本就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外,连衣服都被扒了个精光,差点没把李云忆气晕!

最为郁闷的还是孙继临走之前反而算计了自己一把,连不灭圣皇钟都没能防御住,幸好袁仁心出手,李云忆这才接住袁仁心之手压制住伤势。

短短一盏茶的功夫,李云忆几经生死,现在想来还一阵后怕,简直是在鬼门关上走了几遭。

袁仁心与萧游不断注视着周围的情况,生怕半路再杀出一个程咬金来,谁也没有想到李云忆会突然发难!

李云忆丹田之中的婴儿突然一扬手,几道雷霆崩散出来,萧游还好,有灵圣战甲护身,而且反应非常敏捷,虽然面目焦黑,实际上一点伤势都没有,而袁仁心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直接被雷劈得血肉横飞!

虽然这么多年李云忆从来不曾向元婴上培植神识,但元婴这些年一直不停再壮大,如今雷霆之威也算惊人,这元婴李云忆也使用过一次,如今再次使用出来,威力依旧非凡。

但元婴上的那点神识少的可怜,只用出来了一击,便再也感应不到了,但是李云忆毫不耽搁,直接起身潜逃。

“你竟然没有一点事情!”袁仁心虽然血肉横飞,受伤不浅,但性命依旧无碍,见李云忆竟然起身逃跑,内心大惊,刚才自己可是亲自替李云忆把脉,是一个必死的结局,但李云忆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袁仁心呆若木鸡,也忘记了去追。

萧游的反应还算迅速,身影一转便追了上去。

“本来想来个渔翁得利,没有想到孙继临走给我来这一手,要不是那老家伙出手帮忙,恐怕我只能舍弃这具身体了!”李云忆暗自叫一声侥幸,如果袁仁心不是贪心自己的消柔道法,李云忆恐怕只能舍弃肉身,孙继的手法实在太过特殊,李云忆上来便着了道,本来李云忆依仗着不灭圣皇钟,想要趁着两方拼斗捡捡便宜,哪知道一切成空。

“虽然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方法,但是你已经受伤不轻,这一点做不了假。”萧游脸色阴沉。

李云忆确实已经受伤不轻,否则刚才也不会使用元婴出手了,现在李云忆的修为恐怕只在破虚的境界,眼见萧游已经越来越近了,李云忆突然一个倒冲,反而朝萧游杀了过来,萧游吓了一大跳,李云忆诡异的手段层出不穷,萧游内心还是有些恐惧,而且萧游向来比较谨慎,不敢硬接,急忙一个闪身避过。

却见李云忆到了自己的身前根本就不停留,而是朝着袁仁心去了!

萧游马上明白了李云忆要干什么,这厮竟然一点都不肯吃亏,是要拉一个垫背的,袁仁心一声道行尽毁,李云忆杀他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萧游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李云忆内心的黑暗!

袁仁心看着李云忆远去的背影一阵发呆,从得知李云忆有不灭圣皇钟与消柔道法就感觉李云忆这人很不一般,下了决心要将其留下,但后来的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孙继的功法心思都是稠密无比,自己的修为明明比对方高出许多,却被对方把李云忆给掳走,而李云忆明明将死之人,却又暗算自己一把!

袁仁心好像处处被人牵着鼻子走,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去救治自己的敌人,袁仁心活了几千年,这个时候怀疑自己的智商。

袁仁心混江湖的时间可不算短,甚至可以说前古之后自己都可以自称老一辈,在修仙界也是威名赫赫,却没有想到今日自己竟然走了这样一个撇脚的路,走一路撇一路,也不容易。

看着现在这副身体,连合虚的人都不如,堂堂天下大派长老,绿林资格最老的一辈,常州最有话语权的人物,如此悲凉,真个不如死!

“那就死了吧!”

李云忆刚刚转回,却见袁仁心举起手掌对着天灵盖一掌击下,半天说不出话来,完全没有想到袁仁心竟然会走上这样一条道路。

“就吃了这点亏就受不了了,我李云忆被人追着跑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还没有找人哭诉呢!”李云忆万万没有想到袁仁心只是这么点刺激就受不了,不等自己出手,便已经自杀,李云忆一咬牙,没工夫理会这些,接着跑吧!

李云忆虽然被人追着跑,却有翻身的机会,而袁仁心一身修为尽毁,又让李云忆给跑了,回去的话,就算是仰仗身份,没人会说什么,但毕竟颜面丢进,倒不如死了,也许现在李云忆还体会不到这样的心情。

面对羞耻坦然而进者,勇!

[奉献]!

本文网址:http://bumieshenghuang.23quan.com/225862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23qu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